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8月30日 星期五

《妖獸都市(The Wicked City)》:三十年前自由西

話說魔術師睇完呢套巷慘片,然後再睇返原著動畫,只覺得除了唔使除衫只需意淫的李嘉欣,同埋有某些場口跟原著非常類似之外,全片真係 cult 到唔知想講乜:


2019年8月28日 星期三

黑警、衝衝子、與中剷黃C

(魔按:因為本文留言已過200,故需要在網頁最底按「載入更多」方能見到最新留言,敬希垂注。)

有線《新聞刺針》又有好嘢。今次就訪問咗黑警(包括「警界顏聯武」林 sir)、前線有青、同埋食飽飯無嘢做的中剷黃C:

1. 防暴黑警阿 Jay 真係講出良心話,肯承認有些黑警真係過份咗;而且在這類群眾運動當中,黑警也有集體負責制,罪不責眾,落手自然重。但係其中每一次呢煩「落手自然重」的鏡頭,如果俾黃霉捉到,就會煲大佢,到時認錯就會損害專業形象;唔認錯又好易變成強辭奪理,無理護短,都係損形象。

2019年8月26日 星期一

昨天、今天、下雨天


玩雨水追雨點 盼雨天一世現
但雨點始終須要遠走
問母親(魔按:777?慈母?)怎會的 她溫馨解釋說著
每種東西有定時候
當飄到 不可以送走
若飄去 如何不捨都要放手
即使有淚流 亦學習承受
***
警方偉業街施放催淚彈驅散示威者 更新:2019/08/25 07:18

觀塘區遊行期間,示威者在牛頭角警署外集結,在偉業街築起路障及縱火,又推倒智慧燈柱。防暴警察施放催淚煙、海綿彈等驅散,並一度入到德福廣場舉槍,發射胡椒球彈。
警方和示威者在偉業街對峙一個多小時,到下午四時,有人向警方擲石頭,持槍的速龍小隊走出防線。警方舉起紅旗警告,有警察在警署高位戒備。速龍小隊在偉業街和兆業街轉角位舉槍,又警告記者。示威者用滅火筒噴白煙之後,速龍小隊出動,衝向示威者,制服幾個人。一聲爆玻璃聲之後,地下起火。有示威者被警員在地上拖行,並用警棍打他,他的臉上有血。
警方舉黑旗,隨即在偉業街施放多枚催淚彈,示威者往九龍灣方向散開,地下留有海綿彈及懷疑汽油彈。防暴警察推進至啟福道天橋底,有示威者在天橋上向警方投擲雜物,速龍小隊向天橋多次開槍,示威者繼續後退。衝突期間,有男子左眼受傷,現場消息指懷疑是被橡膠子彈擊中。
另一批防暴警察就向德福方向推進,舉起紅旗,多次發射海綿彈和胡椒球槍。到五時多,追到上德福廣場平台,幾個汽油彈突然爆開。戲院門口有人噴水,地上有肥皂泡。速龍小隊到場,舉起長槍戒備,警告示威者不要擲汽油彈,不要破壞公物。示威者撬起坑渠蓋、吹風機等堆起來,圍成路障。雙方在戲院外對峙大約十五分鐘,速龍小隊舉槍推前,發射胡椒球彈。有街坊站在警方防線前,被警察拉到一旁。
至於在偉業街的戰線,一時打一時停,去到六時多,氣氛再次緊張。示威者在橋上向防暴警察掉雜物,警方再次舉黑旗,多次施放催淚彈。防暴警察向前推進近一條街,示威者向觀塘方向後退。警方再發放一輪催淚彈,示威者執起掉回去,又向警方掉雜物。雙方僵持一會,警方再發射催淚彈及舉長槍戒備。去到近七時,警方開始向九龍灣方向撤走,示威者就退到觀塘道。
1. 正喎!黑警硬起來了!大罵有青係「乞兒、垃圾、社會嘅渣滓」!真係大快人心!

2019年8月25日 星期日

女聲就是王道

明明係民選公投出來的結果,但似乎米民都怕咗嚟緊嘅硬脫 out,影響所及便疑似造成公司米民的「逃巷潮」。於是魔術師個 team 又大執位了,包青天上司的 title 無變都仲係 project lead,但就只係名義上的「上司」,在組織架構上空降了件米婆M過來睇住我城分部,變相包青天上司同埋魔術師都係 report to 米婆M。
作為一個 typical 的米民,米婆M當然只係識得手指指,毫無智慧可言(魔術師有啲懷疑米婆M當日公投是否投贊成脫 out的)。由於公司的方略是想慳得就慳,所以便想公司全體同事都以 online training 的方法,只睇片便可以學識點用:不過米婆M呢類「冷氣軍師」當然就只會以「廁紙筒看世界」,以為英語是世界語言,所有同事都能掌握;但事實上「前線同事」唔同我等坐在冷氣辦公室的後勤部,並唔係咁多「前線同事」可以無字幕咁一面聽英文解說一面睇片學識用個新系統的。到得米婆M知道「前線同事」有反彈,唯有急急腳搵 vendor 做我城方言配音講解。包青天上司仲推薦魔術師幫手驗貨做校對,話魔術師係個「very good editor」咁話。
結果,米婆M交出的第一稿,那個 voice over 着實令魔術師嚇了一跳:仆佢個街呀,男聲嚟嘅!講嘢語調仲要係黃C式陰陽怪氣,十足十睇緊毒果動新聞咁!
可能魔術師真係見識少(或者係米婆M俾人呃),講真所見過的 voice over 都係用柔和女聲(即係好似前同事A咁),而唔係整把鴨仔聲出嚟的...

2019年8月23日 星期五

思辨練習之李天命《思考三式VS三大盲潮》(六)


