2017年2月20日 星期一

裝潢都要靠父幹

小倆口大細路,男戶主要有大電腦檯以供打機,女戶主又要在特大梳妝枱,睡房仲要可以做到三邊落床,以防夜間工作嘈醒枕邊人,可以點搞(36:50開始)?
樓盤傳真 2017/02/04 2017/02/04 22:52

政府手持近 4000 公頃閒置土地,原來有兩成透過短期租約批出,每呎月租僅值 12.7 元。
公屋富戶政策收緊後,為私樓市場注入新一批購買力,屯門富健花園成受惠屋苑之一。
中海外鴨脷洲「南區.左岸」,廚房內有工作室,不能用作工人房,因為是走火通道,新環節「裝修解密」,講解裝修報價單陷阱。
新婚置業怎做預算?參考將軍澳慧安園設計例子,首期、雜費連裝修,總共花費 100 萬元。

2017年2月18日 星期六

新聞雜評(一百四十三)

曾蔭權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 更新:2017/02/18 01:08

前特首曾蔭權涉貪案有裁決,陪審團以八比一,裁定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罪名成立,涉及曾蔭權在行會批准雄濤廣播牌照申請時,沒申報與黃楚標商討深圳東海花園單位的事。另外兩項控罪,分別裁定不成立及未能達成裁決。曾蔭權獲准保釋,他離開期間不發一言,案件押後到星期一處理。
面對三項控罪的曾蔭權,下午四時許回到法庭。陪審團商議近二十小時,晚上八時宣讀結果,以八比一裁定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成立,控罪最高可被判監禁七年。控罪是有關他沒申報與雄濤主要股東黃楚標,商討租住深圳東海花園單位。另外一項同樣是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罪,有關曾蔭權提名授勳給建築設計師何周禮,沒申報他替自己設計單位,就一致裁定罪名不成立。至於行政長官收受利益罪,陪審團未能達成有效裁決。
曾蔭權獲准保釋步出法院,太太一直牽著他,幼子亦扶著他。他聽到罪成裁決當刻,表情繃緊、雙手緊握拳頭,望向家人一下,還在庭上吃藥。現場大批記者,兩名兒子就一直護著他。幼子曾慶淳散庭後搭著爸爸肩膊,雙眼通紅。

貪曾真係俾佢走甩,只係定咗公職人員失當,無申報利益,反正貪曾重犯機會係零,除非又話要俾現任公職人員知道事件嚴重性,魔術師都預咗官老爺只會輕判貪曾。

2017年2月16日 星期四

IB 自動自覺幫你退稅?

先溫故知新。傷民以 Non-resident aliens(NRA)身份投資帝股,理論上填完 W-8BEN form 後便不用交資本增值稅,只需交 30% withholding tax;但實際上也有唔使交的情況:
  • Non-U.S. income(例如 HSEA、HSEB)
  • Portfolio interest
  • State and local government obligations
  • 其他無王管的「股息」(例如 GLDI)
(以上見舊文《尋找1042-S的故事》)

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新聞雜評(一百四十二)

七警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成 更新:2017/02/14 20:01

七名警務人員在佔領運動期間,襲擊曾健超案,法庭裁定七名警員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全部人罪名成立,警員陳少丹多一項普通襲擊罪,同樣罪名成立。全部人即時還押,等候星期五判刑。法官指相信曾健超的證供可靠,又指即使其中兩名被告沒有參與襲擊,但觀看事件發生等於鼓勵和支持,所以都判有罪。
七名警務人員,包括高級督察劉卓毅、警長白榮斌、警員關嘉豪、總督察黃祖成,還有警員劉興沛、陳少丹及黃偉豪一起到法庭。法庭裁定,他們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全部罪名成立,七人要即時還押,由囚車載走。可以看到部份被告:劉興沛、劉卓毅都戴上口罩,與陳少丹平排而坐。白榮斌坐在他們後面,黃祖成沒有戴口罩。
法官杜大衛在判詞指,法庭不相信曾健超的傷勢是嚴重身體傷害,裁定原先面對可以判終身監禁的有意圖而導致身體受嚴重傷害罪罪名不成立。法官說,他的傷勢部份由火鳳凰警棍造成,足以構成身體傷害,所以裁定罪名較輕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罪成,最高刑罰判監三年。 
法官說曾健超證供可靠,相信他是因為向警察淋液體而被捕。之後曾健超臉向下,由六名被告抬到變電站,俗稱的「暗角」。法庭認為抬他酊該處,扔他在地上及即時襲擊他,唯一的推論是他們的目的就是要襲擊他。而在變電站,跟抬曾健超的人沒有變,被告黃偉豪亦到該處跟他們會合。 
判詞又指,被告白榮斌有用警棍捅曾健超、踩他及踢他。劉興沛、陳少丹、關嘉豪及黃偉豪就用腳踢他。法官又表示,另外兩名高級警務人員:總督察黃祖成及高級督察劉卓毅作為領導,雖然沒有參與襲擊,但看著事件發生,法庭相信警員有責任防止罪行,即使同事犯罪,應該制止。兩人站在一邊沒有干預,等於有意圖、實際鼓勵,以及支持另外五名被告襲擊曾健超,令他遭受非法人身暴力。 
法官相信,錄影片段及照片是真的,準確反映當日發生的事。自己看過片段很多次,用正常速度、慢鏡、逐格重播都有,透過他們的特徵,在片段中認出各名被告。至於第五被告陳少丹另外被控在中區警署內掌摑曾健超面部兩次,普通襲擊亦罪成。
聽取裁決期間,被告劉卓毅有些眼泛淚光,部份親友及同事
散庭後到犯人欄跟被告握手,以示支持。案件會押後至星期五判刑。
七警罪成曾健超指心情仍未放鬆 更新:2017/02/14 18:06

