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2月28日 星期四

魔術師增長基金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結

前兩個月還有人肯用147.5購入size=5的牛肉,但現在時移勢易,可能是因為怕了瘋牛症,牛肉已乏人問津.

現在仍持有5, 945, 2800.由於魔術師不會主動投資中資股,所以身家增長速度在這牛市變得大落後.

2007年魔術師增長基金的投資策略將會有所改變.

2006/12/28 14:58:37

地球村受襲

今天魔術師工作大受網絡通訊癱瘓影響,又收不到同學友人的依貓,心情甚為煩躁.
地震毀電纜影響國際通訊
 (明報) 12月 27日 星期三 10:05PM
台灣昨晚的強烈地震,令部分海底通信電纜受損,整個東南亞、歐洲和美國的互聯網和電話報務受到影響。
中國電信負責人表示,受強烈地震影響,中美海纜、亞太1號、亞太2號海纜、FLAG海纜、亞歐海纜、FNAL海纜等多條國際海底通信光纜發生中斷,中斷點在台灣以南15公里的海域,造成附近國家和地區的國際和地區性通信受到嚴重影響。估計要完全恢復正常要至少一個星期,但會一天比一天好。
新浪網報道,中國大陸至台灣地區、美國、歐洲等方向國際港澳台通信線路受此影響亦大量中斷,國際港澳台互聯網訪問質量受到嚴重影響,國際港澳台話音和專線業務也受到一定影響。
台灣中華電信表示,昨晚的地震破壞了一條海底電纜,令台灣與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及泰國的通信受影響。發言人表示,與中國大陸的通信亦被中斷,因為兩岸的通信是經由香港進行的。
本港部分互聯網用戶上網時,無法瀏覽部分海外網站,亦不能到訪台灣的網站,但部分台灣網站已於傍晚陸續恢復,但上網速度較慢。
香港的電盈表示,傳輸能力大約只剩下一半,影響了商業和家庭的網上用戶,暫時未知道何時才恢復,可能最少要幾天。
分析家稱,現時大部分的國際電信是依靠海底電纜,總值數以十億美元計,伸延至全球。從今次事件的影響可見,現代人極之依賴這種很脆弱的系統,有需要檢討。

2006年12月26日 星期二

Fly me to the moon 、Reserve de la Comtesse 和 傻瓜

那一年,新郎不是我.

若以高登毒男的價值觀,妳便是港女人辦.

但,我依然送了妳一首 Fly Me to the Moon.

不過,還好,我只是帶著傷感和回憶,過了一個星期,

聖誕緣份祝福

簡介:
留言一向是大家的交流的重點, 而節日祝福更曾經為我帶來不少好友. 就像你和妳! 還有數天便是溫馨滿溢的聖誕佳節. 對我而言, 又是另一個送贈祝福, 廣結好友的時候. 不知道你和妳, 又會否願意和我一起向一些未認識, 但卻又身處同一部落下的朋友. 送上一句祝福, 拉近大家的關係, 為大家的緣份定立一個起點呢?

2006年12月24日 星期日

別問我是誰

最近從圖書館借來了神鵰第四冊(新版),不期然想起了這段「舊MV」.

2006/12/23 23:18:04

2006年12月21日 星期四

養兔者言

前幾天難得有朋友上來魔術師家陪魔術師吃飯,為免太過失禮,馬馬虎虎都要執執間房.結果給魔術師執了一堆舊報紙出來,其中一篇實在和魔術師的木屋生涯很相似,完全是感同身受.


2006/12/20 23:58:06

2006年12月18日 星期一

白粥

最近天氣乍暖還寒的,魔術師一時適應不來,便惹了感冒.而每當魔術師有些小病痛,老父都會煲白粥和蒸小籠包給魔術師吃.

2006年12月16日 星期六

在矇矓夜雨裡

在矇矓夜雨裡,當途人奔走避雨,我拖著挽著幾個大包包,內有筆記簿型電腦、攝錄機、相機、腳架、和各項配備,沿著街道緩緩而行.

所以,我只能讓雨點打在身上.

2006年12月13日 星期三

彩虹的彼端

前陣子魔術師追看TVB的魔剎(Monster),其中有一幕是講一名德國律師的父親當年被西德政府冠以間諜罪被捕,最後死於獄中的故事.為此,他當上了律師,為的是尋求公義理想,平反冤獄.律師對亡父的思念就貫注在那張父親遺下的「彩虹的彼端」的黑膠唱片,代表著父親帶著一家逃離極權國家,追求自由的理想.但最後,他卻發現了線索,原來父親真的是為東德政府服務的間諜.

