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0日 星期六

思辨練習之李天命《思考三式VS三大盲潮》(三)

李天命《思考三式》的第三式就是「開拓式」:
第三式:開拓式
再談談對我們的思考極其有用的第三個問式,這個問式甚有助於頭腦靈活,甚有助於開拓思想的廣闊天地,那就是問:「關於X,還有什麼值得考慮的可能性?」人們的思考往往是很僵化、很狹窄的,不習慣去想一想,對於要處理的問題,還有什麼值得考慮的可能性。當然,我們不能漫無目標地問:「有什麼可能性?」因為如果不限於跟論題X有關的話,那是可以有無數多「可能性」的,這麼一來思考就會失去方向。所以要針對問題或論題來問:關於論題X,還有什麼值得考慮的可能性?
這種問法特別有利於創意思維。通常講創意思維的書籍都有各種各樣的毛病——由於時間關係不能多談,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留待問答時再詳細討論——一般的毛病是不懂邏輯、曲解邏輯,例如像de Bono那些人,就是如此。另一個毛病則是:像許多日本作者所寫的關於創意思維的書冊,講得太過繁瑣,雜亂無章。須知要記太多反而會妨礙創意的。再一個毛病就是觀念混淆,把工作方式跟思考方法混淆了。他們所談的,大多是一些工作的方式,甚至只是一些生活的習慣,而這些都不是思考方法。比方說,他們叫你大清早喝一點涼水,或在想問題之前要有充足的睡眠,或者先做一個星期的健身運動(眾笑),或者多聽音樂,多些玩堆積木的遊戲,聲稱這就可以增進創意。其實這些生活上的事情,都不是思考方法。又比方說,有一種叫「腦力激盪」的做法,我想大家都聽過吧,brianstorming,就是一班人聚在一起,沒有什麼拘束限制,設定了課題之後,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暢所欲言,企圖由此產生創意。這種做法可能有的時候頗有效益,但本質上它只是一種工作方式,而不是思考方法。
撇除了上述「曲解邏輯」、「雜亂無章」以及「混淆了工作方式和思考方法」的弊病後,我看創意思維大致上可以簡約成兩個主要的格式。先要聲明,這兩個格式都不是思考方法的嚴格普遍的法則。事實上創意思維根本沒有嚴格普遍的法則。即使有某條創意法則對於某些人有效,但對於另一些人卻可以完全無效。反之,邏輯和數學則有絕對普遍性: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PP」(如果P則P),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3>2」(3大於2)。但創意思維卻不是這樣的。在這裏我要做的,就是把「還有什麼可能性」這個問式講得具體落實一些,提出兩款創意思維的格式或型格。以下所講的內容,只是一種大略的綱領性提點:
(1)組合格——所謂「組合格」,就是把兩項或多項事物組合起來而得到創新,其中的組合,可以是具體事物的組合,也可以是思想觀念這些抽象事物的組合。例如合金、組合櫃等等的發明,就可以視為運用了組合格。又例如,你們現在快到學期末了吧,在這個時候,很多學生都趕着寫論文,他們往往就是運用組合格(眾笑),從圖書館捧一大疊書回來,東抄西抄。他們這種「功夫」,恐怕也是學老師的,許多學者都只會東抄西抄,沒有什麼自己的見解。這就是他們的「組合格創意思維」了(眾笑)。再舉個例子,假如你直到目前還沒有找到理想的男朋友,或者女朋友,那麼退而求其次,你可以這麼辦:就以女朋友來說吧,如果你同時或先後有幾個女朋友,一個是性情最好的,一個是頭腦最好的,一個是頸脖以上最好看的(眾笑),一個是頸脖以最下好看的(眾笑),還有一個女朋友,恰恰是頸脖最好看的(眾大笑),把這些優點組合之後,就是一個很理想的女朋友了。所以即使你在現實上沒有理想的女朋友,但從這個「創意組合格」的角度來看,你也可以得到很大的安慰了(眾大笑)。
(2)轉換格——另一個可能更加有用的創意思維模式,就是「轉換格」,即是藉着改變或轉換事物的某些部分或某個方面,從而有所創新。比如說,以前的舊式電話是黑色的,到了後來才有奶白色的電話,再往後就有各種顏色的了。黑色的電話已經存在了很久,大家卻沒有就顏色方面想一下「還有什麼值得考慮的可能性」。其實只要在顏色上改變一下,已經是一個創意了。又比如說,以前有木桶、鐵桶,後來就有了塑料桶,這也可以看作運用了轉換格,是在材料上的轉換。諸如此類,在很多方面都可以這樣。
例如功能的轉換,你來聽演講,或者上課,或者參加教會的團契,本來這些活動都有其特定的功能,但如果你把目的改變為結識異性,這也是創意的轉換,於是當你參加團契的時候,那就有新的功能了(眾笑)。同理,把太太當成了從菲律賓請來的女傭人(眾笑),就是轉換了太太的功能。又譬如,你撐着雨傘,在微風細雨中同女朋友「拍拖」上公園,非常浪漫,在這情況下,那把傘就有它特定的功能;一旦遇上賊人打劫的話,將雨傘收起來變成「西洋劍」,用它來刺對方,那就是功能的轉換。你還可以再進一步,在功能的轉換上再轉換一下:當賊人被你的「西洋劍」刺得落荒而逃的時候,你可以將雨傘倒過來拿,傘把子當鉤子來用,鉤他。他在前面跑,你從後面追上去鉤住他。不過你鉤他的頸脖就好了,不要從下面(手勢示意)這樣鉤上去(眾大笑),這太陰損,不大好(眾笑)。
小結:招簡功深
剛才所講的三個問式,聽起來很簡單,但如果真能落實運用,那是妙用無窮的。重要的是功力,而非淨是招式。若有人說:「哦,原來今天講的東西是這麼簡單的。」我就會說:「招式簡單,正可以發揮你的功力呢。」一大堆花招反而是沒有用的。要是你的功夫練得到家,可能一招已經足夠了。功力深不可測的話,甚至可以只用最簡單的「起手式」就能取勝。比方說,某些武功套路中的第一式「起手式」,原本是沒有攻擊性的,它只是為了表示風度,向對手敬禮,但你可以這樣來用:敬禮(胸前抱拳,突然分開雙手快速向前合攏)——掐死你(眾笑)!如果你能用敬禮的起手式去克敵制勝,你就真正是絕頂的高手了。