如何分對錯誰人解因果敵友之間紛爭,難為彼我恨愛可有界線,同是分不清楚。
看世間成敗轉眼就過,弱者強人犧牲多,莫記此中得失,不記恨愛相纏,只記共你當年曾經相識過。
《思考三式VS三大盲潮》一文是一九九九年三月廿五日、藍大學通識講座《思考》最後一講的錄音整理。當時正值港女橫行的年代,故李天命亦以女性主義入文,講吓港女思考上為人非議之處。於諸今日,黃C其實跟港女都有某些類似之處(例如兩者的想法都十分「巨嬰」),換一下 subject matter 就可以作出某程度上的類比。另外由於女性主義之後的一段有關「男女之間的浪漫」的內文跟邏輯思辨沒有很大的關係,各位讀者如有興趣可在伸延閱讀參考。
二、關於女性主義
以今天香港的情況來說,最常聽到的人權問題,就是涉及歧視的問題。總的來說,我認為人權是非常重要的,歧視是絕對不應該的。不過,在處理有關問題時,必須深思熟慮,不可混濫,否則反而會影響人權運動,引起反感而產生反效果。
關於歧視的問題,此時此地談得最多的是「性別歧視」,特別有趣的是女性主義,這種「主義」強烈反對性別歧視。我極不贊成某些人對女性主義者進行人身攻擊。曾聽過有人很氣憤地說:「女性主義一定是不行的,理由很簡單,你看那些女性主義者,要麼就是醜婦,要麼就是棄婦,要麼就是男人婆!」(眾笑)我覺得這個講法非常不妥。可以去檢查女性主義者的思想態度是否妥當,但絕不應該施加人身攻擊。先作一點按語,就是:「女性主義者」一詞在這裏只是粗略地使用(這個詞本來就很寬鬆),也不一定是全稱的。在我看來,女性主義者的思想有下列幾個弊病:
(1)思想分裂——所謂「分裂」,是指女性主義者的思想每每暴露出含有某種雙重性。譬如當男女之別對其有利的時候(例如運動比賽分開男女子組),就肯定那男女之別;當男女之別對其不利的時候,就否定那男女之別,聲稱那分別只不過是「傳統父權社會的男性霸權對女性空間的侵犯壓抑」所導致的結果。我素來反對男性欺壓女性。我這樣聲明是恐怕你們誤會我是「變態」的,是像叔本華那樣憎恨女性的人。絕對不是的。我是一個最喜歡女性、最尊重女性、甚至可以說是最崇拜女性的人(眾笑)。我說的是真話,不要以為我在開玩笑。一般而言,我覺得女性比男性可愛,女性比男性可靠,女性的心思或直覺能力比男性強。我認為世上確有許多對女性不合理的對待,但如果順着某些女性主義者的想法去做,事情發展下去反會對女性不利。這些女性主義者思想分裂的另一個例子就是:一時認為男性恃強凌弱,這意味着認為女性是弱者;但一時又認為女性不是弱者。其實男性保持一些傳統的風度對女性是更有利的。現在什麼都要男女一樣,那麼男性也不用講什麼風度了,大家都一樣嘛,出入電梯的時候互不相讓,等的士的時候也互不相讓……。但至少我不是這樣的,我仍然會幫女性開門;等的士的時候,明明是我先的,但有女性衝過來的話,我也會讓她先上車。不過,如果你不幸遇到某種女性主義者,那就麻煩了,她們會強烈抗議:「誰要你讓!你當女性是弱者嗎?」(眾大笑)
2)思維偏瑣——女性主義者的思維往往表現得很偏瑣,就是捨本逐末,無事生非。比如說,以前是男女同工不同酬,那是不合理的,我們應該在諸如此類的事情上爭取改善男女不平等的情況,而不宜把精力花在無關痛癢的事情上,捨本逐末。像某些女性主義者爭取以「he∕she」來代替某種用法中的「he」,就是捨本逐末。有些人什麼都要從洋,盲目跟隨,炮製出「他∕她」的寫法。不知道各位有沒有這種語言觸覺:覺得那是很醜的語文?可能在座有的人也這樣寫,聽我這麼一說心裏也許不舒服,但不要緊,以後不要這樣就是了(眾笑)。這樣寫的話,讀起來是很怪的:「他∕她們在這邊示威,罵那邊的他∕她們(眾笑),那邊的他∕她們就回罵這邊的他∕她們,於是這邊的他∕她們拿起了示威標語板,衝過那邊去劈頭蓋腦地拍打那邊的他∕她們,他∕她們又回擊他∕她們,他∕她們跟他∕她們打成一片。」(眾笑)
以上所講的,只是「捨本逐末」的冰山一角。至於爭取建立所謂的「女性(主義)科學」,則可謂無事生非。科學家叫我們不要在通了電的高壓電纜上玩單槓,即使有女性主義者聲稱:「那不過是男性科學的說法,女性科學不是這麼說的。」即使如此,我還是會聽從那「男性科學」的說法的,因為所說的是客觀的事實。但主張建立「女性科學」的女性主義者卻認為:男性科學的客觀性只是客觀性的一種,除此之外還有女性科學的「另類客觀性」。一九九九年一月九日——平常我不會記這些,但這個日期特別好記——的《信報》,有篇文章叫做《陰陽科學》,所講的客觀性就是這種「另類客觀性」。但所謂的「另類客觀性」,其實就等於不客觀嘛(眾大笑)。
(3)思路混亂——女性主義者的思想最後還有一個致命傷,就是思路混亂。第一,是混淆了事實判斷和歧視行為。比方說,美國加州大學有個教授做了一些研究,斷定男性的理性能力——即正確思考的能力——比較高,而女性的直覺能力比較強。有些女性主義者就抗議說這是性別歧視。其實那研究結果只是作了一個事實判斷吧了,它可能是對的,也可能是錯的,但無論對錯,它都不等於性別歧視。假設我現在也做了一個研究,宣佈發現男性平均身高高於女性,你就不能說:「性別歧視!為什麼把女人說成是矮人一截的!」(眾笑)
女性主義者思路混亂的第二點,就是混淆了局部和全部。在思想性情上,男女之別確實可能有部分是由後天文化造成的,而不是先天的,但是,有這樣的事例並不表示所有的事例都是如此,就是說並不表示思想性情方面的男女之別全部都是後天文化造成的。可是有些女性主義者卻認為,在思想性情上,男女之別全部都是後天文化造成的,都是「父權社會男性霸權對女性空間的侵入壓迫」所造成的結果。但這是以偏概全,或說是混淆了局部和全部。試憑常識想一下,男性和女性在生理上有這麼大的先天分別,但在思想性情上,或者說在心理上,男女竟然沒有先天的分別?其所有的分別都是後天文化造成的?這樣的論調顯然不可信,因為,我們的生理和心理是互相作用的。

2019年8月21日 星期三

新聞雜評(二百三十九)

中央指繁榮深圳有助解決港矛盾 2019/08/19 21:32

香港反修例風波持續了近兩個月,仍然未見到破解疆局的契機。這個時候,一河之隔的深圳傳來重大消息,國務院突然宣佈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更指有利於豐富一國兩制事業發展新實踐,中央在此時突然發布文件,應該如何解讀?
香港星期日的流水式集會開始不久,中央宣布支持深圳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根據中央提出的時間表,深圳要六年內經濟實力躋身世界前列,二零三五年要成為全國典範,綜合經濟競爭力世界領先到本世紀中葉,發展成競爭力、創新力和影響力卓著的全球標杆城市。
根據早前提出的粵港澳大灣區規劃,區內並沒有定出龍頭城市,今次突然提出深圳建設先行示範區,是否要取代局勢不穩的香港呢?內地學者意見不一。
中央政法委的微信公眾號在翌日發表文章,指先行示範區是大灣區各城市的重大利好消息。文章指「一國兩制」在香港遇到了很多新情況新問題,一個繁榮的深圳和大灣區,將提供龐大的消費市場,雄厚的產業基礎,和眾多的就業升學機會,有助解決香港當前社會矛盾。
文章又稱相比「把香港推向粉身碎骨深淵」,中央的每一個相關決策,都為香港發揮競爭力提供堅強後盾,至於先行示範區的意見中,跟政法委較相關的營造公平正義的民主法治環境,文章就未有探討。

