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4日 星期日

《十年(Ten Years)》之《本地蛋(Local Egg)》:脆弱蝗蛋硬撼笨土高牆

2025年,還有一年就是文鴿完結五十周年,森哥(廖啟智飾)在屋村開設糧油(!)雜貨鋪,老年得子,兒子明仔卻要去參加神神秘秘的少年軍。這天,森哥收到祥仔電話,告知我城的最後一個雞場的結業消息,是故「本地蛋」與及「Local Egg」(為什麼不是 Eggs?)中的「本地」與及「Local」都給刪了去.

2016年12月3日 星期六

養生氣功溫故知新

是日又有氣功班,魔術師當然唔會錯失機會又去練習一下,旨在養生保健,舒緩一下唔知做乜皇帝唔急太監急的既緊張又 chur 到暈的工作情緒。

2016年12月2日 星期五

新聞雜評(一百三十四)

中央放寬部份泛民議員入境限制 更新:2016/11/30 21:33

特區政府接獲中央政府通知,即日起放寬過去對部份立法會議員及其他人士進入內地的入境限制,並且重新接受他們申請回鄉證。
幫港出聲召集人周融與港澳辦主任王光亞會面後,引述中央同意讓反對派人士申請回鄉證,不限於現任或前任議員,「港獨」人士也可以申請,但未必獲批。
回歸十九年,中央對泛民領回鄉證終於開綠燈,這個重要決定並沒有由港澳辦主任王光亞親口公布。他下午迎接幫港出聲訪京團,與他們閉門會面一小時會後,由召集人周融傳話。
他說王光亞沒有說限於現任或者前任議員,又指對方在會上主動解釋人大委員長張德江一天前所說,任何人只要堅持「一國兩制」、擁護《基本法》,以及愛護國家民族,都歡迎回內地走一走,具體就是這樣的意思。
周融傳話之後四小時,特區政府發出簡短聲明,指接獲中央政府通知,即日起放寬過去對部份立法會議員及其他人士返內地的入境限制,重新接受他們申請回鄉證。
特首梁振英下午有現身,當時周融未見記者,梁振英亦未有證實中央是否改做法。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認為,今次是中央示好,無謂斟酌是否太遲,亦相信與選委會選舉無關。

樁秧照計都係想拉三打四拉一派打一派,叫販民唔好痴埋巷蜀度,但做出嚟個效果又真係好鬼好笑。

2016年12月1日 星期四

魔術師資產配置(2016年11月結)

受當奴針上場與及美帝加息預期影響,本月REIT和金價繼續調整,魔術師房託組合已跌去升幅一半,收報$111.61,排第三位;而商品組合更跌破$100至$95.86,排行最末,成為魔術師投資組合自2016年4月重組以來「蝕得最入肉」的組合,尤幸商品組合只佔總投資額之3%,對總資產值影響不大。

2016年11月30日 星期三

笑笑小電影(三)


後段片重點不在於小LLC是否被「KO」,而係蛇齌黨終於出咗件造型亂似鄺神,可以在鏡頭前雄辯滔滔講嘢又能夠切中重點的垃圾會譏員。

2016年11月27日 星期日

《十年(Ten Years)》之《自焚者(Self-Immolator)》:前人自焚後人花生

2025年,我城政情繼續都係煲緊巷蜀派一廂的「2047二次前途談判」。就在某天,有人在米帝領事館前自焚,火力之巨,竟然可以燒到灰飛煙滅,只留下好似燒完街衣一樣的痕跡:

2016年11月26日 星期六

新聞雜評(一百三十三)