2019年7月18日 星期四

我和喪屍有個約會

(幕開)
(一個正在進行裝潢工程的商場內,空無一人。)
(忽然,一扇防火門慢慢由外而內打開。)
(門外走進一隊武裝部隊,共7人;另外有一名身穿保安服飾的平民混在中間。)
(隊長打個手號,眾隊員即時四散,各佔有利位置,有些拿起望遠鏡,有些拿起衝鋒槍,互相掩護觀察。)
(隊長也拿起望遠鏡觀察了一陣,然後轉頭,望向保安。)
隊長:嚮導,你無老點我地下話?
保安:(哆嗦着)我...我點敢呢?我只係打份正架咋!俾個天我做膽我都唔敢老黠各位兵大哥喇!
隊長:(放下望遠鏡,指指四周)你看前面的中庭,周圍無遮無掩,又無掩護,敵人只要躲在上方攻擊,我方必然無倖;加上自動行人扶梯四通八達,敵方可循多方面進攻,我方極難防守。難道除了此等死地,我們再也無其他路線抵達目的地?
保安:(口窒窒)這...這是最直接的途徑了。其餘通道,九曲十三彎,豈不是更易中埋伏?
隊長:(發怒)阿 sir 做嘢唔使你教!(唱)(跟隊員合唱)
「哪吒不怕海龍王 幼獅不畏虎和狼
前途無論會短或長 今天起步信念強
環境一切都如常 罪惡根黑暗中延長
平凡人就算多善良 都擔心走樣」

