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23日 星期四

因噎廢食

本來魔術師習慣返到公司樓下先至去茶記或其他餐廳食早餐,但自從數月公司辦公室「真・裝修」,整個部門被搬到去周圍都無啖好食的偏遠商廈之後,魔術師便重彈舊調,每星期都買包麥包返屋企當早餐,一於烘多士沖奶茶,食完先返工,一星期都有四日係咁(因為細包方包只得四片!)。
講起沖奶茶,以前老豆老媽就用三花,不過魔術師最近發現黑白淡奶都有細盒家庭裝,450毫升,魔術師一人用剛好,唔會開盒太耐飲唔哂怕變壞。

這天魔術師又到超市為黑白奶補貨,行吓行吓在早餐類貨架上竟然見到久違了「保衛爾」!二話不說馬上便掃了一樽回家...

2020年1月21日 星期二

尋找定存的故事

在《魔術師資產配置(2020年1月)》及《借定唔借?還得到先好借?》中曾提及,魔術師以月平息0.1%(APR 2.34%)借入信用卡現金分期,分5年(60期)攤還;於是魔術師便將借來款項也分為 60 份,其中 15 份用來買入Genworth Holdings Inc Corporate Bond GNW 7.7 06-15-20(ISIN: US37247DAM83),將其當成係6個的高息定存賺息差。點知話口未完就被 Genworth 以 par value($1000一手) + make whole premium + accrued interest 於2020年1月19日贖回,於是魔術師便要為這 15 份資金找個低風險、高回報的歸宿。

2020年1月19日 星期日

新聞雜評(二百五十)

鄧炳強上任後首次出席區議會會議 回答議員質詢2020/01/17 12:43

【有線新聞】警務處處長鄧炳強上任後,首次出席區議會會議。有議員批評鄧炳強監管不力,要求他下台。鄧炳強指警暴指控失實,又指自己「理直氣壯做得好」,只有懼怕正義的人才會想他辭職。
鄧炳強上任後第一次到區議會答問題。大部分議員都關注,警察過去半年如何使用武力。
有議員就拿出三張相片,問鄧炳強能否認出誰是下屬。鄧炳強指反修例事件,至今拘捕7029人、38人被定罪。到尾聲,有議員提出臨時動議,譴責鄧炳強包庇警暴。
連民政專員都離開,動議最終在14票贊成、1票反對下通過。

1. 區議會會議點講都算是正式場合,一入場就叫一哥做PK(炳強),大玩食字 gag,成何體統?咁多議員開會,咪搞到自己好似班維園阿伯咁捉棋吹水,又或網上討論咁 informal 先得架!

2020年1月17日 星期五

「無盡少年已失美夢,像我一樣夢已空」

日前客席主持摩摩寄來一段短片,甚為推薦:

魔術師破例花咗差不多30分鐘聽完,其實佢講嘅嘢,好大部份都同魔術師咁多年來一直寫嘅 points 都差唔多(所以魔術師才有心機聽得完)。魔術師咁多篇都只係 on and off 咁寫,而佢要在半小時內講完,其實無乜可能:要講得 organised,份稿仲需要改善,同埋如果講者仲可以講得流利啲就更好。