1. 在魔術師的「留進逃」「框架」(!)中,「進」有分硬性和軟性。硬性就是指武裝革命搞巷蜀,而軟性就係以「新加坡」楔式,大搞「傷民至上主義」,事事搞亂擋,直至國家頂你唔順紅牌趕你出場,便可以實現巷蜀呢個最終目標。今次有青明反修例,暗地攬炒,正是暗合「軟性革命」的精神。依家殺人政權暗示深圳可以做大灣區帶頭大哥,正正就是告訴我城傷民「軟性革命」最多只能成功一半:巷蜀就無可能,不過你地班200萬+1嘅巷豬既然咁鍾意整衰自己,那叫你一齊陪跑,眾星伴月就算。最多仁至義盅,留返啲位俾班願意投誠的傷民進駐又點話!

2019年8月19日 星期一

禾不是傷巷人

(魔按:因為本文留言已過200,故需要在網頁最底按「載入更多」方能見到最新留言,敬希垂注。)
今朝起身,一睇手機,FB 便被前同事洗版。正如魔術師早講過,在所認識的朋友當中的,站在高牆一邊的多數是中學同學,而前同事們多數都是站在雞蛋一方的黃C。想深一層,這群黃C不是未讀過書,而可能是做工資奴做得太耐,受上司氣太耐,為了「大局」(家庭)而不得不忍氣吞聲,甚至乎自己都不認同自己「為五斗米折腰」,調較自己心態的行為,認為咁做即係「違背良心」。故此,一旦有藥引助燃,這些屈藏在內心中的黃毒,便失控地爆發起來,任何理性、道理都制它不住。再加上正苦、黑警的確是有處事不當的地方,如果對方真係要求正苦和黑警100%絕對不能犯錯(例如黑警的各項守則,就是用來制衡其合法地擁有精良裝備的「公櫂力」),正苦和黑警又的確是無話可說的;問題在於當「黃毒爆發」,正苦和黑警處事有缺失,也不等於可以對報復、攬炒、動私刑、以影響市民日常生活來脅迫正苦的行為賦予正當性。
其實,特衰正苦最最最錯的,就是777在連番衝擊後出來唧牙膏式「暫緩」、「停止」、「壽終正寢」,搞到勇武派、焦土派以為武力抗爭有其作用,正苦唔見棺材唔流眼淚。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777正苦真係錯之又錯。如果當初可以任何逃緊身玩嘢,唔好強力將草案拎上大會表決,建制派又唔好咁豬隊友成班橡皮圖章咁,好似當年田大少咁出嚟做反骨仔,逼令正苦數唔夠票,依正常方式撤回,那就可以將傷害減到最低,而唔係好似依家咁,無人肯讓步了!
***
前同事M係媽媽級黃C,應該無奮身去「擋子彈」(有就唔會咁安穩出 FB post 喇!),所以只係「媽媽級黃C」而唔係「黃C媽媽」。從魔術師在洗版 FB posts 所見,基本上好多黃C媽媽都係中剷一族,巷孩大過天,黑警「暴打」她們的「孩子」,當然位位「媽媽」都感同身受,母性大爆發,齊來聲討黑警喇!

2019年8月17日 星期六

克仔的五十道色戒

(幕開)
(某住宅的睡房內,一名男子全身赤裸躺在床上,雙手被手銬鎖在床頭。)
(一名裸女坐在床沼,右手捉着男子硬繃繃的棒子,上下來回按摩。)
男子:(痛苦地)喔~~~喔~~~
女子:(憤怒地)克仔,你招唔招!
克仔:(有氣無力地呻吟了幾吓)呀~~~呀~~~我...我...
女子:(憤怒地)聽唔到呀!大聲啲!
克仔:(哎緊牙關)我...根本無嘢好招!
女子:(憤怒地)再大聲啲!
克仔:(怒吼)我...根本無嘢好招!
(女子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女子:(憤怒地)克仔,你竟然咁口硬?咁你繼續叫喇!
(克仔滿頭大汗,已去到臨界點。)
(女子見克仔開始抽搐起來,便馬上用力揑住他捧子中央。)
(克仔槍管被制,火力反噬,痛苦不堪。)
克仔:(痛苦地)喔~~~喔~~~
女子:(憤怒地)克仔!繼續叫喇!
(克仔典床典蓆。)
(克仔掙扎了數分鐘,子彈終於退回槍膛,紋在棍上的三個字,也隨着血管收縮,模糊的縮作一團,再也看不清楚。)
女子:(吐了一口唾沫)呸!你地班黑警,正一黑社會!竟然派臥底抓了我們組織的核心成員。克仔,你講唔講,你地仲有幾多臥底?
(克仔將頭轉往右手邊,一口咬住被角。)
女子:(憤怒地)克仔,你再唔講。我又來架喇!
(女子又用手捉住克仔的棒棒,開始有所動作。)
克仔:(放開被角)BB,我講過...我根本無嘢好招!(唱)
「夜風凜凜獨回望舊事前塵 是以往的我充滿怒憤
 誣告與指責積壓著滿肚氣不憤
 對謠言反應甚為著緊
 受了教訓 得了書經的指引
 現已看得透 不再自困
 但覺有分數 不再像以往那麼笨 抹淚痕輕快笑著行
 冥冥中都早註定你富或貧
 是錯永不對真永是真
 任你怎說 安守我本分 始終相信沈默是金
 是非有公理 慎言莫冒犯別人
 遇上冷風雨休太認真 自信滿心裏
 休理會諷刺與質問
 笑罵由人 灑脫地做人」

2019年8月15日 星期四

有青大鬧赤臘角 鎧淳BB柔剋剛

機場再有集會航班登記服務暫停 更新:2019/08/14 00:10

機場連續第二日,因為市民集會影響航班,示威者在一號及二號客運大樓用行李手推車阻塞離境禁區入口,航班登記服務四時半起暫停,期間不時有旅客跟示威者口角。
下午兩時半,一批原本在抵港大堂的市民拿著標語轉到離境大堂,坐在登記櫃位前各個入口,旅客仍可經通道進入辦理登機手續,之後有人用行李手推車擋住自助保安閘口,大批旅客排隊等候進入離境禁區,有人乾脆抬起行李越過人海,示威者用身體擋住,不讓旅客通過,他們的航班前一日取消了,再來到機場準備回澳洲,英國領事館派人員在場協助,間中有人越過障礙,進入禁區。
二號客運大樓亦有大批示威者聚集,阻止旅客進入禁區離境有旅客跟示威者口角、推撞,當中有游泳港隊成員歐鎧淳,她和隊友要去新加坡比賽,示威人士讓了一條路,令他們可以入閘,到晚上約十時半,示威者讓其中一個出口運作。
1. 班有青真係有眼不識泰山,連鎧淳BB都敢阻!好在女神臨危不亂,只消適時派吓清涼軍糧(例如低胸小背心仔)、賣吓口乖咁「回應」吓,班毒男有青自然就會「收貨」。呢啲才是 be water 的真義:「以柔制剛」,「兵無常勢,水無常形」(《孫子兵法》虛實篇)是也!