2019年7月16日 星期二

黑警吖媽嗲

沙田周日警民衝突逾四十人被捕 更新:2019/07/15 18:09

沙田市中心昨晚爆發激烈警民衝突,造成二十八人受傷,七人仍留醫,其中兩人嚴重,衝突中超過四十人被捕。
警方昨晚驅散遊行後集結的示威者期間,雙方爆發衝突,追打場面更由街頭伸延至新城市廣場入面,至少二十八人在衝突中受傷,包括十名警員。有警員被咬斷一截手指,據了解,今早已完成接駁手術。特首林鄭月娥探望受傷警員,她強烈譴責示威者暴力襲擊警員,形容他們是暴徒。
晚上近九時,一隊防暴警察由側門入去新城市廣場,有職員在場,隨即另一名職員到場,指示警察向一個方向行,在場人士指罵。警察去到窄巷,雙方對峙,警察再從另一邊出來,再起哄,警察離開。有學生當時指車站封了不能離開。 
商場另一角落,見到有數名警員,示威者人數眾多,爆發衝突。掉遮、包圍、跌倒,示威者用傘打,警員用警棍還擊,有人上衣被扯爛,走入人群。從高位望,中庭多個位置,警民衝突一個接一個。有警員被示威者扯落地上,用腳踢他,其他示威者阻止,警員之後站起來。有警員捉撐傘的示威者,警員頭盔跌了,要先後退。
另一邊,有警員驅散示威者,反被包圍,有攝影師上前叫大家停手,部分警員退去近港鐵站有遮蓋的地方,警方之後去樓上驅散示威者。警員扣留一名示威者,再次被其他人反包圍,要施放胡椒噴霧,加警棍驅趕示威者。有示威者被制服在地上,有警員拘捕他時,手指一截被咬斷。港大學苑證實,被捕是港大畢業生,稱他被捕時被警方挖眼。有示威者額頭受傷,地面留有血跡,有人受傷需要急救。
在沙田大會堂外警察要不斷增援,有人持長槍,警棍去追捕。混戰轉到去車站大堂,有人要求放行,讓人坐港鐵離開。警方再次築起防線,跟在場議員理論。同時間,港鐵宣布列車不停沙田站,很多示威者走到月台,嘗試上車,又提醒其他人盡快上車,列車關門後,有人嘗試開車門。港鐵十五分鐘後又改為沙田站會開出列車,但乘客仍然擔心沒車坐,不斷催其他人上車,又用傘阻礙關門,職員要維持秩序。
1. 又係《三國演義》,又係司馬懿兵困上方谷:
懿見魏延只一人,軍馬又少,放心追之;令司馬師在左,司馬昭在右,懿自居中,一齊攻殺將來。魏延引五百兵皆退入谷中去。懿追到谷口,先令人入谷中哨探。叵報谷內並無伏兵,山上皆是草房。懿曰:「此必是積糧之所也。」遂大驅士馬,盡入谷中。懿忽見草房上盡是乾柴,前面魏延已不見了。懿心疑,謂二子曰:「倘有兵截斷谷口如之奈何?」言未已,只聽得喊聲大震,山上一齊丟下火把來,燒斷谷口。魏兵奔逃無路。山上火箭射下,地雷一齊突出,草房內乾柴都著,刮刮雜雜,火勢沖天。司馬懿驚得手足無措,乃下馬抱二子大哭曰:「我父子三人皆死於此處矣!」正哭之間,忽然狂風大作,黑氣漫空,一聲霹靂響處,驟雨傾盆。滿谷之火,盡皆澆滅:地雷不震,火器無功。司馬懿大喜曰:「不就此時殺出,便待時何!」即引兵奮力衝殺。
—《三國演義》上方谷司馬受困,五丈原諸葛禳星
魔術師就係唔知黑警司令官叫黑警走入商場搜捕有青做乜。新城市廣場通道四通八達,中庭又無遮無掩,極度容易中埋伏。如果係古代戰場,有青只要派兵埋伏於高點,到時萬箭齊發,眾黑警必定死無葬身之地。事實上,黑警已於街上清場,要拘捕的應盡快現場拘捕,你追到入去商場,現場地方大,黑警人數少,有青更可利用平民作掩護,發輿論,方方面面都對黑警不利,那就除非有青破壞商鋪,否則都係窮寇莫追。垃圾會被攻陷都忍得,點解今次唔忍埋落去呢?