2020年1月15日 星期三

老死不相往來

舊事重提一下:魔術師是在在本土出生的蝗二代,藉貫廣東省寶安縣;先父在家中是么仔排第三,大伯父、二伯父亦已在多年前仙遊。大伯父有兩仔兩女,堂阿哥丙就係魔術師不時提及住在葵芳公屋的老粗堂阿哥,大伯父其餘三個仔女都在深圳,服侍娘親直至去年終老。
由於80年代深圳開始發展,市政府收購土地,魔術師家祖屋亦被徵收,換來若干物業權益。大堂家姐甲頗有生意頭腦,一開二、二開四,竟然做起小班個體戶地產霸、收租霸;兩個堂阿哥乙與老粗堂阿哥亦夾錢「起屋」收租,企圖增加被動收入。
誰知近年市政府又話要拆卸重建,大堂家姐話要分家,咁啱當年堂阿哥乙與老粗堂阿哥丙亦夾錢起的屋係用大伯的名字,老人家去之前又無搞遺產手續,根據法例堂兄乙、丙嘅屋變成大堂家姐甲與及堂家姐丁的有份分,於是四兄弟姐妹便因財失義,掀起「爭產風波」(見《港燦理財(十二)之好仔不論爺田地》)。
依魔術師所暸解,大堂家姐甲畢竟有錢,便放棄跟老粗堂阿哥丙爭產,但堂家姐丁卻是寧願「不遷不拆」(「缺一(個仙)不可」?)。拖吓拖吓,事情直至現時都無解決到,大家攬炒。四兄弟姐妹搞到老死不相往來,但又要在三姑六婆前亙數不是。大伯娘年事已高,更是受不得子女如此唔生性,健康日差,到去年撒手歸西(見《無畏無懼真送終》)。

