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6日 星期一

《荷里活黑名單(Trumbo)》:笨土派奪權以後

觀察力強的網友定必留意到魔術師已於日前在右手邊的 sidebar 上(手機版是見唔到的)加入了由各位網友推薦的電影及好書名單,書單魔術師就唔會郁嘞,電影方面就會睇一套刪一套,有靈感的話就會寫個短短影評罷。
尋日剛睇完在舊blog上網友(是無想嗎?忘記了)介紹的荷里活黑名單(Trumbo),劇情片來說睇兩個小時而唔覺得悶都算做難得(加上中文字幕翻譯甚具水準,故魔術師截圖會中英夾雜,以作比較):


2016年9月24日 星期六

思辯練習題之答米問

各位讀者可能發覺最近有一位叫「米」的網友留言,給魔術師少有地「面斥」。事關米兄跟魔術師「網交」多年,跟魔術師「討論」時常「擦出火花」,最近不知是否遇上中年危機,又來挑機碎碎唸,魔術師甚感煩厭,特此將其《回應(一)》及《回應(二)》兩文當成係久未試演之思辯練習題,又睇吓可唔可以打到佢X忽開花。
***
我講既係同一樣嘢,愛情入面有邏輯,但同樣,在社會時事政治入面都應該有情。邏輯(或曰『理智』)與情感同時應該存在於考慮因素當中;至於當中比例如何,則因人人價值觀不同而異。
同意,但講咗等於無講。人人都有理智及感情,兩者同時並存,比重當然又因各人之價值觀不同而異。但既然情感因人而異,討論問題時就不能以情感(或好惡)作為基礎,否則只會爭議不斷。
例如反國教事件,明明受爭議的教材不是指定課本,即使係「有問題」的內容,也只佔兩三頁,課堂一個星期都上唔到幾個鍾,如何可以「洗腦」?但一眾怪獸嘉獎,一提及「搞我個仔」便給觸動了神經,發哂癲咁「反赤化」,見到痴瘋仔佢地一邊量住血壓血糖一邊接力絕食,便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咁「哭崩大台」,情感完全傾向了天秤的一邊,亦完全沒有理性討論的空間。可見群眾濫情起來,跟本就係秀才遇着兵,有理說不清。

2016年9月22日 星期四

城市論壇論垃會(2016年9月18日)

信報 2016年9月15日
無綫棄直播《城市論壇》
香港電台老牌議政節目《城市論壇》,自1980年啟播以來一直在無綫翡翠台直播。無綫日前通知港台,決定由周日開始,不再直播新一季的《城市論壇》。
港台將在其模擬頻道31A台及數碼頻道31台自行直播該節目。翡翠台在周日較早時段播放由「梁粉」陳建強擔任主持的自家製節目論政節目《周日龍門陣》。港台《城市論壇》是香港首個不經刪剪直播出街的時事評論節目,自開播時已在維園舉行,一直由無綫翡翠台負責直播。
港台機構傳訊組總監伍曼儀確認,周日起《城市論壇》將改在港台播放。《廣播條例》並無規定無綫電視須在周日日間播放港台節目,因此新做法合乎法例規定。
除了《城市論壇》,港台其他王牌節目包括《鏗鏘集》、《頭條新聞》及《議事論事》,亦會由過往晚上7時提早1小時至6時播出。
有港台員工坦言,無綫在晚上6時的收視率僅得個位數,相信收看人數會有影響,但部分節目的網上點擊率不俗,港台亦會在31A台及31台重播節目。
大家唔好以為無咗《城市論壇》,原來只係被CCTVB河蟹咗啫!