2019年8月13日 星期二

Perception is our reality

警未能確認是否警開槍傷女子右眼 更新:2019/08/12 21:08

昨晚在尖沙咀警署外衝突中,一名女子右眼球爆裂,有機會永久失明,警方承認曾經在現場開布袋彈槍,但未能確定女子受傷與警方有關。
當時見到一名女子倒臥巴士站,眼及鼻不停流血,救護員幫她包紮。現場消息指該女子是示威者當時在巴士站,之後就受傷,救護員在晚上大約七時二十六分,將她送上救護車,恆生大學編委會一名學生一直在場,在約七時二十九分拍攝到這張相片,懷疑眼罩上的是布袋彈。 
本台攝影師大約七時半再到巴士站,從另一角度看見不到有布袋彈,但不肯定中間有沒有人移動過。警方承認當晚在尖沙咀警署,有警員曾經發射布袋彈,但不清楚何時發放,至於女人受傷是否有關就不肯定。 
警方指會嘗試與受傷女士接觸,女子仍在伊利沙伯醫院留醫,據了解她右眼球爆裂,面骨碎裂,做了手術,很大機會終生失去視力

以魔術師現實所認識的朋友、大中小學校友、現役及前同事等,所象中都有7、8成係黃C,偏藍撐警的佔少數。這班比較偏藍的朋友多數都是中學同學,可能都係來自屋村學校的緣故,理想沒有那麼高大空;其次偏藍就係一些較為和理非的 MBA 校友,可能大家都係求財唔係求氣,做人比較務實,唔想我城亂吧。
這天某藍C中學同學有 FB update feed 入魔術師個 account,一睇原來就係標少那邊有關女有青被射傷眼的有線 live feed(剪栽由救護到場前數分鐘開始,之後一鏡直落,兼有有線 time stamp,片長8分多鐘)。片中其他在場有青氣定神閒,完全感覺不到有黑警掩至,那些網傳女有青被黑警近距離射中的說法似乎不太合理,而且有線記者並未見到有青所講的布袋彈;反而片中見到有有青持有丫叉預備射擊,與傷者是否有關實在是木宰羊。

2019年8月12日 星期一

終極無間

(幕開)
(某住宅的睡房內,一男一女肉帛相見,大被同眠。)
(忽然,女的大叫一聲,醒轉過來。)
女子:哇!!!
男子:(一併驚醒,坐起身來)BB,你做咩呀?成身冷汗嘅?來,讓我幫手開冷氣。
女子:(定下神來)克仔,好呀,唔該哂!
(克仔從床上坐起,穿好褲子,從頭櫃拿起冷氣遙控,按下;然後走出廳去。)
(須臾,克仔拿着一杯開水,返回房中。)
女子:(接過水杯,呻了一口)唔該哂。我頭先發咗個噩夢,真係好驚呀!
克仔:(坐回床邊)BB,頭先你夢見咩呀?
女仔:(伸手往克仔的褲檔裡摸)我...我夢見你好似發咗癲咁,用碌棍一下一下咁我個頭...我嗰時真係感到好絕望!我地都係為咗建設一個宜居城市啫!點解我愛嘅人,會咁樣對我嘅呢?(唱)
「此小島外表多風光 可哀的是有人仍住陋巷
 若以此小島終身作避世鄉 群力願群策
 東方之珠 更亮更光
 念舊日信念何頑強 幾經風暴雨狂還冒巨浪
 新的迫害新的引誘 有正有邪何處是岸
 小島中路本多康莊 可哀的是有人仍是絕望」

2019年8月11日 星期日

新聞雜評(二百三十八)

大批市民不理警方反對在區內遊行 更新:2019/08/10 19:36

警方早前對大埔遊行發出了反對通知書,但下午有市民在大埔聚集,走出馬路在區內遊行,在大埔警署附近以水馬堵路,一度與警方隔著林村河對峙。
下午三時,大批市民在原先遊行起點大埔頭巴士站起步。他們沿大埔頭路轉出汀太路和汀角路,一直在馬路上走,未有警員阻止,他們走到太和路交界,沒有轉左往大埔警署,直行越過林村河,沿寶鄉橋直去進入大埔舊區,到了廣福道一帶。
他們一直沿廣福道向東行,走到近大埔公路,一批人向南去大埔墟火車站,之後分散行,一批人向北直上警署。在警署對開的十字路口,一早有大批警員戒備,他們都配有頭盔、盾牌等裝備,有警員背著一支看似有「雙槍管」的長型武器。 
示威者沿南運路前進,在林村河前的位置集結,警方多次舉起藍旗,指遊行屬違法、要求市民散去,但遊行人士未有理會,繼續聚集在馬路,有人舉起一塊鏡照向警方防線。
示威者用紅繩劃起自己的防線,並在繩上貼標語,有示威者找來水馬,紮起鐵欄,鐵欄中間的鐵支,連石躉撬了出來,他們在南運路休憩處對開馬路架設路障。

1. 睇唔出班有青又幾好力水喎!連路面都掘得爛。依家每個星期都行禮如儀咁堵路,好快就會悶,唔知再升級會搞啲乜才可以再刷到存生感呢?

2019年8月10日 星期六

思辨練習之李天命《思考三式VS三大盲潮》(五)