2020年1月13日 星期一

當非建制走入建制

忽然發覺人言報呢個李道所寫啲嘢頗為有紋路(見《黃色經濟圈》),值得拎出嚟分享點評
信報 2020年1月7日
李道
黃藍齊收割?未來戰術是?
新年伊始,離不開回顧展望。除了以年為單位,我們亦可以運動為單位,趁機停一停、諗一諗這場運動的種種,溫故知新迎接未來。
來到今日階段,黃藍戰情彷彿陷入膠着。一方面,敢問多少黃絲相信,能夠成功爭取「五大訴求」?另一方面,誰又覺得單憑鎮壓,便可完全實現「止暴制亂」?表面縱如是,黃藍雙方的實際戰略,某程度已悄悄出現變化。
冀延區選大捷 劍指功能組別
區選之勝無疑是個里程碑,以至是個轉捩點。雖然,以得票率計,黃藍不過回歸「六四黃金比例」,但不少人已經計數,黃營要在年底立法會取得過半數議席,當前已非什麼天方夜譚,儘管難度肯定不小。《基本法》第52條列明,如立法會拒絕通過《財政預算案》,在解散立法會後重選的立法會繼續拒絕通過所爭議的原案,則行政長官必須辭職──這無疑是黃營成為立法會多數黨後的最大政治攪局,足以帶來核彈級的憲制危機。
區議會變黃固然意義大於實際,惟立法會變黃則必然是個決定性勝局,足以左右香港未來的政治路向。所以,除了地區直選,以及多個由區議會衍生的立法會議席,多個功能組別也成為黃營的覬覦對象。有見及此,黃營已密鑼緊鼓針對多個功能界別組織新工會,從而進一步將抗爭期間所凝聚的人氣、脈絡,爭取收割為享有實權的立法會議席。在剛過去的元旦遊行,多達40個新工會便在遊行路線上擺設街站,與星火同盟、612人道基金等街站一起,吸金兼吸人。顯見,這是「後區選」黃營的一大政治任務。
「黃色經濟圈」固然是「攬炒不自炒」的「自保」辨法(詳見前文《黃色經濟圈的背後意識形態》),更為針對飲食界別議席的重要舉措。不過,此圈還可望一舉三得,對爭取地區直選議席也有大用,因為相關強調敵我的二元劃分,亦有助同仇敵愾強化「黃色政治圈」的向心力及排他性。
某程度言,「和你shop」之類的抗爭,已變得有點「行禮如儀」,市民多少感到「麻木」,此外還跟爭取訴求毫不相干──誰又覺得破壞商舖的因,能夠達致政府屈服的果?但深層次看,這實旨在延續抗爭之火不致熄滅。始終,「和你shop」的成本門檻較低,人數要求既不似大規模堵路般高,在商場空間有限之下亦易營造「大場面」,本小利大,有利長期投資。同一道理,「和你lunch」也有助鞏固「黃色政治圈」,且還成本更低、更加方便上班一族。
總括而言,以產品生命周期(product life cycle)的角度衡量,黃營在後區選的着墨點,已由街頭巷戰的成長爆發期,進入慢慢收割的成熟期──關鍵是,如何保住抗爭熱情,以及將收割利益放到最大。
也就是說,「五大訴求」之謂,幾已名存實亡──這僅為「反清復明」般的口號,黃營繼續知其不可而喊之的原因,乃為團結軍心、為喊而喊罷了。
僅得執法一招 成果亦漸累積
藍營在這場抗爭運動裏,角色則是被動得多,往往只有接招的餘地,手法且還堪稱單調。除了依賴執法單位「止暴制亂」,在堅持不放過違法暴徒、不損害警隊士氣的基礎上,於政治層面更是無招出、無牌打。即使當局近期加多及加快反制「假新聞」,但在網上網下輿論皆被黃營壟斷的基礎上──受惠於「起底」及「網絡欺凌」等「黑色恐怖」言論箝制,藍營到底擺脫不了捱打局面。
當然,這是「藍在明,黃在暗」的「定位」所致。黃營所提「公民抗命」及「無底線」抗爭的厲害之處,乃確立了不顧法律、不問道德、不擇手段的思想解放,所以黃營會肆無忌憚地「私了」異見者、「裝修」非友即敵的商戶等等。反之,藍營則不得不規行矩步,畢竟其代表的是「依法施政」、「重新彰顯法治」,是故警方即使受盡百般辱罵、受盡磚頭及汽油彈的襲擊,一旦還口或還手則會被指違法違規──事實固然如是,但明顯這是雙重標準,「律藍嚴、待黃寬」。就是這種意識形態之別,警方行動綁手綁腳,任何逾越舉措都被無限放大,至於黃營則似可為所欲為,即使言行已違反民主、自由等等普世價值,黃絲亦可隻眼開、隻眼閉。
然而,任何人一旦超過了法律界線,終歸須要面對法律制裁,蒙眼的法治女神是不問政見、公平公正的。自6月以來,超過6000人被警方拘捕,近期拘捕力度且有增無減,很大程度已折損了「勇武派」的兵力,也阻嚇了其他人的效尤。黃營抗爭開始由街頭堵路改為「和你shop」,不排除不是「不為也」而是「不能也」,因為已缺手足響應,手足亦要考慮被捕代價,特別是「星火」資金被凍結後。