曾健超回應裁決指,案件還有太多不確定性,心情未能輕鬆。兩個警察協會就指,由於七警可能上訴,不作詳細回應,但會盡力協助七人。
案中關鍵人物曾健超指,雖然七人罪成,但心情未放鬆,要待星期五判刑後再詳細回應。曾健超因為當日的示威集會,被裁定一項襲警及兩項拒捕罪成,判監五星期,正等候排期上訴。 
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對裁決感到遺憾,如果同袍上訴會提供協助。
法律學者張達明表示,共同犯罪只要證明到被告是一起行事就可以。不過法官判刑時,有機會分開不同角色來判。
七警被定罪後即時停薪。他們被提控上庭至被定罪期間,最多會扣一半薪金。據了解,七警每人平均支薪九成。如果他們上訴失敗,支出的薪金亦不會取回。
咩叫「心情未放鬆」?依家曾見蕉係受害人,告唔告得入七警,對佢都係 no harm,點解「心情未能放鬆」的是曾見蕉?係咪鋤唔死七警,唔能夠「判終身監禁」,曾見蕉就會忿忿不平,只會在半夜發噩夢嚇醒呢?
又,原來黑警在停職期間竟可支九折薪,我城呢個講共對佢手下的「人民子弟兵」真係算唔話得!

2017年2月14日 星期二

城市論壇論 Lesser Evil(2017年2月12日)

城市論壇:參選特首定造王,選委提名添迷惘?未有政綱先綑綁,中央意志不可擋?(What The Election Committee will Consider for Picking the City

嘉賓:
林偉強 Daniel Lam Wai-keung
選舉委員會委員(鄉議局)
Member, Election Committee (Heung Yee Kuk)
詹劍崙 Ricky Chim Kim-lun
選舉委員會委員(金融服務界)
Member, Election Committee (Financial Services)
朱凱廸Chu Hoi-dick
選舉委員會委員(立法會議員)
Member,Election Committee (Legislative Council)
方保僑 Francis Fong Po-kiu
選舉委員會委員(資訊科技界)
Member, Election Committee(Information Technology)
主持: 蘇敬恆
基本上又只得長毛粉絲・朱仔一個人講哂,其他人的存在感是零!其餘的討論,也是胡說八道居多,無乜評論價值。

2017年2月13日 星期一

一切由糧單開始

如果有留意乜 sir 網誌的讀者,都會知道乜 sir 教學員買樓的其中之一項必殺技就係「煲大借貸力」,例如學員妻子係家庭主婦,無收入,於是就由其他家庭成員成立公司,並聘請學員妻子作為員工,做好糧單、報稅、供強積金等基本文件,等半年至一年後,「證據充足」之後妻子便可以問銀行借錢買錢,跟學員兩公婆一人一間,向一生三宅的「人生目標」又邁進了一步。

2017年2月12日 星期日

新聞雜評(一百四十一)

