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6日 星期五

武當內丹打坐功

上個星期的課堂比較悶,主要係教打坐,同埋點樣練氣練到全身發熱,打通埋任督二脈(!):


2016年8月24日 星期三

打工就是做奴隸?

見偶像博客寫《億萬富豪出著作》(下稱《億》文),即時想起拙作《DGSN出才女》,心有所感,便又想參一腳。魔術師對那位大富豪沒有認識,也沒有讀過其blog文、ebook等,沒研究便沒發言權,所以也只能靠《億》文的片言隻語思考一番(況且即使是偶像博客,他也一樣沒跟大富豪面談過,故此《億》文似乎是一手(blog文、ebook)和二手(其他網友推介)加起來混合版而成的閱讀報告而已)。
魔術師讀完偶像博客的「閱讀報告」,來到手中的雖然已是二手或三手資料,但依然發現有一項比較有趣的題目可以討論一下:就是所謂「工資奴隸制」。偶像博客是這樣寫的:
「工資奴隸制」來形容打工仔的工作及生活環境,好像打工仔都有奴隸基因似的。當然,我知道這是想對讀者的思維有所衝擊,帶出他想帶出的重要的概念。感覺就好比政客宣揚大型政改時,指不走出來支持的人民就一定是甘願當奴隸的一群,這可能有更大的宣揚效果吧。
果如是,大富豪的「當頭捧喝」,果真似曾相識:那些年,不是有些人會將埋自己堆的人叫做「覺醒」,將站在自己非議的一方說成是「豬」的嗎?這種propaganda,應該記憶尤新吧?


2016年8月22日 星期一

試論「中學生不應談戀愛」與「中學生不應談巷蜀」的分別

真係吹皺一池春水,干卿底事?
信報 2016年8月20日
王永平促教局發講獨指引
學生動源揚言校內派傳單搞論壇
教育局日前稱學校可在《基本法》框架下於校內討論港獨問題,前教統局局長王永平質疑,政府近日處理港獨入校問題混亂,促請訂立指引釋除教師疑慮及壓力,當中大可表明政府反對港獨立場,及釐清何謂鼓吹港獨及港獨活動,但應容許正反意見平衡討論。
鍾翰林盼區區有關注組
教育學院教育政策與領導學系副教授梁恩榮表示,應以教育角度容許校內理性討論,同時呈現港獨及反對港獨意見。他憂慮愈禁言或壓迫,學生愈會「地下化」及訴諸外界,不但無法理順學生看法,更破壞師生關係;反而處理得宜,可讓學生豐富討論。
開學在即,多間中學均有學生在網上成立港獨關注組,或會在校內活動。本身是中學生的學生動源召集人鍾翰林在電台節目上表明,有意仿效前年學民思潮成立中學政改關注組,目標是18區每區有港獨關注組,計劃開學後在校內派發港獨傳單及邀請本土派人士出席論壇。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日前表示,校園內在《基本法》框架下可討論港獨問題。王永平批評,此說讓教師無所適從,認為應盡快發出指引,釐清例如能否關注2047年後香港獨立問題、本土派若當選立法會議員能否出席校內論壇,以及假如學生提倡港獨會有何後果。他建議政府考慮諮詢教育界,以免「彈弓手」,「好過估估吓」。
王永平指出,討論港獨本身不違法,而政府應用平常心寬容處理,反問既然有指港獨是偽命題,「政府做咩咁驚青?(學生)又唔係去選立法會!」
鄭耀棠轟毒害中小學生
身兼港區人代的行會成員鄭耀棠則表示,港獨違反《基本法》,超越言論自由底線,例如「你唔可以話(討論)殺人是言論自由」;而且中小學生仍未成熟,討論港獨等同毒害他們,非常反對在校內討論。他贊成教育局發出指引,相信教師會以專業處理校內學生港獨行動。
全國政協兼資深大律師胡漢清批評,律政司一直拖延宣布類似香港民族黨的組織是否有刑責,會令中央政府懷疑特區司法管轄區內,是否有足夠法例保障國家安全,「23條讓你自行立法,你不立,你說有本地法律,但它覺得你整套嘢係虛嘅,是否會諗引自己那套(《國安法》)入來?」他解釋向中央提案,是希望中央說明若港府一直對港獨組織不採取行動,它是否已考慮跟進,但否認向律政司施壓。
另外,中大校長沈祖堯周五證實,八大校長上周曾與教育局長吳克儉恒常會面,期間有提及港獨議題,但拒絕透露進一步詳情。商台引述沈祖堯表示,他自己反對港獨,惟大學是學術及言論自由的地方,可以接受學生在理性守法、不影響他人上課情況下討論港獨。