儘管民陣聲言,元旦遊行人數不比103萬少,但明眼人皆知,出席者其實大不如前,就連入夜後的堵路抗爭,亦不復數月前的光景。所以,當局即使只靠執法「止暴制亂」,經過長達半年的時間累積,藍營也堪稱慢慢步入收割期,開始迎來「量變」引致「質變」的轉機。
再加上,在黃營將焦點從巷戰移至實權之戰的同時,針對警方的黑材料新聞也同步減少,什麼殺人、強姦、又或關於催淚彈、二噁英等嚴重指控都鮮再聽聞。反之,個別「勇武」卻進一步心口掛勇,連滙豐銅獅都敢淋油縱火,此等惡行跟恐怖組織IS毀壞文物實無分別。因此,在道德評價上的此消彼長,警沒黑化而黃卻自黑,天秤難免逐漸逆轉傾側。
再以元旦遊行為例,明眼人也心知肚明,是黑衣先違法「裝修」銀行,才有後來的警方執法行動——民陣的事後焦點,便圍繞在警方要求短時間清場是強人所難,而非根本地為何警方要求短時間清場,因為黑衣才是破壞和平承諾、率先施暴的一方。
黃忌熱情冷卻 藍須化解仇恨
恰如許多故事橋段,忠角若然為了打敗奸角而自甘「黑化」,居然投靠及借力「黑暗力量」,他們遲早會「走火入魔」,繼而反遭「黑暗力量」吞噬。其實,黃營所謂「無底線」抗爭戰略,運用起來一直知所行止、進退有據,好像「be water」和「齊上齊落」就有效保留戰力,又會渲染不利警方的新聞以至「假新聞」,一守一攻相輔相成。可是,隨着警方執法成果擴大,而「勇武派」又一味勇字當頭、胡作非為,黃營昔日戰術便難繼續生效,包括難以管束這班以幼齒學生為主的生力軍,攻和守都出現裂痕。
「和你shop」、「和你lunch」、「黃色經濟圈」是大台所向,惟民陣卻無法叫停和管控「勇武」持續黑化、無端鬧事,這種「兩條腿走路」終會令黃營摔一大交,任憑事後如何文過飾非都無法挽回。
就似「黃色經濟圈」,即使專家學者常說這無損民主、自由,但市民目睹藍店日日遭人「裝修」,就連滙豐亦不例外,試問這種「利己兼損人」的行徑又如何令人信服?
黃營無疑是靠仇恨來支配、延續抗爭熱情,因此,不必諱言,黃營亟須一些重大仇警、仇藍新聞,否則其產品周期必會滑入「衰退期」,以至影響立法會的議席收割。畢竟,倘若運動熱情無法更勝從前、失去高投票率的支撐,要談立法會議席過半肯定變回天方夜譚。
至於藍營,只要繼續穩打穩紮地推動執法,既避免犯上大錯,亦須在被抹黑時趕快澄清,勢可慢慢磨滅黃營的抗爭熱情。不過,這僅能避免立法會重複區選之敗,並不能夠重新贏回多數民心。
必須強調,「止暴制亂」絕對是香港當務之急,但港府及中共的目標實不能僅限於此。唯有人心回歸、長治久安,「一國兩制」才可以行穩致遠,一個政權總不能長期只得四成人支持吧!所謂「攻城為下,攻心為上」,「止暴制亂」不過是「攻城」的低層次手段罷了,藍營要想實現善治的最高目標,就肯定不能忘記「攻心」。
仇警既是黃營的最大憑證,自然也是藍營必須正面拆解的一個結。方法其實人所共知,就是真正全面履行「依法施政」、「重新彰顯法治」的光明角色,一視同仁地追究違法警員。其中,如果嫌事態熾熱時會損及士氣,則必須義正詞嚴地表明必會秋後算賬。即將發表的監警會報告,雖然坊間對此具體內容不抱厚望,但這肯定是個重要契機,當局應藉此發布訊息緩和仇警氛圍,藍營誠宜好好把握、不要弄巧反拙。
當然,警方亦要繼續打擊「假新聞」,同時並優化治軍避免自己爆出黑材料。今次事件顯示黃營文宣長期紥根人心,許多固有仇共、恐共觀念,都十分影響市民判斷;所以,如何應對「假新聞」、輿論被壟斷,以至網絡上演算法和圍爐取暖等情況,更是香港甚而全世界不可忽視的大難題。
說到底,黃藍之爭不單是政治對抗,且還是道德高地的對抗。黃營雖高舉「無底線」思維,彷彿無視道德,但歸根究柢,還是很仰賴仇警此一道德議題。藍營之反擊黃營,也重在突顯黃營的不道德,包括「私了」、「裝修」之類,所批違法實也建基違反道德之上。
「黃藍是政見,黑白是良知」,這句說法大抵沒錯;關鍵是,誰才是黑?誰才是白?發展其實是動態的,好似《星球大戰》結局,到底各個角色是人是鬼,仍端視後續發展,不到最後不能知曉。