2019年7月14日 星期日

孩子,這是你的家

(魔按:因為本文留言已過200,故需要在網頁最底按「載入更多」方能見到最新留言,敬希垂注。)
市民光復上水警晚上包抄式清場 更新:2019/07/14 06:20

繼上周末的旺角衝突,上水昨日的反水貨遊行亦演變成警民衝突,多名警員受傷,大批防暴警察晚上清場,期間有示威者因為被警員追捕一度跳橋,他被救起後,警方以涉嫌非法集結拘捕他,過程中亦有立法會議員和記者被警員襲擊。
混亂到晚上仍然持續,七時許有示威者,圍堵龍琛路仍然營業的藥房。隔鄰店舖亦隨即落閘,示威者不斷將雜物和貨物丢進藥房,指罵店員,店員一邊執拾貨物,一邊拉閘關門,鐵閘更被噴上這三個大字,閉路電視亦被噴黑。
在新豐路另一間藥房,示威者就用鐵通敲打鐵閘,破壞招牌,再用鐵欄阻塞門口。在新運路等多條道路,示威者都設置路障。到晚上八時,大批穿著防暴裝備的警員多路包抄清場,警員列陣推進,拆走示威者架設的路障,並沿路驅散,當時大部份示威者已經散去。
部份警員亦上到連接上水廣場和上水站的天橋,橋上的人散去,警員向天橋不同的通道推進,要求所有人士離開。一名男子為了避開警察,突然由天橋跳出去,有人立刻拉住他,他被拉回來後,被警方以涉嫌非法集結拘捕。
立法會議員尹兆堅和警方理論,批評警方拘捕行動無必要和濫權,又表示他當時在場阻止,表明身份後仍被人用警棍打,亦有記者指被警員襲擊,要求警方解釋,警方要求記者走開,亦都不斷推進防線,當時還在橋上的大部份都是記者。
另外有大批警員沿符興街、新發街等多路清場,負責傳媒聯絡的警員驅趕記者,之後進入石湖墟遊樂場,在打球的年輕人都要走,由橫街窄巷去到大街都是警察,清場到約九時許完成。
1. 「有示威者因為被警員追捕一度跳橋,他被救起後,警方以涉嫌非法集結拘捕他」
睇清楚日月神報呢段片:

明顯條有青係經過「獨立思考」後想「跳橋逃走」,至於有青為何逃走,真相仍然未知,不可莽下定論;但如果講到好似黑警「逼」到有青走投無路要跳橋(「自己(垃圾會議員「搵少啲」)最關注的是為何警方執法過程,令一名青年人要跳橋逃避,反問警方有否檢討是否濫捕的情況令到市民如此害怕」,見臘腸新聞《反駁兩警察協會聲明 尹兆堅: 指鹿為馬,警方「拉錯人」鐵證如山》)就好似唔係好啱喇!

2019年7月13日 星期六

薯片育兒社

魔術師日前收到鄉大工管校友會的電郵,話薯片叔叔有講座,內容係「有青育成(Nurturing a Future-Ready Generation Together)」(魔術師受當年美顏組的米腸上司薰陶,見親呢啲每個字第一個字母都用 capital letter(即係 title case)都特別唔開胃)。有機會去一賭最受黃C歡迎的「建制內人物」的風采,魔術師當然唔會放過呢個機會,報名去也:


2019年7月12日 星期五

新聞雜評(二百三十六)

油塘連儂牆惹爭執引逾百市民聚集 更新:2019/07/11 06:11

港鐵油塘站有人不滿青年自發設立「連儂牆」,雙方起爭執、互相推撞,警方一度舉紅旗警告,之後帶走幾個人協助調查。
上十時多,油塘站 A 出口附近有大批市民聚集,有人不滿青年在此設立「連儂牆」,互相指罵,有人被推跌,警方趕到現場拉起封鎖線,又築成人鏈將兩批人分隔。
近十一時警方舉黃旗警告,雙方繼續推撞,數分鐘後警方舉紅旗,警告市民不要再衝擊,之後又封鎖油塘站出口通往屋邨的電梯,有人不滿坐在電梯中間,在場人士不斷要求開路,與警方對峙。期間有市民懷疑一名穿灰色上衣的男子打人,追入油塘站將他包圍,警員到場調停,將該名男子帶走。
在商場出口,有另一批市民發生口角,互相拉扯,警方分開他們,之後帶走數名男子返警署協助調查。
事發於晚上約八時,一批青年在油塘站 A 出口自發設立「連儂牆」,給市民寫上訴求及打氣字句,引起其他市民不滿,到場撕下便利貼,又包圍設立「連儂牆」的青年。
近午夜有人在現場再派發便利貼給人寫字句,連接商場的平台、石柱、橫樑、廣告牌都貼滿便利貼,當中有些是警員的相片。
1. 有青們想玩「走人社區」,「深耕細作」,「連儂牆」遍花。今次就真係對巷豬傷民的一大考驗嘞!班有青攻圍警總打垃圾會可以無切身關係,但係依家成班好似黑社會、童黨咁嘅有青在你屋企樓下聚腳,你又會唔會睇得順眼呢?Not in my backyard 係我城核心價值之一(其實我城都幾多核心價值),咁就睇下各區區民會否感到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候,自發保衛家園了!