謝擬動議譴責鄭松泰倒轉擺國旗 更新:2016/11/23 19:07

立法會議員謝偉俊計劃動議譴責熱血公民議員鄭松泰在會議上將國旗倒轉擺。如果得到三分之二議員支持,可取消鄭松泰議員資格。立法會內務委員會最快後日討論。
上月十九日的立法會大會,建制派集體離場。在點人數期間,鄭松泰將建制派議員桌上插著的國旗及區旗倒轉擺放。謝偉俊去信內務委員會主席李慧琼,指鄭松泰當日行為不檢,可能違反《基本法》104 條對誓言的規定,他將會在下月十四日大會上動議譴責鄭松泰。
根據《基本法》第 79 條,議員如果因為行為不檢或違反誓言,而又獲得出席會議的三分之二議員通過譴責,立法會主席要宣告他喪失議員資格。
立法會目前有六十八名議員,如果全部在席,要四十六人贊成才能通過譴責動議。建制派不計主席梁君彥有三十九票,要爭取多七票支持。
民主黨林卓廷稱很有保留。中間派的陳沛然則表示不支持。
魔術師又唔係咁同意謝超人向鄭蟲蟲窮追猛打:一來並無無勝算;二來就算可以通過譴責,卻只會給人一種恃住自己拎住把尚方寶劍就可以濫權亂咁斬人的感覺;三來,鄭蟲蟲的所謂「全民制憲」,根本就無人理,受樁秧注視的程度,同笨土派的巷蜀議題完全無得比。睇下以下呢張「笨土關係圖」,熱狗和鄭蟲蟲完全就是不入流!
(網上圖片)

2016年11月24日 星期四

《冬兵(Winter Soldier)》

聽起來這故事不像是真的。
宅男只能做兵。
小三的辦公室遭秘書處掃除。
有一群逃過沒收證件的助理們,將小三的辦公室,以及許多被DQ的議員的辦公室裡的雜物,一件、一件,製成標本。
我拿着一個酒樽,正徬徨着。
「這個...要怎樣才可以釘在展示板上呢?」
「酒樽嘛,不用放展示板、標本箱了,廚房有酒樽架,放上去就是了。」他說。
「那...那豈不是會跟我們喝完的紅酒樽混在一起?」
「那有什麼關係?你看,那些酒樽上的貼紙,不是已經註明了地點和年份嗎?它們本身就已經是標本,就放在一起好了。」他說。

2016年11月22日 星期二

新聞雜評(一百三十二)(2nd edition)