2020年1月11日 星期六

又・人蔘雞湯

睇返舊文,原來在2018年又係1月頭,便已經介紹過大家樂(00341.HK)嘅呢款人蔘雞湯小菜晚餐;兩年後嘅今日,又有得食喇!

2020年1月9日 星期四

千萬苦行屋

主持話戶主一家早就移民楓葉國,但就斥資2000萬買入新樓壹鑾的兩間納米單位,一間放租、一間作為一家四口間唔時返我城住...但355呎住四個人,成千萬住得咁逼狹為乜呢?
樓盤傳真 28/12/2019 第四節 2019/12/28 22:46

香港人均居住面積只有161呎,今集設計個案,甚至要挑戰一家四口住下355呎的單位。然而,鑽石形開則,令傢俬擺位非常頭痛,設計師如何巧妙運用開則特點,締造空間感,達到戶主「小單位、大容量」的要求,成為是次設計最大的挑戰。

2020年1月7日 星期二

魔術師資產配置(2020年1月)

頂!真係開口中!
(圖片來源:Genworth Announces Redemption of Outstanding 2020 Senior Notes(Dec 20, 2019, 07:30 ET))
在《魔術師資產配置(2019年12月)》曾提及過,魔術師將5年期信用卡分期分成60份,當中15份用來買入 Genworth Holdings Inc Corporate Bond GNW 7.7 06-15-20(ISIN: US37247DAM83),點知話口未完就被 Genworth 以 par value($1000一手) + make whole premium(幾多暫時未知) + accrued interest 於2020年1月19日贖回;睇怕今次真係要學網友 Sony 在《Carry Trade 幫手供樓?》留言話齋,要走去「反香港人錢莊」大貓做六個月定存來做替代品了!
另外,呢隻 GNW 7.7% 2020 都係每月收息組合成員之一,專門負責6/12月派息,今次贖回亦意味着要找替代品。