城市論壇:立會換屆新格局, 一登票王竟招風?得失勝敗算不盡, 問誰背後操盤中? (Will New LegCo bring hope?)
RTHK 香港電台
發佈日期:2016年9月18日
論題: 立會換屆新格局 ,一登票王竟招風? 得失勝敗算不盡, 問誰背後操盤中?
Discussion on :
Will New LegCo bring hope?
張國鈞 Horace Cheung Kwok-kwan 候任立法會議員(民建聯) Elected Legislative Council Member ( DAB)
鄺俊宇 Roy Kwong Chun-yu 候任立法會議員(民主黨) Elected Legislative Council Member (DPHK)
朱凱廸 Eddie Chu Hoi-dick 候任立法會議員 Elected Legislative Council Member
李梓敬 Dominic Lee Tsz-king 自由黨青年團主席 Chairman, Liberal Party Youth Committee
主 持  : 蘇敬恆
舉行地點 :維多利亞公園 Victoria Park
時間 : 1200-1300

2016年9月20日 星期二

新聞雜評(一百二十七)

2016年09月16日
女兒取名「不遷」,原為延續菜園村「不遷不拆」的抗爭精神,今天卻因生命安全受威脅,四處暫居,無處是家。朱凱廸坦言,被迫離開鄉郊,放棄多年的在地生活,代價很大,「我要安全就冇得在地生活,我要在地生活又會令不遷、老婆置於一個唔確定情況,係幾痛苦、好苦,政治就係痛苦」。
記者 王家文
朱凱廸知道很難再返回新界鄉村居住,至少現階段是不可能,才逼不得已計劃舉家搬進立法會,在金鐘遙距處理新界鄉事議題,「我覺得係好荒謬」。他坦言,黑社會永遠都存在,改變鄉事制度也是複雜的角力,但不代表不可能,他提出有些建議也獲鄉事派中人支持,亦不擔心在立法會上孤軍作戰,「年輕一班係夠膽打(官商鄉黑)」。
立法會不是一人舞台,朱凱廸說在議會跟姚松炎、羅冠聰和劉小麗的理念較相近,政黨則傾向社民連和工黨,因為民主黨和公民黨在發展議題上走得較緩慢。他倡議民主自決,希望令傳統泛民的政治路線走向鮮明,不再猶豫,「唔使理北京諗乜,如果你得一兩條友講自決,佢梗係郁你啦,如果成個非建制派都係講呢樣嘢,咁郁乜啫?」
剛當選這兩星期,朱凱廸說情緒很複雜,徘徊希望與危險之間。訪問當天早上,他到政總聲援遭迫遷的橫洲村民;前一晚開義工會,卻氣氛愉快,因為團隊覺得拚出了新政治力量。他知道這力量很危險,「會掂到某啲紅線,跟住有反撲」;但寧願這警號早到好過遲來,「因你嘅成功,所以受威脅,我哋嘅團隊要更加強,知道條路點走」。
1. 古有楊不悔,今有朱不遷,只係唔知朱仔會唔會追多個,改個叫「不拆」,咁就真係可以互相輝映嘞!

2016年9月18日 星期日

拉三打四有害文

坦言集:大學生素質下降
一位年輕朋友第一次在大學兼課教書,教的是三年級大學生,他們已熟習大學的生活與學習制度,應該較容易教。但這位朋友向我訴苦,指他已依系裏的忠告,把教義製作為詳細的PPT,理由是現在大學生不讀書、不看書,純文字的筆記也不願意接受,只希望簡單明白圖文並茂的東西。然而,學生的反應是他一堂的PPT過多,達五十張,即使一張只有一個圖,或一、二十個字。更令他苦惱的是,他用正規的圖表解釋,學生們卻難以明白。他用的圖表不是甚麼深奧的,而是高中課早已教授的基本知識。大學三年級學生不明白高中便教過、考過的基本知識,他們的高中教育和大學兩年的教育去了哪裏?他們怎樣可以進入大學並升讀三年級呢?
這位年輕教師,十年前在同一大學畢業,成績也不是異常突出。他的感覺是,今天他教的三年級生,十年前以這樣的知識應該是入不了這所大學。十年時間,同一大學收的學生,知識水平這樣的大倒退,真的令人難以理解。一堂課可能不能作準,但他的感覺是學生的思想與學識空洞,而且不努力,只是上課聽了拿了PPT便算,缺課的也不少。假如這一課的學生有代表性的話,能考進大學的在同代年輕人中已算優秀,其餘考不上大學的,可能更糟糕。
不少僱主都理解香港大學生與年輕一代素質能力態度下降,只是教育當局和家長不知或不願知道。若不改變,這一代乃至更年輕的一代便會垮掉。香港怎麼辦?
陳文鴻
魔術師在鄉大本科主修物理學,當讀到「量子物理」、「粒子二重性」、「統一場理論」和「廣義和狹義相對論」等「相對地」「高階」的科學知識時,免不了回想到從前中學雞時的牛頓力學和「簡易」光學,算不算是欺騙了同學們呢?