第二盲潮是濫人權主義,篇幅比較長,魔術師會將之斬件刊出並討論:
第二盲潮:濫人權主義
講者按:大體而言,在當今的發達社會中,知識分子較易傾向極端相對主義,一般大眾及其議會代表較易傾向濫人權主義,行政高層(主管、高官、首長之類)則比較容易傾向偽專管理主義。本篇集中探討第二盲潮:濫人權主義。落後地區須防止反人權,先進地區須防止濫人權,「不先不後」的地區須防止一方面反人權一方面濫人權。反人權是歷史遺漬,在實踐層面上有待清掃。濫人權屬時代盲潮,在思想層面上特須警惕。本文的着眼點在思想層面,其批判點在時代盲潮。
跟着下來我要講的,是第二種盲目思潮——濫人權主義。人權思想原是非常可貴的,那是人類文明進步的一個重大標誌,但危險的地方在於它慢慢地變了質,或者說,很多人把人權的概念濫用至走火入魔的地步,堪稱之為「濫人權主義」。〔1〕大家可以通過下面提到的一些例子,進一步了解濫人權主義的性質〔2〕。不過在討論之前,先要說明一下:今天所講的內容,重點在於對問題的思考、分析,而不在於資料的報告、轉述。假如我說四年前有某事發生,可能實際上卻是五年前,但那是無關宏旨的。我所着重的並不是資料性的問題,我所着重的是分析、推理,是思考性的。在這方面,我是不會有破綻的(眾笑)。確實如此(眾笑),從來沒有人能抓到我在思考上有什麼破綻。以為抓到破綻的那些人反而吃虧了,因為凡是沒有破綻的東西,你卻以為它有破綻,那麼你的「以為」就一定是錯謬的,一定有破綻(眾笑)。
現在我們就來考察一下濫用人權概念、特別是反歧視反至走火入魔的情況。
一、走火入魔反歧視
(1)無奇不有——幾年前,我看到一宗國際新聞說,在紐西蘭——也可能是澳洲(眾笑),不出這兩個國家,應該是紐西蘭吧——說的是當地訂立了一條法例,規定家長如果要看子女的學業成績,只要小孩的年紀到了六歲或六歲以上,就必須經小孩簽名同意,否則就是歧視兒童,侵犯了他的私隱權,人權。這其實對小孩子是不好的,可說是走火入魔了。到了昨天晚上——應該是昨晚,要不就是前天晚上(眾笑)……其實就是昨天的凌晨一點半左右——我閒着無聊,扭開電視機,當時正播映一個叫做Dateline的節目主持人訪問某個亡命跳傘者,那人由於在美國國家公園的某些懸崖上違法跳傘而被處罰。節目主持人訪問他,他就為自己申辯,主要提出兩點:第一、他認為自己被歧視,質問為什麼別人在那裏登山就可以,他從山上跳傘下來就不行。其實那是兩碼事,因為在那裏跳傘比登山危險得多。他跳下來的時候,如果下面有人,就可能會壓死人;如果他自己摔死的話,又會麻煩別人要做善後清理的工作(眾笑)。由於諸如此類的問題,所以不能說:「為什麼別人可以在公園裏登山,而我就不可以在公園裏跳傘?這是歧視!」如果這樣的說法都成立的話,那些被判刑的強姦犯也就可以這樣抗辯了:「法官大人,這是歧視,為什麼那些人結婚就可以?」(眾笑)這完全是荒謬的說法。至於那亡命跳傘者申辯時提出的第二點,也是說人家歧視他,阻止他追求快樂。這點也是荒謬的。政府抓他並不是要阻止他「追求快樂」,而是因為他犯了法。正如剛才提到的強姦犯,法庭判他坐牢並不是為了阻止他追求快樂,而是要懲罰他違法,以嚇阻人們做這種傷害別人的事。
(2)無事生非——以上是國外在人權問題上走火入魔的一些例子,還有很多,數之不盡。在香港和台灣,類似的情況也愈來愈多了,「歧視」一詞鋪天蓋地而來。比方說,某些廣告被指責甚至被控告「歧視」,其實那些指責和控告有許多都是大有問題的,但今天我不夠時間去分析其中的問題。現在我們來考察一個最近的事例,大概兩個星期前,有一批中四女學生去信「平等機會委員會」(簡稱為「平機會」),那些女學生發現會考課程中的歷史科沒有武則天的史料,認為這件事有性別歧視之嫌。根據昨天《明報》的報道,平機會的主持人表示,那封信促成平等機會委員會「要全面研究香港的課本有沒有性別歧視的情況」。我很「佩服」這個做法(眾笑)。這類問題的難處,在於有關人權的概念是十分複雜的:「自由」、「公平」、「歧視」……所有這些概念都有許多迷糊不清的地方,要釐清這些概念是十分困難的,我在下面會分析這種問題。據我所知,要證實香港的教科書有沒有性別歧視,要做這樣的研究且得到確實無疑的研究結果,恐怕連上帝也無能為力。這不是由於上帝的能力不足,而是由於有關的概念牽涉了太多糾纏不清的問題。但現在看來,平機會那些人似乎認為他們的能力比上帝還高,我想他們的能力大概跟那班中四女學生的能力旗鼓相當吧(眾大笑)〔3〕。
注:
〔1〕「政治正確」一詞流行於美國。美國人所認為的「政治正確」,其實每每只是濫人權。
〔2〕有女客堅持要在酒店大堂哺乳而拒絕移步到酒店的哺嬰室哺乳,某女士就此事發議論說:「餵奶是天公地義的人權,沒有人能夠干涉我的權利,我幾時餵奶是我的問題,至於會否讓人看見也是我的問題。」(《明報.民意解碼》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二日)思考題:「排泄(或洗澡、親熱……)是天公(經)地義的人權,沒有人能夠干涉我的權利,我幾時排泄是我的問題,至於會否讓人看見也是我的問題。」這種說法有沒有問題?
〔3〕平等機會委員會發表文章(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六日《明報》)說:「居民反對興建該中心〔九龍灣健康中心〕的理由是多方面的,部分是不滿政府的咨詢程序。然而,當這些謬誤和偏見以實際的歧視行為表現出來,例如對病患者,或那些為他們提供服務的人士作出滋擾和中傷時,便可能構成違法的行為。」思考題:若要批評別人犯了謬誤,必須指明——第一、究竟是別人的哪個想法或說法犯了謬誤?第二、犯了什麼謬誤(或:為什麼那是謬誤)?試協助平機會就其所謂的(不知何所指的)「這些謬誤」回答上列的問題。該文又說:「在該中心門外及附近懸掛的橫額,有些字眼明顯是針對愛滋病和性病這類傷殘人士,對他們構成歧視」。思考題:一、假設本文「有些字眼明顯是針對」平機會的,這是否就「對他們構成歧視」?二、愛滋病和性病都是疾病,而不是人士,但「愛滋病和性病這類傷殘人士」這個提法卻表示愛滋病和性病都是人士。這兩種疾病什麼時候取得了人形,變成了人士呢?試回答這兩條問題。

2019年8月9日 星期五

家駒廚房

日前前組長妹頭吹雞叫飯聚,原來博士K有隱世私房菜介紹,於是大夥便又去做巷豬最喜歡的活動:飲飲食食。
話說博士K早於月前離職工作超過二十年的公司,不惜套現絕世 pension plan,改為月供 MPF,都要由外資機構(我司)轉至某華人地產霸。聽博士K話此地產霸甚為老土,一啲都唔 tech,仲要 micro management 到返工要打卡,職員遲到 HR 就會 call 人;不過好處係晚上六點後唔使開會,唔會好似我司咁同米帝開會開唔停,加上職位人工都高咗(仲有得以員工價內部認購納米盤),作為要「俾最好的」兩條港孩的怪獸嘉獎,博士K當然要發揮工資奴的最大效益。
這間隱世私房菜位於旺角某無電梯唐樓,都要行幾層樓先上到去。好在一入到去就有冷氣(!),加上汽水橙汁任飲,感覺相當唔錯。私房菜不設菜單點菜,而係任由主廚發辦,入到乜貨便食乜,簡直就係懶系私房菜。前菜有木耳沙律、德國腸(牛、豬)、與及自家製芝士(不過魔術師唔食芝士,故留返俾其他前組員算了):

2019年8月8日 星期四

光加熱就等於火(2nd edition)

又要點返枝歌俾有青會長聽先!