2019年7月11日 星期四

思辨練習之李天命《思考三式VS三大盲潮》(二)

李天命第二式的「辨理式」非常精彩,幾乎全篇都要 highlight:
第二式:辨理式
前面提出的三個問式之中,第二個問式是:「X有什麼根據、理據或者理由?」善於提出這種問題,對思考是有極大益處的,譬如能使我們對於那些我稱之為「口號思維」的思想陋習有所警惕。口號有它的用處,但同時我們也要小心它的毛病,就是容易令人不講理由,不問根據。因為,一個觀念或說法一旦變成了口號,就會顯得好像本身已經就是理由根據似的。隨便舉些例子:
(1)民主變口號——我相信民主是非常重要的,但有些人把它變成了口號,就不會去思考一下:究竟「民主」是什麼意思?民主有些什麼模式?民主為什麼是好的?這裏姑且把這些人稱為「口水羅賓漢」。真正的羅賓漢劫富濟貧,是要有某些條件的:第一、他要武藝高強;第二、他要付出冒生命危險的代價。但口水羅賓漢卻不必具備這些條件,他們只是高喊「民主」的口號,既不用武藝高強,也可以不用付出什麼代價;不但無須付出什麼代價,甚至可能會有所得益,比如得到選票。口水羅賓漢認為民主是天經地義的,但他們的理由是什麼呢?他們又認為「一人一票」是天經地義的,但其實須要反省一下:究竟有什麼理據,為什麼一定要一人一票?或者換個方式問問他們:「為什麼十二歲的小孩沒有投票權,但弱智人士卻可以投票?如果我們相信十二歲小孩的判斷力高於三十五歲的弱智人士,那麼規定成年的弱智人士有投票權而十二歲的小孩沒有投票權,這是否合理?」我並不是反對一人一票,而是想提醒大家:不要把問題看成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的。可能——我只是說可能——最理想的投票制度就是,比方說,那些智慧特別高、道德特別好的人——可惜不是我——可以投五票,有些人可以投四票……有些人就不能投票;可能這樣才是最合理、最理想的制度。我並不是說實際上一定要這麼做,但也不能把問題看成是「不須討論」的、「理所當然」的。
(2)套語代思維——如前所述,「有什麼根據?」這種問法所要針對的思想陋習之一,就是口號思維。不妨將「口號思維」這個詞的意思擴大一些,包括「套語思維」。濫用套語,常常就會一句帶着一句,只是語言帶動語言,而不是思想帶動語言。這樣說起話來就會很流暢,這是套語的好處,如果是好處的話;但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容易令人的警覺性減低,不會認真地思考。近來常聽到的一個套語就是:「你不要跟我說你認為怎樣怎樣。」譬如,大家正在討論應否增加公共援助的問題,有的人就這樣說:「你不要跟我說你是反對增加公共援助的!」你們有沒有留意到這個套語?這每每是一種拒絕理性討論的講法。又或者說:「是時候要怎樣怎樣了!」比如說:「是時候要取消考試制度了!」當然不是永遠不能用這個套式講話,不過要給出理由。有的人就是習慣了用這個套式講話而不提出理由。基於這個理由,我們現在就這樣說:「是時候要反省一下『是時候』這種說法是否妥當了!」(眾笑)

2019年7月10日 星期三

思辨練習之李天命《思考三式VS三大盲潮》(一)