港鐵尖沙咀站列車遭縱火多人傷 更新:2017/02/11 06:03

一名男子涉嫌在港鐵列車車廂內縱火自焚,導致十八人受傷,其中三人危殆,一名六十歲姓張的男子涉嫌縱火被捕,警方表示相信與恐襲無關,消息指該男子用天拿水淋濕褲子然後點火,而港鐵表示,尖沙咀站在清晨五時五十五分正常開放,而首班荃灣線列車大約在六時零五分開出。
列車車廂著火後,火光熊熊,車廂內有雜物及灰燼,有乘客拍攝到有一名男子手持一個綠色容器,當時他的衣物正著火,該男子之後倒臥地上,有人用衣服大力撥,希望滅火,車廂內佈滿濃煙,地上有碎片,消防員到場後為該男子急救,另一名男子背部大面積受傷,要脫光衣物,敷面膜降溫,有多名乘客亦受傷,要在月台接受治理,有人腳部燒傷,大堂上亦有多名傷者,有人腳部受傷,要用水降溫及剪開長褲,有乘客指車廂著火後,情況很混亂。
港鐵發出廣播,指有嚴重事故,整個車站要關閉,警方反恐特勤隊奉召到場調查,警方指其中一名傷者送往醫院時,承認自己與火警有關。
港鐵表示晚上七時十五分左右,一列荃灣線列車由金鐘前往尖沙咀途中,有乘客通知車長,列車頭卡有火警及冒煙,車長即時通報車務控制中心,中心安排職員到場協助,當列車到達尖沙咀站,職員安排乘客離開列車,並把火救熄。
1. 魔術師一聽見呢單「真・自焚者」事件,直覺上馬上就諗起《十年》,仲以為巷蜀發動自殺式襲擊,點知原來係個隱蔽(?)精神病患者,又唔傻得哂識得揀港鐵(00066.HK)過海呢段最叫天不應叫地不聞的「地段」搞事(其實如果在尖沙咀到金鐘發動攻擊會更大鑊,因為金鐘月台就最多人)。

2017年2月10日 星期五

蝗婦三戲魔術師

某個星期六的中午,魔術師在文明的尖沙咀等260X返屯門。正在低頭用手機用九巴 app 睇幾時有車嚟之際,身後傳來一把女聲:
「qĭng wèn qù tún mén de gōng jiāo chē zài nă lĭ pái duì?」
原來是一名中年蝗婦,雖然兩手一袋二袋,但個 look 都算時髦。好在魔術師都讀過幾日普通話,唔似傷民被東歐妹用英文問路只能支吾以對咁尷尬,便答
「zài zhèr。」
於是,那蝗婦便排在魔術師後面。