2006年12月11日 星期一

笑笑小電影(一)

看了以下的一則報導,魔術師實在感慨不已.
割 脈 遭 勸 阻   發 惡 揮 刀 行 兇 三 分 鐘失 戀 賤 男 毒 打 雪 糕 婆 婆
【 本 報 訊 】 一 名 「 賤 男 」 以 為 失 戀 「 大 晒 」 , 昨 在 沙 田 源禾 路 單 車 徑 割 脈 自 殺 , 被 附 近 賣 雪 糕 的 婆 婆 勸 止 , 他 竟 然「 發 爛 渣 」 用  刀 向 婆 婆 施 襲 , 並 毒 打 她 三 分 鐘 , 搶 去 檔 口170 元 、 雪 糕 及 飲 料 , 然 後 肆 無 忌 憚 食 雪 糕 。 全 程 有 三 名 踏單 車 青 少 年 目 睹 , 但 他 們 以 為 是 電 視 台 拍 搞 笑 節 目 , 幸 有保 安 員 出 手 制 止 賤 男 , 合 力 把 他 制 服 交 給 警 方 。 
遇 襲 雪 糕婆 婆 頭 部 受 創 , 送 院 搶 救 一 度 危 殆 。
記 者 : 文 兆 麟   梁瑞 帆   李 偉 民
受 傷 雪 糕 婆 婆 尹 麗 蟬 , 72 歲 , 她 與 姓 李 丈 夫 同 住 沙 田 瀝  , 兩 人 育 有 兩 名 兒 子 。 她 被 毆 至 眼 腫 面 腫 , 頭 部 有 多 處 被刀 割 傷 的 痕  , 頭 髮 亦 被 削 甩 , 事 後 在 醫 院 施 手 術 縫 針 。傷 者 兒 子 : 一 定 打 佢
其 子 指 斥 兇 徒 無 人 性 , 向 無 辜 的 老 人 家 施 毒 手 , 他 咬 牙 切齒 聲 稱 : 「 畀 我 知 道 邊 個 做  , 一 定 打 鑊 甘  佢 。 」
尹 婦 兒 子 又 稱 , 母 親 為 持 牌 小 販 從 事 賣 雪 糕 20 多 年 , 近 年已 半 退 休 , 只 是 逢 周 六 及 周 日 , 由 上 午 10 時 至 傍 晚 6 時 , 推載 有 雪 櫃 手 推 車 在 沙 田 的 單 車 徑 售 賣 雪 糕 、 汽 水 及 飲 品 。
另 有 同 行 指 出 , 尹 婦 向 牛 奶 公 司 七 五 折 取 貨 , 再 出 售 賺 取微 利 , 因 生 意 大 不 如 前 , 過 往 有 300 名 流 動 雪 糕 小 販 , 現 在剩 下 約 50 名 , 尹 婦 亦 意 興 闌 珊 。
至 於 涉 嫌 傷 人 及 行 劫 的 「 賤 男 」 姓 陳 , 26 歲 , 他 戴 眼 鏡 外表 斯 文 , 沒 料 到 會 如 斯 暴 戾 。 警 方 消 息 指 , 陳 沒 有 精 神 病紀 錄 , 惟 最 近 與 女 友 分 手 , 疑 不 堪 失 戀 打 擊 。 
昨 中 午 12 時許 , 陳 行 到 沙 田 源 禾 路 近 沙 田 路 單 車 徑 城 門 河 邊 , 坐 在 休憩 處 用 一 柄  刀 割 左 手 的 手 腕 自 殺 , 傷 口 不 停 滲 血 ; 其 時 ,在 附 近 開 檔 的 尹 婦 見 狀 , 趨 前 好 言 相 勸 。
三 青 年 以 為 拍 電 視
現 場 消 息 稱 , 懷 疑 尹 婦 的 說 話 並 不 「  聽 」 , 有 人 惡 言 相 向: 「 關 你 乜 事 呀 ? 」 尹 婦 不 予 理 會 , 但 有 人 怒 火 中 燒 並 失去 理 智 , 拿   刀 衝 向 尹 婦 , 他 一 手 叉  尹 婦 後 頸 、 一 手 用  刀向 尹 婦 後 腦  去 , 尹 婦 連 中 多 刀 摔 倒 地 上 , 並 撞 翻 一 個 垃 圾桶 , 賤 男 繼 續 揮 拳 向 她 狂 毆 。
當 時 , 有 兩 男 一 女 調 酒 學 徒 , 趁 假 日 踩 單 車 由 沙 田 踩 往 大埔 大 尾 篤 郊 遊 , 他 們 路 經 該 處 時 , 見 到 雪 糕 婆 婆 被 人 毒打 , 婆 婆 滿 面 血 污 , 賤 男 雙 手 亦 沾 血 , 尹 婦 倒 地 時 被 垃 圾膠 袋 蓋  , 賤 男 不 罷 休 繼 續 狂 毆 , 歷 時 三 分 鐘 。 其 後 並 劫 走她 170 元 、 兩 杯 雪 糕 、 七 樽 水 及 飲 料 。
雙 手 沾 血 偷 雪 糕 食
據 三 人 事 後 表 示 , 初 時 以 為 電 視 台 拍 攝 「 笑 笑 小 電 影 」 節目 , 懷 疑 有 攝 錄 機 在 附 近 偷 拍 測 試 途 人 會 否 幫 忙 , 他 們 為免 上 鏡 所 以 一 直 離 遠 觀 望 , 後 來 見 老 婦 倒 地 奄 奄 一 息 , 賤男 若 無 其 事 用 血 淋 淋 的 一 雙 手 拿 起 一 杯 雪 糕 品 嚐 , 他 們 開始 覺 得 不 對 勁 。
附 近 中 電 鋪 電 纜 地 盤 一 名 的 保 安 員 見 此 情 景 立 即 喝 止 , 他高 聲 呼 叫 : 「 唔 好 走 , 快  報 警 , 幫 手 捉 住 佢 ! 」 三 名 男 女青 少 年 如 夢 初 醒 , 賤 男 見 事 敗 亦 拔 足 逃 走 , 他 拿  雪 糕 奔 跑從 休 憩 處 沿 單 車 徑 走 向 消 防 局 , 在 20 米 外 被 保 安 員 及 兩 名青 年 截 獲 及 制 服 , 其 中 一 名 青 年 與 賤 男 糾 纏 , 衣 服 亦 染 有血  。
警 方 接 報 到 場 將 涉 案 的 賤 男 拘 捕 , 並 在 他 身 上 撿 出  刀 兇器 , 再 從 背 囊 搜 出 贓 款 及 雪 糕 、 飲 品 贓 物 。
該 名 踩 單 車 少 女 形 容 : 「 佢 好 殘 忍 呀 , 係 咁 打 阿 婆 個頭 」 , 救 護 員 替 雪 糕 婆 婆 及 賤 男 包 紮 傷 口 , 現 場 遺 下 大 灘血  , 由 於 婆 婆 頭 部 受 創 , 送 院 一 度 危 殆 , 後 來 轉 為 嚴 重 。
賤 男 被 捕 後 留 院 , 情 況 穩 定 。