我城最新由777修訂《逃犯逃例》而引出另一次「無大台革命」,傷民紛紛出來遊行示威,行使恐共的自由,(退一萬步說)人數達數百萬人次,真箇萬一空巷。於是無力咗一排的黃C笨土巷蜀又再死恢復燃,以行動派為首的有青包圍警總,攻佔垃圾會,配合黃C洗腦文宣,氣勢一時無兩,尤勝當年佔中。
際此「亂世」,如欲保持頭腦清醒,需得掌握思辨技巧,方能化洗腦文為趣事。魔術師便在此介紹一下李天命教授的思考三式。雖然只係三板斧,但運用得好的話,可謂「居家旅行必備良藥」,可以輕易擊退洗腦黃C。
今日先介紹第一式:釐清式
《思考三式VS三大盲潮》 李天命
編按:本文是一九九九年三月廿五日、香港大學通識講座《思考》最後一講的錄音整理。該系列講座共七講,分別由七位學者講演,最後一講為「總結」,由李天命先生主講。講座地點在港大黃麗松講堂,數百座位供不應求,缺座位者就站着聽講。講座時間原定從下午六點到七點半,後延長至八點半,最後再延長至十點半方結束。
主席小姐、各位女士、各位嘉賓:這次是《思考》的最後一講,我現在要做的,是對以上幾個講座作一些補充,或者,較恰當的說法是「加一個附錄」。在這個附錄中,我準備分開兩部分來講。在第一部分,我打算用最簡單的形式,很粗略地概括一下整個思考方法,希望整理出一個既容易記誦、又容易應用、而且可以發揮最大效能的思考方式。我把它總括成三個問句,或說是三種「問式」。這是今天要講的第一部分,主要是總括思考方法。在第二部分,我將會引申、發揮,講一下思考方法的實際運用。所謂思考方法的實際運用,並不是說要在過程中指出某一點是採用了思考方法的某一式或某一個概念,不一定是這樣;而是把思考方法吸收了,內化成我們的功夫底子——功底——作為我們思考的背景或基礎,在這個基礎上去思考問題。在第二部分中,我也準備講三個論題,就是三個我認為是當世最流行、但它的影響也是最惡劣的盲目的思潮。當然我不能說:「我認為它盲目,所以它就是盲目的。」我會解釋為什麼它是盲目的。我稱之為「當世三大盲潮」。也就是說,第一部分講的是思考方法的三個基本問式,第二部分講的是當世的三個盲目思潮。
一、思考三基式
現在先講第一部分。那三個問式之中的第一個就是問:「X是什麼意思?」X可以指語詞,或者句子,或者理論。第二個問式是:「X有什麼根據?」這時的X可以指一種說法或者思想。即是說第一個問式是問「何意」,第二個問式是問「何據」(有什麼根據、理據、理由)。至於第三個問式,那就是問:「關於X,還有什麼值得考慮的可能性?」第一和第二個問式屬於批判思考,第三個問式屬於創意思考。如果我們能夠恰當地應用這三個問式,這對於我們的思考是有極為重要的提升作用的。
第一式:釐清式
第一個問式看起來雖然很簡單,我們問:「X是什麼意思?」但只要善用這種問法,我們就會發覺許多平常我們不會察覺它有毛病的理論或說法其實是很成問題的。例如:
(1)新儒家的所謂「開出」——新儒家之類的一些人常說:「中國文化能夠開出科學與民主。」很多人都聽過這個說法吧。在這一點上,如果我們問:「這裏所謂的『開出』究竟是什麼意思?」我們就會發現,原來它的意思是不清楚的。當我們要求釐清的時候,第一種解釋就是:「所謂『開出』,是指中國文化本身已經蘊涵了科學與民主,它自己能夠發展出科學與民主。」如果按照這種解釋,那麼,「中國文化能夠開出科學與民主」這個說法是明顯錯誤的。假如中國文化本身已經蘊涵了科學與民主,並且能夠自己發展出來的話,那為什麼它不能夠發展出來,而要從西方引進呢?
第二種解釋就是:「中國文化能夠開出科學與民主,意思是指中國文化有這種要求。」這個解釋不是我強加於他們的,而是的確有這種說法,可以找有關的文獻看看。但是我們知道,當人們說A這個東西能夠「開出」B這個東西時,依據「開出」這個字眼的用法,那是不能解釋成「A要求B的」。所以在第二種解釋下,新儒家那個說法扭曲了「開出」這個概念。第三種解釋就是:「中國文化能夠開出科學與民主,那是指中國文化跟科學與民主沒有矛盾。」在第三種解釋下,「中國文化能夠開出科學與民主」這句話可算是對的,但卻是一句廢話。我們想想看,世界上有哪一個文化是跟科學與民主「矛盾」的呢?
一言以蔽之,所謂「中國文化能夠開出科學與民主」這個說法,要麼就是明顯錯誤,要麼就是概念扭曲,要麼就是雖然沒錯,但卻是廢話。
(2)解釋後現代主客分裂二元對立空間——許多流行的字眼,因為流行,人們就習焉不察,而沒有想到那些字眼其實是沒有意義的;即使不是完全沒有意義,它的意思也是不清楚的——例如「後現代」、「解構」、「主客分裂」、「二元對立」、「空間」……一類的字眼——並不是說凡是使用這些字眼就是故弄玄虛,雖然每每都是故弄玄虛。可能你們會覺得奇怪:怎麼連「空間」也變成了意義不明的字眼呢?在數學或物理學中,空間的概念有頗高程度的明確性,但「空間」這個字眼現在卻被某些人用得不知所云。不是由於別人愚蠢,不懂得他們的意思;我想他們自己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舉個例子,前幾天的《信報》有篇書評介紹一本書,說是關於「空間理論」的。我一看還以為要探討數學或物理學方面什麼重要的理論,但原來所謂的「空間理論」所講的只不過是(例如):「台北新公園的情慾地理學:空間再現與男同性戀認同」。原來是如此這般的「空間理論」(眾笑)。
又例如「二元對立」這個流行的術語,有些人不經大腦就用這個術語去批評這個或那個理論為「二元對立的理論」。但何謂「二元對立」?那些人把「二元對立」這個術語用成批評性的字眼,認為二元對立就是不好的、有毛病的。但如果二元對立是不好的、有毛病的,那麼,「二元對立是不好的、有毛病的」這個說法本身也是有毛病的。為什麼呢?因為,如果「二元對立」這個術語要有用處的話,則起碼二元對立與非二元對立兩者之間須有一個二元對立的關係。如果二元對立與非二元對立根本沒有對立分別的話,那麼所謂「二元對立」就不外是一個多餘的字眼。但如果二元對立與非二元對立是有對立分別的話,那麼當這些人批評別人「二元對立」,意謂「二元對立是不妥當的」的時候,他們自己就已經預設了一堆「二元對立」了(就是批評與被批評之間的二元對立,妥當與不妥當之間的二元對立,此外更有二元對立與非二元對立之間的二元對立)。結果,這些人所作的批評,無非自打嘴巴而已。