2016年9月16日 星期五

橫眉冷對千夫指

信徒J:范右使,請問甚麼叫「拉三打四」?
范右使:那是「拉張三,打李四」的簡易說法。比如說六大派圍攻光明頂,主導者是成崑,我跟成崑那狗賊說:「我教跟六大派雖然各走各路,但張教主並沒有嬲六大派,只是成崑你這惡賊在旁煽風點火,令大家都下不了台,我為你的行為感到羞恥!」在這句話的語境,成崑跟我教有仇,六大派就是給無辜拉落水的張三...
教徒J:而我教就是李四嘍?

2016年9月14日 星期三

新聞雜評(一百二十六)

信報 2016年9月13日
吳克儉函梁耀忠 誤祝連任教育界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再鬧笑話。改戰超區並成功連任的街工梁耀忠在社交網站透露,日前接獲吳克儉簽名信祝賀,未料吳克儉信中錯誤祝梁成功在教育界連任。梁耀忠戲言,除被認錯是民建聯前議員譚耀宗外,被認錯是教育界議員還是頭一次。
教育局新聞秘書向傳媒表示,對於信中的手民之誤向梁耀忠致歉,將責成同事再致函祝賀。事件在網上廣為流傳,梁耀忠社交網站圖片被轉載超過4200多次。前教育統籌局王永平則以33個感嘆號,力斥「香港何其不幸,出了個不知所謂的教育局長和竟然認為他可以勝任的特首!」
(圖片來源:梁耀忠Facebook
1. 其實點解係2016年呢屆要叫做「換屆選舉」,以前咁多屆都無做叫法架喎!

2016年9月13日 星期二

一人飯局

是日(2016年9月13日)大家樂(00341.HK)除息,連特別息每股派$0,98。

雖然要再等兩個星期股息才到手,魔術師已急不及待,放工去食返餐。

2016年9月12日 星期一

五人飯局

(幕開。)
(夜。)
(火煱店內。)
(四男一女圍在一起打邊邊,烚下烚下齊齊滾,圍爐取暖。)
(其中一名男子忽然嘆了一口氣。)
男子:唉,朱仔,你就好喇,咁就做咗票王,真係一將功成萬骨枯,難為我...我幾乎被嗰幾個強力部門嚇到標尿呀!(唱)
「段段是非繞心間 默默低首說負累
 說負累 我嗟歎大志不能遂
 名利負累 傲氣一生竟多畏懼
 面對絕境 難道我會頹然後退
 勝負存亡難到冥冥中
 早有命運落下聖旨 判了罪」

2016年9月11日 星期日

蝗國親戚玩閃婚

老父昔年從蝗國來港謀生,生活艱苦,以致年紀較大才有機會成家立室,而且老媽身體也不大好,便只能開刀誕下魔術師男丁乙名,要獨自挑起家庭重擔。魔術師年少氣盛之時,正值熱炒年代,港女眼睛長在額頭之上,眼中之有二人世界、健忘旅遊等生活享受,要找伴侶更需帶眼識人,君不見若非近年樓價飊升,有為青/中年可有念過半分父母之情?社會大氣候、個人的價值觀、家庭環境、好惡選擇和機緣際遇都大不同,很難一概而論。
昨晚飲宴,以上便是魔術師對來港多年的二堂兄關於感情婚姻的看法的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