百聽不厭

最近因工作關係(!?),把以下的一首歌,聽了很多很多次.

2006年12月10日 星期日

睡在肩上的女孩

精簡版:

十年前的某天夜裡
我正在溫習
而妳則坐在我身旁
慢慢地把頭靠左我的肩上
安心地像嬰兒一樣地熟睡
令我不得不把筆記放下
去和妳一起渡過以後的路途
可惜
我始終要離去
而妳則
繼續睡下去
我撥一撥肩頭
不覺間帶走了妳留下的幾根秀髮
令我悵然


時間觀念

今天(2006年12月9日)魔術師做了一件久違了的事情:鬧人.

事緣是做義工的時候,每周例會中學員經常遲到,但係衰就衰在我個拍擋港女義工都係遲到當食菜,今日仲離譜,開兩個鐘既會遲四十五分鐘.魔術師本來想話班學員,但係見到自己個拍檔都係咁,又好似唔夠point,結果魔術師把心一橫連學員連拍檔齊齊省.

魔術師算是一個守時的人,儘量都不會要人等.雖則都間中都有遲到,但應該都在可容忍的範圍內(5分鐘以內).如果因較早的事情拖延而會遲多一點的話,亦會致電通知對方.至於魔術師認為可等人的容忍的範圍有幾多,則視乎約會性質而定,公事絕不可遲(對自己對別人都應這樣),私事可以有較大的彈性,不過都不能太離譜,總之要過得自己過得人.

2006年12月7日 星期四

愈跌愈開心

新聞組有版友認為好股應「愈跌愈買」,如買了該股後股價下跌,更應「開心」,因為買股票是應視為一盤生意,只要盈利持續增長,管理層可靠,便可高枕無憂.

魔術師亦非短炒之人,對如此見識,亦頗有同感,但也發覺其間有不少自我矛盾和套套邏輯的思維.