2019年7月9日 星期二

新聞雜評(二百三十五)

尖沙咀遊行大會聲稱逾23萬人參加 更新:2019/07/07 21:22

反修例遊行首次在九龍進行,以西九高鐵站為終點,大會聲稱超過二十三萬人參加,警方指高峰時有五萬六千人。有市民指政府一日不回應,會繼續行落去。
同一個訴求,今次改在九龍發聲,原定下午四時起步,因為人太多,提早約半小時出發。新的遊行路線,亦加入新訴求,包括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會及立即實行雙普選等。有市民就指,她最關心的是年輕人的未來。
彌敦道與梳士巴利道交界逼滿想加入遊行的市民,要求警方開路,警方最後放行。今次已經是七月份第三場遊行,他們沿梳士巴利道,轉入九龍公園徑,上行車天橋,經中港城再轉落廣東道。遊行不足一小時,隊頭約四時十分到終點、高鐵西九龍站外匯民道空地。
同一時間,有很多人剛剛出發,文化中心對出有人行出九龍公園徑南行線。人海中一度見到黃旗,但這警告是由市民發出。全線站滿人,一度要向後行。經南行線的遊行人士上不到行車天橋,要經地面馬路,去到中港城會合大隊。警方在廣東道路口一字排開,拉起膠帶,有遊行人士向內地遊客派傳單。
遊行人士在終點繼續用普通話叫口號,期間有人要求在場的便衣警員出示委任證。發起人近五時宣布解散,但現場仍然有人聚集,警員在圍板外用手機拍下現場情況。
1. 「加入新訴求,包括以行政命令解散立法會及立即實行雙普選等」妄民真有趣。特衰正苦都未「回應」(根據有青的定對,「回應」的意思就是「應承」)五大訴求,咁快就加碼?會唔會大貪咗啲?

2. 呢位港女陸小姐果然係婦人之仁,咩叫「唔好追究有青」,「唔想一袋人有遺憾」呢?乜唔係話一開初就話咗「豁出去」、「死都唔怕」」預咗受刑責嘅咩?你睇吓,班有青幾恐怖,嚇到隔離廣女陳小姐花容失免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