2020年1月5日 星期日

黃色經濟圈

網友ec不太明白「黃色經濟圈」是如何運作,剛巧人言報最近有一篇文章解說其中意識形態,魔術師見佢大部份都講得合情合理,可以拎出嚟討論一下。
信報 2019年12月28日
李道
黃色經濟圈的背後意識形態
「黃色經濟圈」的討論,近日變得如火如荼。在坊間積極探討是否可行、如何執行的同時,筆者更想剖析其背後潛藏什麼意識形態。
「攬炒不自炒」的正名化
針對經濟一環,黃營所提論述遠遠不及政治、法治,以至手法方面豐富;相比「時代革命」、「公民抗命」、「不篤灰不割席」等等,過去只有「攬炒」一詞與經濟有關,直到近期才高舉「黃色經濟圈」。
心水清的朋友,誠不難發現「攬炒」跟「黃色經濟圈」帶有矛盾關係。不是嗎?「攬炒」旨在把香港經濟拖垮,故必然涉及「自炒」;至於「黃色經濟圈」則鼓勵大家到黃店消費,在整體零售市道蕭條的情況下,此招無疑有助同路生意人免於「自炒」。「攬炒」何其不智,相信不必多言;「黃色經濟圈」的應運而生,正是黃營經濟論述的重大自我修正。事實上,黃營所謂「攬炒」,從來只有「推人被炒」、「避免自炒」,當抗爭活動危及自身飯碗,由空服到公務員均難免傾向懸崖勒馬,「三罷」既是「量力而為」地參與,缺勤者數量極少,而網上展示工作證抗議時,亦會掩住個人資料,「自保」況味似足手法上的「齊上齊落」與「蒙面抗爭」。始終,誰又真箇打算在「攬炒」下「自炒」?早於「佔中」時期,「自首伏罪論」最後都響應者寡。所以,「黃色經濟圈」其實是「『攬炒』不『自炒』」的「正名化」或「變奏」,亦即把黃絲自己從「攬炒」的對象抽出,以致「攬炒」只剩非黃絲者受災。換言之,「黃色經濟圈」實則是「黃色自保論」與「藍色他炒論」的結合。經此蛻變,「攬炒」之謂已被「黃色經濟圈」取代,成為黃營的最新經濟論述。君不見,近來黃營裏頭已鮮少再提「攬炒」了嗎?有的也只是批評政府一方如何令香港「攬炒」……情況就似董建華的八萬五政策,「不提了就不存在」。
的確,「黃色經濟圈」不單有利自保,還有助強化排他以至壯暴的意識。
為何此語忽然風行?事實上,「黃色經濟圈」早就有人提出,甚至連「和你Eat」之類的app亦早於10月面世,惟當時討論卻遠不如今日熾熱,各路文宣並無卯足馬力加以推廣。回望時序,查「慧科新聞」的搜尋結果,單計12月的首3周,全港已有逾200條內含「黃色經濟圈」的報章資訊;至於11月呢?僅得70條。10月時更只得7條。
11月24日的區選,無疑正是分水嶺。區選之後,社會曾經歷一段「和平」時期,直至最近黑衣人才重操故伎,又再「裝修」藍店。正正大家有過「冷靜期」,多了反思空間與機會,坊間對「裝修」觀感才產生變化,非議聲音甚而開始增多——相信這令區選大勝的黃營始料不及。或基於此,後區選的抗爭主旋律,居然不是集中純政治議題,而是在經濟上的「黃色經濟圈」打轉。
後區選為「裝修」洗白補白
畢竟,過分的共同意識(we feeling)或群屬之感,很容易衍生排他傾向;「黃色經濟圈」論述的忽然冒起,便正可強化黃藍店舖的區別以至敵我思維,進而文過飾非「洗白」聲勢日減的「裝修」行動,達到「壯暴」效果。眾所周知,黃營政治上早有排他傾向,在圍爐取暖之餘,還會黨同伐異滅他人火、滅他人聲。如果說,「私了」是針對政見不同的個人,「裝修」則針對政見不同的商戶;「黃色經濟圈」乃於經濟層面為「裝修」的意識形態「補白」,好使「黑色恐怖」的氛圍進一步擴至商界,真正達致「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西方的「激進」組織,亦有針對一些不良企業,但其「激進」程度則差距甚遠,例如提倡另一顏色「綠色經濟」的環保組織,就未見以汽油彈之類襲擊油田、油廠。
進一步言,所謂「黃色經濟圈」或許言過其實,至少這很大程度僅為「黃色小店圈」。上文提過的「和你Eat」之類,便主要針對食肆或小店。背後原因,跟「黃色經濟圈」取代「攬炒」一樣,黃營多多少少奉行務實主義,政治口號縱可漫天殺價,執行手段卻十分折衷。黑衣人會針對破壞某些食肆,而他們亦料不會光顧相關店舖,畢竟市面上還有很多其他餐飲選擇,故對黑衣人來說,相關破壞不會構成負面影響。然而,黑衣人攻擊完港鐵之後,舉目所見不少還會繼續乘搭港鐵,又或繼續使用港鐵持有的八達通。毫無疑問,這跟「攬炒不自炒」的道理相同,黑衣人總會顧及自己需要,總之極盡「損人不損己」及「利己不利人」之能事。所以,當破壞完銀聯櫃員機後,總不能因「星火」一役連滙豐、恒生的櫃員機也破壞吧?即使破壞,還是適可而止、小懲大戒,規模難跟針對中資行的「裝修」相提並論。討厭這個政權嗎?黃絲卻不見得因此拒絕為政權服務,主動放棄公務員的高薪厚職。這也解釋了,為何「三罷」後來自我修正及簡化為「和你lunch」,為何文宣又要大力煽動學生進行違法抗爭,因為這可大大降低參與者被炒機會,特別是學校不會輕易把學生踢出校。總之,罷搭港鐵、罷用滙豐,以至公務員集體罷職之類,考慮到其「損人終損己」性質,均不會成為黃營的經濟口號;即使有人提出,也不會得到廣泛和議。反過來,「黃色經濟圈」之所以廣受簇擁,便源於其「損人來利己」性質。