2006年12月5日 星期二

吃寵物

你吃過自己養的寵物沒有?
魔術師就吃過了.

港燦理財(一)

由於魔術師在獅子錢莊開了個國際卓越理財戶口,於是便趁著今天(2006年12月4日)放假上去深圳走一轉,把自己在工商銀行的人民幣存款調去獅子,好讓戶口結餘能整合整合。

2006年12月3日 星期日

要是以後有緣能見你

今天是學期的最後一天,我正在清理我在學校書桌櫃桶留下的雜物。以我這樣的成績,下年能否原校升讀都有困難;縱使可以留低,我的座位也不會是這個班房、這張書桌了吧。

櫃桶裡最後的雜物,是一張剪報的影印本,上面有自己的塗鴉。

***
這年,教英文的Miss Chan強迫我們全班去參加那個甚麼勞什子攝影比賽。Miss Chan倒識得作弄人,我們這班住公屋的窮孩子們,哪會懂得甚麼攝影?連找部相機也成問題啊!於是全班同學均是敷衍了事,只有他和他的死黨才會認真參加。
 

老實說,我們這些「成績普通」的學生,跟品學兼優的他是沾不上邊的。品學兼優而又乖又聽話的學生們都是老師的寵兒。而我們,便只是學校裡的路人甲而已。不知怎的,也許是妒忌心作祟吧,我很想看看他出醜的樣子,雖然我知機會很渺茫。
 

哪知幸運地,我的願望成真了。他和死黨們竟然擊敗了其他學校,甚至是名校生,而贏了攝影比賽的冠軍。而且他們還接受了報紙的採訪,實在羨煞了不少同學呢!要知道贏冠軍上報紙是多麼光榮的事啊!但光明的背後是黑暗,他跟死黨們鬧翻了。探聽原因之下,哈,原來還不是為了分贓不勻。

事緣是他是他那組的組長,而主辦單位給組員和組長的獎品是不同的。誰知眾人不知就裡,有得分就分,於是大家便把他那份獎品也分了去。 好啦,卻原來他的媽媽可不是省油的燈。她不知怎的竟然猜到組長是另有一份獎品的,還好像打了電話去主辦單位求證,又打去給眾死黨的家長要求取回散落的部份。當然還少不了打給班主任啦,事情鬧得沸沸揚揚,否則我們這些閒人怎會知得這麼清楚?

哈,眾死黨心不甘情不願的把獎品部份交回給乖同學,但這回他也不好受啦,眾死黨從此不跟他說一句話。而我們這班成績平平的學生,也當然瞧不起這樣「出類拔萃」的人,沒有人會犯眾怒去跟他傾談。

然後,某天,他家裡好像有甚麼事似的,只見他整天都不開心,有時還躲在一角哭,老師們也比平時更關心他。可是,他依然沒有朋友可以傾訴。

忽然間,我開始覺得他並不討厭,也覺得那班「因財失義」的死黨很衰。朋友一場,人家家裡有事,好應該不念舊惡,好好關心一下別人吧。

這天我去圖書館,借到了舊報紙,把那篇得獎採訪影印了,然後在那幾個死黨的臉上畫鬼臉。

看著自己的傑作,我覺得很滿足,很快慰,因為我好像可以為我喜歡的人做了甚麼似的。

***
直至今天,我還是覺得我跟他是兩個世界的人。我根本沒勇氣也沒資格去關心他,安慰他,和跟他做朋友。

看著櫃桶底的剪報,我苦澀地笑了笑。我決定把這張剪報留在我的櫃桶,便讓工友幫我清理吧。

2006/12/03 00:25:57

2006年12月2日 星期六

下雨天總掛念從前

當魔術師還在中大讀書的時候,是住在恆生樓的.從聯合校巴站行回宿舍,也頗有一段路程.

這天下著大雨,魔術師又沒有帶雨傘,下了校巴找了一處地方避了一陣雨,卻等不到雨勢變小.一咬牙,只得鼓起勇氣向前行,但為了保持很酷的形象,也不全力跑,反而慢慢行.


怎料得魔術師的「酷」卻惹來一個女同學的注意.也幸好魔術師沒有跑,她可以快步追上來.

愈跌愈買?

最近幾天大市「大幅」下跌,縱有兩天反彈,今天(1 Dec 2006)卻又抵消了.

魔術師好久沒有看圖,卻給新聞組的網友問「愈跌愈買」的問題引致要打開Metastock來瞧瞧.  以週線圖來看,處境還算可以吧.但是,又會不會重演2004年3月開始的調整呢?

木宰羊.


2006/12/02 00:2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