信報 2016年8月20日
周伯展
縱「獨」入校 全民說不
港獨蔓延愈演愈烈,中小學也捲入「毒」渦。有多個鼓吹港獨的中學生組織近日號稱成立,揚言新學年要把港獨聲音帶入校園。令人詫異的是,部分號稱為人師表的資深教育工作者,不僅不對此違法言行厲聲制止、正確引導,反而遮遮掩掩,曲意逢迎,以教協副會長張銳輝為代表的部分教育工作者,便大言不慚以「尊重學生自主」為由,縱容港獨進入校園。「小瘜肉」長成「大毒瘤」,筆者身為醫生,痛心疾首。一者不忍見莘莘學子慘遭荼毒;二者激憤少數所謂教育工作者對歪風邪氣無底線縱容。謹藉此之際,一對縱容港獨入校、不負責任的教育工作者予以強烈譴責;二呼籲社會各界聯手行動,堅決制止港獨侵入校園。
港獨自滋生散播以來,遭到各界有志之士強烈鞭撻,其違法本質路人皆見。不料這些人不僅未懸崖勒馬,反而因懲處未具威懾力,愈發驕橫。是次「以討論為名、行散播之實」,把毒手伸入中小學,觸及社會底線,終引發公憤。
港獨為何不能進校園?首先,港獨違法違憲,是大是大非問題,不涉學生自主、言論自由。社會尚不應該也不能夠討論,何況中小學生。試想,如果港獨可以討論,所有違法行為都可以討論。歪風一開,打劫銀行也成了中小學討論應不應該的話題。這樣的教育,豈不是混淆是非,誤人子弟,引導學生走入歧途嗎?其次,港獨作為極端暴力的化身,進入校園,荼害無窮。不少人認為港獨談談無妨,是認為其僅存留在言論上,危害不大。這其實是極大誤解,是對港獨深層意涵和香港要付出多大代價的錯誤認知。
中小學生思想不成熟
港獨在《基本法》框架下無法理空間,要追求港獨惟有流血暴力、革命,絕非僅口中言論。舉例來說,年初旺角暴亂,就是港獨以街頭暴動形式宣揚勢力的一次測試。支持港獨入校園的各位想像一下,如果放任這樣的思潮言行進入校園,課堂成為暴亂場,這是我們所樂見的嗎?我們要坐視一代人成為暴徒或遭暴徒欺凌的人嗎?
再者中小學生思想不成熟,正處心智和分析能力的學習階段,容易受錯誤激進意識蠱惑,社會有責任為學生把好關。有人說,港獨進入校園僅是討論而已,萬一討論後學生不認同,豈不是皆大歡喜。筆者對此實難樂觀,一者中小學生本身心智尚未成熟,不具備全面分析能力;二來主導討論港獨者都是支持港獨者,渲染的情緒、傳播的資訊必然片面。中小學生在缺乏正確資訊之下受誤導,那將是遺禍終身。
別以為學生不成熟、容易被洗腦是筆者原創,筆者其實正正引述支持港獨入校者說法。代表教協參選立法會教育界議員的葉建源,當年反國民教育時,就拿此說法作為依據。中小學認知國民教育時沒分析能力,討論港獨就有?筆者不想在此揭露部分政客的嘴臉,只希望以此可以告誡那些可能被誤導者,對於這種「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政客言論,是非曲直及其誠信必須自己去判斷與評價。
也許有人說,中小學談港獨的畢竟只是少數,社會大規模譴責是不是小題大做?筆者認為一點都不為過。違法言行,一絲一毫都嫌多,何況涉及影響嚴重和本港未來的港獨議題。
想起去年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中提及港大《學苑》文章 指「不能不警惕。我們並要求與學運領袖有密切關係的政界人士勸阻」時,港獨還只是星星之火,但現在已火頭四處。社會不可再放任縱容下去,必須全面對港獨說不!至於如何制止,筆者聯想到手術中遇到瘜肉變作惡性的癌時,惟有徹底切除,才能根治。對港獨,全港也到了根除它的時刻。
周伯展_香江智滙副主席
王不平、梁恩榮、嬸早搖、張悅揮、以致痴瘋仔接班人「翰林院大學士」同學仔等明顯就係認為「中學生不應談戀愛」與「中學生不應談巷蜀」無分別嘅,就同性教育一樣,唔教只會出事,反正我城尚未立法禁巷蜀(23條?),就算你倡議但沒有實際行動也很難告得入,所以巷蜀跟戀愛一樣,中學生有獨立思考的能力,在言論自由之下是不能被禁止的。
鄭要糖、胡巷清等就未免太過氣急敗壞了,論述也失了方寸。討論巷蜀又點同討論殺人呢?後者係討論犯法,前者係討論灰色地帶而已。就算討論殺人,又唔係煽動同學去殺人,有甚麼不能討論的?要校園禁毒,也要先討論吸毒的禍害才成呀!況且在公民抗命、公義面前法治第二的前題下,殺個把人也不是甚麼大問題:基本上只要將犯法與刑責看成是買賣交易,殺了人之後肯承擔後果就是了。
周伯伯都係一樣,成日講違法,都唔知違邊條法?如果係《基本法》第一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
討論又唔係實行,咁討論完覺得唔可行咪仲可以reinforce咗第一條囉!正如討論完中學生不應談戀愛,發現都係禁慾幾年,考咗入大學先,到時晚晚男女宿大混戰無王管再講比較着數,咁重好喇!
周伯伯另外嘅論點就講得比較有道理,「主導討論港獨者都是支持港獨者,渲染的情緒、傳播的資訊必然片面」,「中小學認知國民教育時沒分析能力,討論港獨就有?」,大中小學教師多數是黃C,教授同學「獨立思考」的方向時,少不免會傾向灌輸自己的價值觀(而同學仔亦會順應老師所想以求高分)。同時,反正傷港教肯制度如此不堪,老師們正需要做返啲嘢「授業傳道解惑」來self-actualise一下減下壓,故此教學方向有bias自不待言,「相信教師會以專業處理校內學生港獨行動」的所謂「專業」,是專業地「黃」還是專業地「中立」,究竟是「獨立思考」抑或是「思考獨立」就如老夫子金句:耐人尋味。
相比起中學生談戀愛,事情就簡單得多:相信老師就算明知阻止唔到,應該都係唔會熱烈地鼓勵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咁討論嘅。成件事無嘢值得self-actualise,所以不妨犬儒一點,廢事搞出事時怪獸嘉獎追究起來飯碗不保也。
返去題目「試論『中學生不應談戀愛』與『中學生不應談巷蜀』的分別」,故此答案明顯不過:總結就係在價值上兩者分別唔大,行政上的少許分別並不影響大局,既然中學生可以談戀愛,也可以談巷蜀。戀愛有自由,巷蜀亦有自由。戀愛有成功也有失敗,巷蜀亦然。戀愛失敗,樹林內尚有很多花草樹木任君採摘;討論巷蜀,一係行動,一係無行動;有行動的話,勝者為王,敗者?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
老師教過沒有?
教過。
但有沒有教過在「過程」中,一將功不成,萬骨早已枯的「非等價交換」?
***
伸延閱讀:
佛爺「港獨」與「紋身女人」
我像傻瓜向天笑
維基百科:翰林院