黃色小店圈?黃色供應圈?
黃營的務實折衷,還在於所謂「黃色經濟圈」,實僅限消費層面,不牽涉供應層面。始終,由食材到食水,試問黃店豈不主要依賴大陸提供?為何黃店卻沒抵制到底,100%與內地隔絕?為何黃絲也沒抵制到底,100%隔絕於內地有任何關係的商店?較早前,遠至美國已有人親身示範,時至今日已難脫離中國的供應鏈了。也莫說,就連本港的電力來源,也仰賴內地提供的煤和天然氣,就似德國及歐洲必須仰賴俄羅斯的供氣(最新美國還像執行《香港人權法》般制裁了德國個別人員與企業)。也就是說,若然要搞個名副其實、全面徹底的「黃色供應圈」,而非純粹是個「黃色消費圈」,只怕這個「經濟圈」已因超高成本、難以貫徹而無法生存,不論小店抑或大企皆然。當然,務實折衷的黃營,既不會提倡自殺式的「黃色供應圈」,「黃色經濟圈」的定義僅限消費市場罷了,包括把生意好處放到最大,以及把貨源問題隱到最小。相對地,藍營亦不擬提倡「藍色供應圈」,在供應鏈上封殺「黃色消費圈」,至少在具體執行上存有極大難度。
無論如何,以上種種,是否說明黃絲到底並不那麼仇藍、仇中,都懂得理性思考利弊?特別是牽涉自身的利弊,即俗語所指「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抑或是,只要文宣大台一日未搖旗,黃絲都不會或不知應該怎辦?
無底線談何民主自由良心?
說到底,「無底線」抗爭的意識形態,早就包含為求目的、不擇手段,以至什麼道德底線、什麼道理邏輯均已拋諸腦後。當中,什麼民主、自由,亦為「無底線」可以捨棄的部分,因為黃營最最最根本的意識形態只有一條,就是「政見至上」的「反共」。黃營在最新區選,誠然斬獲多數的57%選票;不過,這不代表他們獲得民意授權為所欲為,可以「恃票行兇」,否則這種民主實為「多數人的暴政」。要確保「少數人的權益」——特別是藍營所得的41%支持絕非小數目,就必須依賴法治,由蒙眼的法治女神不問政見、不問立場地平等捍衞全人自由,包括言論自由、營商自由、免於恐懼及生命受威脅的自由等。
敢問,社會賢達及專家學者在提倡「黃色經濟圈」的同時,有否譴責攻擊「藍色經濟圈」的惡行?有否譴責無端攻擊各大商場的破壞行徑?有否譴責上述有違民主、自由等文明基本的卑劣所為?「無底線」抗爭還可以去到幾盡?抗爭者連槍械都出動了,許多有識之士還是置若罔聞;難道要鬧出謀殺人命,他們才會「覺悟」?
其實,除了「攬炒」被「黃色經濟圈」取代而鮮少再提,「良心」二字也愈來愈少人提及。當然了,目睹上述一切,誰還大言不慚敢談「良心」?黃營文宣到底知所行止,就似二噁英的炒作,也在中大化驗報告發布後偃旗息鼓,另外太子站死人的「拜鬼」,亦於成功訪問相關「死者」後銷聲匿跡……之前曾經誤傳「假新聞」,以至落手落腳弄虛作假了嗎?相關抹黑文宣豈不掩住「良心」?誰又會追究了?誰又能追究了?
「攬炒」與「黃色經濟圈」既是互相矛盾,試問「無底線」又豈不跟「良心」自相矛盾?黃營目下的終極意識形態既是「反共」,這不單凌駕一切的「良心」,其餘所有民主、自由等等,俱只是等而下之、視乎需要為己所用的工具罷了。李道 時事評論員
1. 「攬炒」旨在把香港經濟拖垮,故必然涉及「自炒」;至於「黃色經濟圈」則鼓勵大家到黃店消費,在整體零售市道蕭條的情況下,此招無疑有助同路生意人免於「自炒」。...黃營所謂「攬炒」,從來只有「推人被炒」、「避免自炒」,當抗爭活動危及自身飯碗,由空服到公務員均難免傾向懸崖勒馬,「三罷」既是「量力而為」地參與,缺勤者數量極少,而網上展示工作證抗議時,亦會掩住個人資料,「自保」況味似足手法上的「齊上齊落」與「蒙面抗爭」。始終,誰又真箇打算在「攬炒」下「自炒」?早於「佔中」時期,「自首伏罪論」最後都響應者寡。...所以,「黃色經濟圈」其實是「『攬炒』不『自炒』」的「正名化」或「變奏」,亦即把黃絲自己從「攬炒」的對象抽出,以致「攬炒」只剩非黃絲者受災。換言之,「黃色經濟圈」實則是「黃色自保論」與「藍色他炒論」的結合。
魔:呢一段講得太好。魔術師再推薦兩篇伸延閱讀如下:
【來論】港人面對暴徒時的言行不一(橙新聞 2019-12-27 10:38)
【來論】再談「和理非」的可笑之處(橙新聞 2020-01-02 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