中大畢業典禮遇示威 沈祖堯:行動並不適當
撰文: 胡家欣 發佈日期: 2016-11-17 12:26 最後更新日期: 2016-11-17 13:09

中文大學今日舉行畢業典禮,有數十名學生在國歌起奏時,舉起印上反「釋」字的紙牌,不滿早前中央就《基本法》104條主動釋法。畢業禮結束後,中大校長沈祖堯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遺憾,認為行動並不適當。
兩年前學生撐傘獲讚賞 今日:行動並不適當
對於有學生在畢業典禮的示威行動,中大校長沈祖堯表示遺憾。他指畢業禮是「莊嚴」及大學畢業生重視的場合,示威行動並不適當,希望其他同學可以互相尊重。當他被記者問到會否尊重學生反人大釋法的意見,沈祖堯就說:「我今日唔想再答釋法等問題,因為今日係我哋的畢業禮。」
不過兩年前,同樣是中大畢業禮,有近50名畢業生在典禮環節撐起黃色雨傘,以示對真普選的訴求,校長沈祖堯當時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尊重學生表達意見自由,強調頒授過程順利,對此讚賞。
普通話發言惹反感 
沈祖堯在典禮致辭其間,先以普通話祝賀畢業生,其後再以廣東話及主要以英語發言。對於有學生表示不滿他開初以普通話發言,沈祖堯解釋過去畢業禮都會用普、中、英三個語言,無刻意安排次序,「好似都係咁上下,唔記得以前係咩先,我諗係邊個容易,邊個行先」。
沈祖堯即將卸任校長一職,他指今次有可能是最後一次主持畢業典禮,「有少少感觸」,他希望下任校長可以繼續帶領中大,但未有評論應具備什麼特質。他在致辭時指,過去七年經歷「三三四」學制改革、政治動盪、意識形態辯論等,感謝院校老師及管治團隊共同面對解決挑戰。他又寄予學生,「無論你將來成為乜嘢人物,我哋只係活一次,所以要活得不枉此生。」
學生:對校長言論失望
有參與舉示威紙牌的中大心理學系畢業生甄同學表示,對於校長言論未有支持學生行動感失望,又質疑校長先以普通話致辭,象徵立場站在政府及中央一方多於香港人。甄指參與示威活動,因為近日宣誓風波及人大釋法,威脅本港三權分立及法治精神,「雖然大局已定,但都要表態」。她希望藉場合,讓大眾知道有大學生對政府不滿。
另一位政治及行政學系畢業生陳同學亦有參與示威行動,他認為雖然《基本法》賦予人大釋法權,但本港司法體系有足夠能力處理,釋法條文是「僭建《基本法》」,影響一國兩制及民主發展。對校長指行為「不莊重」,陳同學不同意,他認為行動只是「默默表達意見,無干擾儀式及唔莊重」。他又指不同意校長以普通話先發言,但予以理解,「校長崗位,人在江湖」。
【就沈祖堯校長喺畢業典禮發言嘅聯合聲明】一直以嚟,廣東話作為香港人嘅母語,由市民日常生活到各正式場合,都係香港人使用嘅主要語言。而我哋香港中文大學長久以嚟絕大部份課程都係用廣東話嚟授課,直到劉遵義前任校長強硬推行國際化呢樣嘢之後,唔理一眾師生嘅反對同不滿,將部分課程教學語言改做英文。雖然係咁,今日仍然有大部份嘅課程係沿用廣東話作為授課語言,因為廣東話喺我哋香港人嘅母語,用嚟教書,會幫到同學學習,事半功倍。再講,廣東話有九聲,講嘢嗰陣有明顯嘅抑揚頓挫,令到感情更加突出,聽嘅人更加容易咁理解同埋體會;而廣東話嘅用語生動同活潑,令到話語會更加傳神,令到語言更加有生命力。
但係喺今日大學莊嚴嘅畢業典禮上面,沈祖堯校長竟然背棄我哋香港人嘅母語、我校教學嘅主要語言,先用普通話致詞,之後先用返廣東話致詞,令到同學大感震驚同埋憤怒,不禁疑惑,今日究竟係香港中文大學嘅畢業典禮,定係深圳中文大學嘅畢業典禮?沈校長今日先用普通話為畢業典禮致詞,除左向中共政權獻媚,表達政治效忠之外,實在無其他嘅理由做呢樣驚人嘅舉動。月前沈校長先至訓示過我哋學生,百萬大道喺一個莊嚴嘅地方,大學畢業典禮作為一個神聖嘅場合,同學應該係俾返充分嘅尊重。如今,喺校徽下面,喺畢業典禮上面,喺眾師生面前,喺致詞嘅時候,利用呢個機會,行呢個獻媚之舉,表達您嘅政治效忠,侮辱咗神聖嘅畢業典禮,實在可恥。喺呢到學生敢問校長一句,唔尊重呢個莊嚴之地,唔尊重畢業典禮呢個神聖場合,喺同學,定喺沈校長您?
對於中大人嚟講,沈校長您嘅態度,唔只有欠讀書人應有嘅禮貌,身為文人學者,身為一大學之長,風骨蕩然無存,實在有負同學嘅期望,有負大學嘅期望,有負社會嘅期望!引述沈校長您嘅說話,面對中大嘅校訓「博文約禮」,您情何以堪?
今日沈校長用普通話致詞之舉,實在係傷害咗中大人嘅感情,學生我等希望您反思作為大學校長身分嘅一言同埋一行,為我等愛護嘅中文大學,慎言慎行。
崇基學院學生會
新亞書院學生會
聯合書院學生會
逸夫書院學生會
和聲書院學生會
伍宜孫書院學生會
敬文書院學生會
香港中文大學教務會學生成員(社會科學院)孔浩名
二○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
承襲自《十年》之《方言》,一眾學子以廣東話D到嬸校長一面屁,實在大快人心;另外卻顯得藍大係都要建立以英語發言的校風,實有大有先見之明,起碼可以識下東歐妹:


2016年11月20日 星期日

《十年(Ten Years)》之《方言(Dialect)》:蝗驅人的一天(2nd edition)

時為2025年。話說我城不知在何時開始,沒有通過蝗語考核的的士司機要好似掛P牌咁掛個「非普」標誌在車身,不能在機埸和郵輪碼頭(字幕錯別字,誤為「遊輪」)等出入境地區上客,未來的「禁區」亦會延伸至中環金鐘等商業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