2017年2月9日 星期四

跟逆行抬槓

C嬸在上一篇話「哦。佢好 L 窮,又適應能力超底。世界冇跟著佢轉。慘慘豬!...錯字又多,懶幽默咁都唔知噏乜,內容又無知又錯,咦咦哦哦牙痛咁,註定失敗!」,而客席主持摩摩就話:「唯一而家可以講到係呢類"潮文"反映既傷民(主要是有青)有d思想真係非常蔫悶,但而家連笨土蟥屍d嘢都越嚟越無味,何況呢d...」講到咁不堪,搞到魔術師都無乜「真・抬槓」的意慾,唯有將就將就簡評一下。
至於錯字,魔術師就唔做認字特警喇!
【轉載】新界西人絕對係一群堅毅嘅物種
撰文: 特約轉載 發佈日期:2016-12-27 17:47最後更新日期:2016-12-31 23:52
同冬天用電熱水爐沖涼一樣,住得新界西,基本上都係一個都市傳奇。
首先住到咁遠,就會學識時差唔一定出現於國與國之間,新界人嘅一日,永遠都早啲開始,夜啲結束。
(作者facebook相片)
文:逆行@電視汁撈飯
時差出現在新界人身上
當大部分返九六嘅奴隸仍然在夢裏邊暢遊,住新界嘅可憐蟲已經喺巴士站,迎着寒風作出無盡嘅等待。無論係元公定屯公,明明佢叫高速公路,但汽車嘅步伐就諷刺地同香港人買樓嘅期盼一樣,每日都停滯不前。呢個時候可能會有平權人士彈出嚟「香港仔隧道都係咁啦!」無錯,好多路都會塞,但細心一想,塞完隧道就出到港島,附近係銅鑼灣、金鐘呢類文明世界,大廈臨立嘅市區,公司可能就喺附近;但新界?當你辛辛苦苦捱完條長青或者大欖隧道,你面對嘅仍然係一片荒蕪,貨櫃碼頭?高速公路?如果突然內急,你連搵個廁所嘅機會都無!哀傷嘅感覺有如幾經努力讀完大學攞到張沙紙,以為自己可以出人頭地,到頭來只係原地踏步,前路茫茫。
「搭地鐵丫嘛!」就好似叫你等多班車或者努力增值下自己一樣,難聽過粗口。先唔計西鐵已經逼到PK,有啲已經失心瘋嘅朋友為咗一個位, 可以由天水圍搭返兩個站入屯門再由屯門搭返出紅磡,等等,希望大家唔好叻唔切,西鐵嘅兩個站,同地鐵嘅兩個站,係唔同嘅。果四個站嘅犧牲,唔係咁易㗎,所以有人提倡讓座,你知唔知人哋為咗呢個位付出咗幾多?再講,唔係話唔想讓,但莫講話坐位,連企位都未必有,朝早8點去到錦上路你仲上到車,同元公或者屯公無塞車一樣,已經好似李斯特城贏到英超咁興奮。
「其實Google map話好快啫…」究竟有幾多人真係會用Google Map嘅suggested routes?我唔知。因為佢就好似政府呃人去讀副學士或者進修,然後話有好多出路一樣,得過講字,有時啲路線睇完都想笑出嚟,新界尾出去九龍頭又入返新界尾,究竟係咩邏輯,再者,仲未計塞車等車嘅時間。
阿媽話以前見工聽到你住新界西,一定唔想請,但如果我係僱主,知道有新界朋友嚟見工,無論公司喺邊我都會請。因為經過住新界嘅磨練,呢位員工仲有咩克服唔倒?
喺元公同屯公鍛鍊出異於常人嘅耐性,你話個客好煩好難湊,有咩煩得過塞車要等半個鐘先行完果幾百米;你話OT辛苦,份工要成日企,有咩辛苦得過由7點45分企到8點45分而架車仲不斷搖嚟搖去,個腳力已經升到S級;你話要最好有啲經濟知識,西隧同紅隧嘅替代品原理加上政府介入價格限制嘅禍害,有邊個喺紅磡轉隧巴嘅新界人唔了解?
如果真係有小朋友跨區返學,細細個就已經可以練出一番橫鍊筋骨加上不屈不撓嘅志氣,大過唔飛黃騰達都至少可以拯救地球,攞諾貝爾獎都只係基本。
夜晚放工先係新界人最大嘅考驗
而除咗要早啲返工,夜晚放工先係新界人最大嘅考驗。
你可以試下問住新界嘅同事,佢地有幾耐無睇過《愛回家》,雖然其實都唔係好想睇,但如果可以做家訪,新界西嘅家庭應該會係:「阿女,做咩又笑又喊呀…」「無…返到嚟《幕後玩家》仲未開始做,有少少感動…」據非正式統計,新界西人睇MyTV嘅比率應該係最高。歐洲美國有Winter Time,香港工時根本就應該有新界西Time。
如果係返工之後有gathering,更加係煎熬。當住九龍、港島嘅朋友返到屋企沖晒涼上埋床,住新界西嘅朋友可能仍然喺美孚或者尖東行緊果條為競步賽而設嘅走廊,亦可能喺大欖隧道架巴士入面企緊。若果有呢類朋友,你嘗試約佢喺銅鑼灣或者旺角食飯,而佢又成日唔參與或者甩底,應承我,體諒佢,因為只要你真係入過屯元天,你就會體會到果份孤獨。無論喺西鐵定巴士,你都會見到呢大堆人,好似吸咗麻醉藥咁昏迷咗,瞓到東歪西倒,或者不斷㩒電話,如果我係電訊公司,無限數據嘅推廣我一定擺晒喺新西。
但係唔好誤會,大家瞓覺或者玩電話並唔係真係因為攰或者怕悶,而係因為當你離開旺角或者美孚呢啲所謂嘅鬧市,當巴士在公路上奔馳,西鐵於漆黑隧道中疾走,望住不斷後退嘅街燈同埋無盡嘅黑暗,你看到的不是晚歸,是絕望。明明只係千幾平方公里,但呢片彈丸之地就劃分成兩個世界,睇到呢到如果你仍然話「車…大陸呀外國呀都好多人係咁啦」,你唔明。當人人如是,面對同一樣問題,就不用如此傷春悲秋,但住新界又要到港島工作,就正正經歷着猶如貧富懸殊嘅鴻溝,社會不平、M形建構嘅壓抑,望住太古城和港景峰的同事,你無言以對。 為咗避免呢份悲傷同抑鬱,只好逃避於夢境或者虛擬世界之中。
呢個地方真係特別西
最後,你會發現新界西人特別多愁善感、胡思亂想、憂國憂民,只因他們就是一班受盡壓逼、不公和欺壓,但仍舊努力,安分守紀嘅一群。「愈有錢嘅人就愈玩嘢呀!點解我要住到咁遠呀?!」許文彪嘅呼叫經常喺佢哋耳邊響起,但佢地無隨之和應,亦無半句怨言,只會繼續默默每日好努力咁搭兩個鐘頭(or more)車,來回地獄又折返凡間。
啲人成日笑問,「新界係咪仲有好多人養牛㗎?」新界人真係會答「係呀,好多㗎!」咁講唔係搞笑或者敷衍了事,因為我哋心知,自己就係果啲牛。
新一年,好多人會話要「珍惜眼前人」,識珍惜,一定係珍惜住新界(西北)仲會出嚟見你、食飯聚會或者(準時)返工嘅朋友,呢堆堅毅嘅生物,根本要列為香港七大奇觀,加入健力士世界紀錄大全。
叫得「新界西」,地如其名,呢個地方真係特別西(地理上)。
【編按: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