光加熱就等於火 火加歌就等於我
若我與歌再加上你 溫度將提高更多
所以你應靠近我 不要再自我封鎖
此一刻你屬於我 你再也沒法擋 Hey
***
浸大學生會會長涉藏攻擊性武器被捕 更新:2019/08/07 01:21

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在深水埗購買十支激光電筒後,被警方拘捕,指他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大批不滿的市民晚上包圍警署,警方施放催淚彈驅散,拘捕最少五人。
警方指拘捕方仲賢是因為從他的反應及搜出的物品,有理由相信被捕人有機會干犯有關罪行。方仲賢晚上在深水埗桂林街與鴨寮街交界,被數個休班的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探員截查,在他拿著的一個膠袋搜出十支十八厘米長的電筒,圍觀的市民不滿。方仲賢被捕後報稱不適,送往明愛醫院。
浸大校長錢大康到場探望,他指擔心方仲賢,相信他的律師協助下會公平處理。學生會強烈譴責警方濫捕。

尋晚怎會大的學生會主席被拘捕,罪名是「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而那「攻擊性武器」卻是激光筆/電筒/槍,講法莫衷一是,所以一眾魔術師一眾黃C朋友、舊同學、甚至係貓奴 group 都出來抽水:
黃C朋友

貓奴

當然最令人作嘔的就係物理系校友黃C教C的胡言亂語:

就連當年魔術師鄉大物理系課程的 tutor 湯兆昇都要參上一腳:

大佬,你班人用的鐳射筆,是低火力版本,梗係無問題喇!又偷換概念!

2019年8月7日 星期三

恨有幾多種

拉燈仔成日話發夢,正好點返隻《夢裡幾番哀》俾佢地聽,正是搞巷蜀,決戰門常開(「你追我逐去將河山改」),最後落得將青春花在監房之中的命運(「嘆惜朱顏改」)。

***
有人在多個港鐵站發起不合作運動 更新:2019/08/05 19:28

早上有人發起罷工,上班繁忙時間,有人展開不合作運動,近乎全部港鐵綫服務受阻多個小時,事件亦引發市民之間衝突。
早上七時許開始,超過十個港鐵車站同時出現這個畫面,油塘站有人不滿戴口罩人阻礙車門關上,有人不滿上班受阻,用滅火筒噴向數名戴口罩的人。
荔景站內有多卡列車被人阻擋車門,有人跌了在車廂門邊,車門關不上,警員到場將他扶起,有戴口罩的人拉動列車上多個緊急掣,有人就在月台展示標語。上班受阻可以怎樣?原先打算上班才吃早餐,現在先吃。
大圍站有人爭執期間,一度跌在月台空隙,一名女子不適暈倒,月台上有人爭執,大堂內一樣有。炮台山站有廣播,呼籲乘客要離開車站,期間又有爭執。車門被示威者擋著,列車早於二十分鐘前已經宣布要清車,所有乘客都要下車,看到有救護員正趕來,有孕婦不適
鑽石山站一班列車上,初則口角,繼而動武,有人不滿被其他乘客拍攝,期間有港鐵職員離遠觀察。往黃埔的列車上,停在鑽石山已超過一小時,現場看到的都不是要坐車的乘客,都是參與不合作運動的示威者。
轉過來紅磡站,有人出手推一名老婦,職員到場協助。元朗西鐵站內亦有市民互相指罵,要警員調停,多條路線受阻,港鐵安排接駁巴士接載乘客。

1. 有青最鍾意話「八號風球唔使返工」來作比喻,恥笑傷民「鍾意返工」的「雙重標準」。但明顯「八號風球論」其實係偷換概念的:八號風球下使唔使返工,其實係僱員和僱主之間都有嘅共識(好些工種打十號風球都要照返!),就算有僱員內心希望打得成風,唔使返工都只係「按本子辦事」而已;依家所謂「罷工」或「被罷工」,除非勞資雙方有共識,否則僱主係有合理期望 business as usual 的。而且返工唔一定係厭惡性(例如前黃C上司就係工作狂),僱主又好僱員又好,返到工作岡位,係一種責任感;工作上可以幫到同事服務客戶,都會有滿足感。呢種感受,相信有青好難有「同理心」去明白。

2019年8月6日 星期二

魔術師資產配置(2019年8月)


魔術師雖然唔係工資奴,但今天(2019年8月5日)都要「熱愛返工」一天,而且唔會故意提早上班避開班有青,否則就等於向班有青投降!唔係話佢地有預告就要避咗佢地嘅!皇帝出巡咩?又睇吓返工是否會受困,能否以第一身角度「理解」吓佢地有幾絕望!

返工無大問題,魔術師坐巴士可以直達,但放工時地面交通全被堵塞,祗能搭港鐵到屯門站落車。由於道路全封,魔術師四處找有無車可以轉乘;但由屯門站到 VCity 再到市中心都係黑衣有青(大都是10幾廿歲的孩子),有時有啲掌旗使叫吓 Dem Beat 咁。基於白色恐怖魔術師唔敢在多人的地方影相,只係在屯門市中心巴士總站及大檸樂隨手拍了兩張,時為8點半但就如死城一樣:

祗用恐怖份子才會用平民做籌碼來要脅正苦的。魔術師不會向惡勢力低頭,一於行返屋企,並費時1小時15分(好在無拎公司部電腦回家,否則隨時行多半粒鐘)。數吓手指,DSE都成萬考生,只要有兩成有青走出來,戰力肯定遠超黑警。
返到屋企,早前腿傷的舊患真係有少少痛,畢竟未試過着住皮鞋行咁遠路。打開電腦,見到以下涼薄的有青無賴言論,真係啞然:

2019年8月5日 星期一

河山滿目烽煙起

先來一曲點唱俾一眾「義士」與及即將罷工的傷民聽先!