2016年8月21日 星期日

我最喜愛的AV女優

「我最喜愛的AV女優」公民提名已於2016年8月20日23:59截止,十二位佳麗(及其提名人)名單如下:
摩摩:川島 和津実
70s:三上悠亞
亞力士:小川あさ美
山財:大橋未久
Sony: 桃谷エリカ
Dogdogchi: 灘純
60後:奈々見沙織
無想:椎名ゆな
ec: 蒼井空
C 嬸: 小澤圓
Alex Lee:Julia
TonyTC2:櫻朱音
咁魔術師又提名邊個呢?
如果係魔術師的長期讀者,應該都估到幼齒系並非魔術師那杯茶。其實在12人之中,而有網友是與魔術師「英雄所見略同」的了,從舊文《乜乜乜王迪詩:TSA與性交轉運》(當然無可能係Daisy嬸)可見端倪:
熟女來說,我鍾意吳美珩,佢真係好鬼有古典美(佢做虞姬真係啱哂)。

2016年8月19日 星期五

武當內丹小周天

自從魔術師尋日篇《《末世街10號(10 Cloverfield Lane)》:講毒禁室培育》出街之後,有網友擔心魔術師的睡眠質素。係呀,有時真係幾攰架,所以就要好好練下功(除了「那些」功能之外,還可以改善attention to details),今晚早啲訓咯。

2016年8月18日 星期四

《末世街10號(10 Cloverfield Lane)》:講毒禁室培育

雖然都係以Cloverfield為名,並稱之為「姊妹作」,但其實《末世街10號(10 Cloverfield Lane)》和《末世凶煞(Cloverfield)》是沒關係的,除非...