河山滿目烽煙起 城邦漫天風雨飛
龍獅醒覺顯威風 決心拼生死
縱有熱愛熱情兒女事 忍心不記起
獻上熱血熱腸男子氣 犧牲小我見仁義
人生性命本可貴 情癡亦一世回味
為保家國肯輕拋 兩者都不記起
***
黃大仙爆警民衝突警施放催淚彈 更新:2019/08/04 05:08

旺角遊行演變成油尖旺區衝突,警方拘捕至少二十人,有示威者晚上轉到黃大仙,警方進入港鐵站追捕,引發當區居民不滿,發生嚴重警民衝突,警方在黃大仙下邨附近多次施放催淚彈,示威者就一度堵塞龍翔道。
一批示威者離開旺角後,步行往九龍城警署,叫囂及射鐳射燈,下一個目標是黃大仙警署,拆毀閉路電視,又在外牆噴漆,警車開到,有示威者走落港鐵站。防暴警察追入站,制服了兩人,又搜身、搜袋,在站外將一個人按在地上,帶上警車。
此時開始有黃大仙居民在附近聚集,不滿警方行動,他們大多穿著街坊裝束,沒有口罩,警方多次舉旗警告,又突然向前推進,推跌一些市民。街坊未有散去,反而愈聚愈多。警察其後後退到黃大仙巴士總站,大批街坊湧入巴士站,一齊指罵警員,又向他們舉起粗口手勢。
警員全部退到警車上,當準備開走時,街坊圍住警車,十多分鐘後,防暴警察下車,有人打警察,警察就出警棍還擊,又用胡椒噴霧,混亂期間,有手持拐杖的長者倒地。
警方其後在馬路舉起黑旗,數分鐘後,就開始施放催淚煙,驅散居民。午夜時份的黃大仙下邨意想不到,成為衝突前線,家常用品用了來對抗催淚彈,警員多次用強光照向記者,不久戰線退回黃大仙警署外,又再施放一輪催淚煙。
有人將矛頭指向旁邊的紀律部隊宿舍,他們在宿舍閘外叫罵,一批紀律部隊人員不滿,出來與示威者對打,防暴警察在沙田坳道增援,舉黑旗要求示威者離開。催淚彈、又一次在民居的樓下施放,有記者跌倒後再中了胡椒噴霧。
催淚彈攻勢未能驅散人群,有人之後衝出龍翔道,以水馬等築起路障,又拍打一輛電視台採訪車,一度堵塞全部西行線往觀塘方向就封剩一條。
凌晨約一時半,防暴警察到龍翔道,向西行推進,有穿黑衣、蒙了面的人從天橋投擲有煙物件及雜物,警員隨即上橋驅散市民,而龍翔道示威者亦陸續散去,恢復通車。
1. 魔術師已經講過好多次,對特衰正苦與及黑警膠層係非常失望的,淨係識譴責,不斷地打嘴炮係無用嘅。要知道黑警比有青強的是精良裝備,與及受過專業訓練,人數卻遠不及對方;但如果唔用殺傷性的武力,又唔拘捕,只係驅趕(魔術師真係唔清楚黑警在各種不同情況的使用武力的指引),咁只係會燃燒自己的人力與資源,而有青的戰力則毫無損傷,有青更只係會易地再戰,令黑警疲於奔命。其實正苦及黑警膠層只要上拉燈網睇吓就知,班有青係真係當成是戰事咁打,任何卑鄙的手段(例如造假新聞,屈正苦黑警等等)都可以用得出來,對敵人仁慈就係對自己殘忍。正苦真係要諗吓對班有青的定位是甚麼了。

2019年8月4日 星期日

新聞雜評(二百三十七)

示威者晚上再包圍馬鞍山警署 更新:2019/08/03 00:09

有示威者晚上再包圍馬鞍山警署,大批警員包括速龍小隊到場驅散,期間曾發射胡椒彈。
晚上十時許,數十人聚集在近新港城的馬鞍山路突然橫過馬路到警署外。警署早已關上鐵閘,有人在正門鐵閘噴漆,牆壁也有,用雨傘打門口閉路電視,要求釋放星期四晚,火炭工廈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等被捕的八名人士。
半小時後,大批有防暴裝備及長槍的警員到警署外驅散,示威者隨即散去,警員在馬路上一字排開,警員到附近搜查可疑人士,截查一名男子。速龍小隊到鞍誠街,有市民在商場天橋指駡,速龍向他們發射胡椒彈,沒有舉旗警示。
同一時間,有警員進入附近住宅雅景臺,一度被住戶阻止。有住戶指被指襲警,其後獲放行。警員將一名男子帶返警署,其後警員陸續散去。
1. 「要求釋放星期四晚,火炭工廈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等被捕的八名人士」其實點解班有青會覺得呢個係一個合理的要求呢?點解黑警要聽佢地話呢?

2019年8月3日 星期六

思辨練習之李天命《思考三式VS三大盲潮》(四)

依家有青每個周末都會發難,魔術師便趁星期五晚,又再 review 吓李天命講過啲乜:
二、當世三盲潮
以上用三個問式來粗略總括思考方法,現在以思考方法為「功底」,在這個基礎上去分析批判當世的三大盲目思潮。
第一盲潮:極端相對主義
第一個盲潮可以稱為「極端相對主義」。並不是說凡是極端的東西就一定不好。我們說「極端的好」、「極端的美」,也是可以的。要批評一種思想,我們不能單憑給它起一個名字就算做批倒了它的(我們須要提出批判的理由,見下面的分析)。這裏只是為了方便起見而把某種影響很大、十分流行、尤其在知識分子之間大家幾乎都自覺或不自覺地接受——至低限度在口頭上接受——的思想,叫做「極端相對主義」。相對主義如果要討論得很詳細的話,可以搞得非常複雜繁瑣,時下哲學的趨勢就是把問題弄得非常複雜繁瑣。但我們撇開煩瑣細節不論,只談相對主義之中影響最大的那個「版本」,就是極端相對主義。
極端相對主義認為:「每個人都可以有他自己的價值判斷,價值判斷沒有是非高下之分,是見仁見智的,我們不應該把自己的價值判斷加諸別人身上。」像這一類的說法,大家都耳熟能詳吧?其實這種極端相對主義有兩大弊病:
(1)實踐上此路不通——就我所見,口頭上認同極端相對主義的人,都是口不對心的。不久前,有個朋友問我怎麼辦,他說覺得很困擾,他的女兒很不聽話,不論教她什麼,她總是頂撞說:「我就是喜歡!怎麼樣?」我的朋友就不知道怎麼辦了。事實上如果極端相對主義者真的心口一致的話,他就很難維護法治或為法治辯護,很難從事教育,很難教小孩子了。比如,你教小孩子的時候對他說:「用功讀書吧,不要這麼懶,不念好書,長大了要做乞丐的。」小孩子就這樣回應:「做乞丐好不好是一種價值判斷,價值判斷是沒有是非高下之分的,見仁見智,我就是喜歡做乞丐!怎麼樣?」(眾笑)你就很難辦了,對嗎?又如果你說:「要有禮貌些,吃東西時不要發出像豬吃飼料的聲音。」他就回應說:「豬吃飼料的聲音好不好聽,是一種價值判斷(眾笑),我就是喜歡這種聲音!怎麼樣?」要是你真的奉行極端相對主義的話,你就不知道怎樣反駁他了。由此可見,所謂「價值判斷沒有是非高下之分,我們不應該把自己的價值判斷加諸別人身上」這種論調,實際上是行不通的。
(2)思想上自我推翻——極端相對主義不單在實踐層面上此路不通,而且在思想層面上更有「自我推翻」(self-defeating)的致命破綻。箇中關鍵,在於「我們不應該把自己的價值判斷加諸別人身上」這個說法所講的「應該∕不應該」之類的規範,是取決於或隸屬於我們的價值觀的,這些價值規範本身就是一種價值判斷。因此,如果「我們不應該把自己的價值判斷加諸別人身上」這個說法成立的話,那麼就連這個說法也同樣不應該提出來了。須知所謂「加諸別人身上」,並不是把某樣東西「蓋」到人家身上,那只是一個比喻,其實就是說:「我們不應該要求別人接受我們的價值判斷。」但當我們這麼說的時候,我們恰恰就是要求別人接受我們的價值判斷,否則為什麼不對着石頭說呢?所以,一旦我們了解到「我們不應該把自己的價值判斷加諸別人身上」這個說法本身也是一種價值判斷之後,我們就能看出這個說法根本是自我推翻的了。
(3)出路在賦能進路——講到這裏,可能大家會有以下的問題:如果價值判斷並非沒有是非高下之分,但事實上它又不像科學判斷那樣基本上可通過實驗來驗證,在這情況下,我們該怎麼辦呢?怎樣分辨價值判斷的是非高下呢?關於這個問題,可以採取我名之為「賦能進路」的方式來處理:
試從專門一點的地方說起。比如數理邏輯這種極度嚴格的學科,其中的哥德爾定理、史恪林姆定理、科恩定理等等一般認為異常艱深的定理,在證明的過程中,都要或明或暗地援用普通邏輯之中的一些簡單定理的,例如迪摩根定理,或者"xFxšFy」、「Fyš$xFx等等。問題是:怎樣證明或者判定這些簡單定理是正確的呢?答案是:就以迪摩根定理來說,可以用真值表法、或CNF法、或樹狀真值分析法去判定。在座各位起碼有一半人懂得真值表法吧?讀理科的應該都懂得。但是,如果我們進一步追問:為什麼真值表法是可信的呢?這樣一直追查下去,最後我們就會走到「訴諸純粹理性」的一步,譬如看出真值表法之為可信是理性上明顯的。由此觀之,理性正正就是思考的終極據點,也就是一切證明之最根本的基礎所在。
再從一個較易明白的角度來解釋。在這個時代,很多人在處理問題時必定要求抓住一些公式、判準、評估標準之類的東西才會覺得安心,否則就會感到心虛,不踏實,沒有把握。他們有所不知的是:那些公式之類的東西最終還是要以理性為依歸的。剛才提到的一些定理,比如哥德爾定理,你們不知道它的內容也無所謂,你們不會因此就無法了解我所講的關鍵要旨的,那就是:無論什麼公式、判準或評估標準,當我們追問它的根據是什麼的時候,如果能夠找到另外的一些公式、判準或評估標準作為根據,那麼我們仍然可以進一步追問這些另外的公式、判準或評估標準本身的根據又是什麼;這樣一直下去,追問標準、標準的標準、標準的標準的標準……或追問根據、根據的根據、根據的根據的根據……最後總會到達「惟有訴諸理性」(或理性加經驗)這終極一步的。人類能夠正確思考、分辨是非曲直、分辨真理與謬誤,這種能力就叫做「理性」。運用理性這種天賦的能力去思考、討論(理性思考和理性討論包括了充分利用所掌握的有關資料來作出分析、判斷、推理、評估),以此作為我們思想的根基——用這種方式和態度去處理問題,粗略地說,就可以視為採取了「賦能進路」。
一旦對賦能進路有透徹的了解,就不難看出,即使價值問題不像科學問題那樣基本上能夠藉着實驗來解決,我們仍是可以通過賦能進路去處理那些問題的。這麼一來,我們就可避免像時下許多知識分子那樣,六神無主,沒有自信。他們常常受困於諸如此類的問題:「我有我的看法,小孩有小孩的看法,我憑什麼標準去判斷我的看法是對的呢?正常人有正常人的想法,精神病人有精神病人的想法,我憑什麼標準去判斷精神病人的想法是錯的呢?……」這些知識分子就是如此這般經常困擾,手足無措,還說自己是「多元,開放」。要注意的是:這類知識分子口頭上所謂的「多元,開放」,實質上只是逃避問題的遁詞,只不過是用來掩飾自己茫無頭緒、不敢下判斷、既沒有識見又不會思考的遮羞布吧了。
其實只要掌握好思考方法,循着賦能進路,經過盡可能客觀的理性反省理性討論之後,我們每每就能作出合理判斷的了。在這條件上,當遇到頑劣的小孩總是橫蠻地說「我就是喜歡!怎麼樣?」的時候,我們就不妨考慮採取行動了(但力度不要達至違法的臨界點):「小鬼,賞你一個巴掌!我就是喜歡,怎麼樣?」(眾笑)

2019年8月2日 星期五

競投貓銀幣

話說幾個月前,前僱傭兵公司的短裙妹約魔術師出來午飯,並派出紅色炸彈一大個。相請不如偶遇,魔術師便八八卦卦地問下前公司近況。原來前黃C上司已成功將整個舊 Project Management team 的舊人剷除,就連當年佢自己親手請、有份「勸退」魔術師的T公公都未能倖免。而最爆的就係T公公臨走前更寫了一份超長 email bcc 了各部門阿頭與小組組長(應該唔少得大老闆卦?)數臭前黃C上司...
查實間公司前黃C上司又無份嘅,咁細間公司都仲要玩埋啲咁嘅「權力遊戲」,真心唔明為咗乜。
而更搞笑嘅係,婚宴當日魔術師同一班舊僱傭兵坐埋一枱,竟然人人都係度D9前黃C上司,而前黃C上司亦無去到短裙妹的婚宴(反而大老闆有去)...
言歸正傳,短裙妹咁賞面請魔術師去飲,送禮當然唔少得。

2019年8月1日 星期四

魔術師資產配置(2019年7月結)

魔術師今天返工,途經荃灣站,見有有青好似賣身葬父咁(咁似當日嗰班「我們被逼擾亂民主,只因本已民不聊生」嘅?),要求港豬們參與8月5日罷工行列。魔術師身邊仲有都係返緊工途人快閃打氣,話「支持你地」,然後便閃入港鑼站搭車返工...有青喜不自勝,頻說「多謝!」
(網上圖片)
咪住!8月份魔術師資產配置的執行日期正正就係8月5日,你班有青會唔會搞到巷交所都一併罷工,停市一天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