2016年8月17日 星期三

新聞雜評(一百二十四)

行政長官梁振英在大學生軍事體驗營結業禮上致辭指,每名香港居民都有必要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有大學生指參與體驗營後改變對港獨看法,不會再如以往胡思亂想。 
大學生軍事體驗營結業禮,由行政長官梁振英及身為青少年軍總司令的梁唐青儀聯同數名司局長主禮,梁振英主動向八十名參與的本地大專生提到維護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必要性。 
體驗營亦邀請了《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中大校長沈祖堯,以港大學者李浩然等,向學員講述《基本法》及「一帶一路」等議題。 
體驗營由特區政府駐港解放軍、中聯辦合辦,已經是第六年進行。

好心安排個talk得下的同學來接受訪問喇!關於巷蜀,阿仇同學話自己唔會「唔會亂諗嘢(咸嘢?)」,「話會循法律方向諗(咁即係點?修改《基本法》第一條?)」,記者再問落去,阿仇同學即時口啞啞。唔通搵個能夠同痴瘋仔單挑嘅後生真係咁難?

2016年8月16日 星期二

我像傻瓜向天笑

林氏宗親威廉飛卜留言,話魔術師可能會對呢位雛妓大學的女同學有性趣:
《港獨青年系列》科大生撐港獨:為救香港 死有何懼
2016年08月09日

林衍希是科大學生,亦是科大行動召集人,黃俊彥同為科大學生,是科大行動外務副主席。他們憶述,曾以香港公平、公正、公開嘅司法制度為傲,但今時今日,法治已經變成人治。他們都認為,若繼續任由中共魔爪干預香港,香港只會每況愈下。所以,他們想站出來,爭取擺脫中共管治,令香港變成有自己民主自由的地方。
作成支持港獨的大學生,他們決意要告訴政府,支持香港獨立的人不是少數,也希望向香港市民傳遞一個訊息──香港獨立可以是一條出路。獨立派於近年冒起,他們認為,現時第一步是要做好形象工程:「因為好多時獨立派都會俾人扣上激進嘅帽子。而上星期五香港民族黨嘅和平集會,就係要話俾人聽,支持香港獨立嘅人都好理性,而唔係淨係識衝。」
為了香港的前途,他們不怕死,他們所懼怕的,是香港人的民主自由被禠奪,生不如死。「任何國家嘅反政府抗爭運動,都一定會流血。而為咗香港嘅前途,我哋都十分願意犠牲。要叫晒所有人出嚟係好難,所以不如自己做先頭部隊 如果我哋被捕,甚至我哋嘅死,係可以感召到更多人出嚟抗爭,激發到更多人去拯救香港,何樂而不為?

2016年8月15日 星期一

由摩摩電影節之《葉問前傳》到食一個人壽司再到格價精明眼

是日睇完摩摩電影節之《葉問前傳》,基本上劇情犯駁到無倫,無乜point可寫(如果夾硬要寫就變成debug文),個製作有啲似CCTVB的電視電影,唯一一讚的是武打場面幾好睇,同埋有葉準客串飾演梁壁的演出頗見驚喜;不過由黃奕飾演不惜以貞節保葉問出監的張永成就未免充滿違和感(魔術師總是聯想到黃小姐在《竊聽風雲3》的演出,與及其真人的風流事蹟)。


2016年8月14日 星期日

《末世凶煞(Cloverfield)》:自已命運自己揀

魔術師有一個壞習慣,就係睇續集電影前必定會將前作重看一遍(所以遇上《恐懼鬥室(Saw)》或是《狂野時速(The Fast and the Furious)》等死唔斷氣的長命系列電影會很大鑊),就連conceptually connected的「姊妹作」也是如此處理,於是最近在看《末世街10號(10 Cloverfield Lane)》之前,便又再觀賞了舊片《末世凶煞(Cloverfield)》。
本片是「手搖鏡偽記錄片」的經典之一(好多影評話會睇到頭暈,但文弱書生魔術師卻沒此感覺,唔知係一眾觀眾人云亦云定係財多身子比魔術師更弱定係戲院大銀幕的問題),但由於劇情係以主觀鏡頭扮成「被官方找到的證物(found footage)」來呈現,難以交代背景故事,於是便大量的疑幻似真的網站、youtube新聞片段來做viral marketing兼補足劇情之來龍去脈,將架空的電影劇情與現實融合,也算是Augmented reality的原始概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