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7日 星期四

魔術師也 Me Too?


陶藝才子尋晚(2017年12月5日)在傷台節目肛門頂澄清,話佢細時被老師搣面珠登「性侵」,係用嚟彰顯唔使報警,只需「一篇 Facebook 貼文、一張 selfie」便可以挑起網絡公審、人肉起底,隨時可以搞到「疑犯」身敗名裂,無法辯解的「歪風」;如果呢種「歪風」好似「冰桶挑戰」一樣變成「潮流」被「濫用」的話,又有甚麼方法可以制衡呢?
嘩,咁都可以俾佢兜到,果然係19才子呀吓!
又諗返,陶藝才子被搣面珠登真係好小事,魔術師小一時唔記得帶功課簿,竟然被肥婆班主任用康樂棋 cue 棍篤眼肚(唔知點解當時每間班房黑板底部放粉筆的地方都會有一枝 cue 棍),感覺就有如眼珠要被挖出來一樣,當場真係嚇到唔識得喊,直到返到屋企先敢同老父講。父親雖然去學校交涉,但當年沒有怪獸嘉獎的勢頭,此事便不了了之。
那位老師叫黃幼娟,退休後好似移民走了,不知現在是否還健在。

講到 Me Too 呢啲尷尬位置,自不然就想起早前左髖骨受傷住院期間,在未做手術前與剛做手術之後,前後兩天,魔術師左腿都無力郁動,遑論大解。雖然醫院阿姐有 offer 成人紙尿片,但以魔術師年紀,實在難以接受坦蕩蕩地被助護「照顧」:要知道做這些事的除了「阿姐」又外,仲有唔少係年青男助護都有!
唯有死忍兩天,直天第三天可以屈到膝,即係可以坐得低,才要求以便椅(即係一張中間座位開洞的輪椅)解決。

以上只係醫院大樓主病房的情況,去到康復大樓就更加 free,唔好以為妹妹仔助護只會去女病房幫手,男病人一樣照「搞」:想不到二十來歲的妹妹仔助護會幫男病人收小便尿壺吧?而且收小便的頻率不低,平均兩三句鐘就收一次,就算平夜三更都會照來。
由於魔術師實在是臉嫰怕羞,在床上小解時既要用被單包實,又要對準俗稱「鴨仔」的尿壺,去時更要撐高自己條腰以預留足夠空間放置鴨仔,唔好倒瀉...

最要命的就是人來人往,一聽見人聲,即刻就唔敢去,搞到心理壓力好大,所以成日都去唔到...
就算去到嘞,又唔知助護幾時來收小便:如果剛收完小便就去,那壺小便便要掛在床側一段時間,徒然影響到自己;如果掌握到時間,則去完助護便來收就梗係好,但如果來的是個妹妹仔,只見她手中拿着仍帶有魔術師體溫的小便,感覺總是怪怪的。
天呀,做乜依家仲諗住呢啲嘢?

***
伸延閱讀:
年輕刁民

31 則留言:

  1. 醫生要睇小便量正唔正常㗎!係健康指標,要收集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個壺都無寫名, 唔會拎去驗的說.

      刪除
  2. 呀!我 me 3!小一入學時,個死鬼婆派棉花糖,我唔要,佢居然扯我啲頭髮!呢個痴孖根叫 Mrs Hoffman。

    回覆刪除
    回覆
    1. 都唔明點解啲人教書教到咁變態!

      刪除
  3. //天呀,做乜依家仲諗住呢啲嘢?

    掛住18號?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復診咪可以再揾妹妹仔物理治療師

      亞力士

      刪除
    2. 我暗地裡留意咗佢張職員證好耐 XD

      刪除
    3. 轉咗病房之後就無見過佢了 T_T

      刪除
    4. //我暗地裡留意咗佢張職員證好耐

      劉華90's經典: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nawYZVNwC4

      1993年的銅鑼灣駱克道...

      刪除
    5. //就算在寂寞夢內超出好友關係

      嘩!! 夢遺??

      刪除
  4. 我細細個都好怕醜的,不過越大就越唔知醜,而家踢波都懶去更衣室,唔理周圍有無女人直接換褲(當然,我係有著底褲的...)

    但病床唔係有圍廉既咩?點解要匿係被竇度小便?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但病床唔係有圍廉既咩?點解要匿係被竇度小便?

      我當時起唔到身,無人得閒幫我拉簾呀,陰功!

      刪除
    2. //而家踢波都懶去更衣室,唔理周圍有無女人直接換褲(當然,我係有著底褲的...)

      我都喺但喺俾朋友鬧死話我好心唔好咁麻甩(or油膩中年男)啦!我又唔喺任劍輝,又冇四圍走,有乜所謂嗟!

      刪除
    3. //麻甩(or油膩中年男)啦
      //我又唔喺任劍輝

      任達華都可以好麻甩的.

      刪除
    4. 「任劍輝」是形容動作,還是我心邪?

      刪除
    5. //「任劍輝」是形容動作,還是我心邪?

      我好pure, 好true㗎! XD

      刪除
    6. //還是我心邪
      //我好pure

      清者自清, 瀆者自瀆...

      刪除
  5. 魔術兄辛苦了!! 日日都要活係惶死之中,日日怕巨雕嶄露鋒芒。
    你係大房住?大解咪會惹黎隔離側目?

    回覆刪除
    回覆
    1. //大解咪會惹黎隔離側目?

      咩呀?無聽書?都話忍了兩天,第三天可以屈到腳便馬上要求坐便椅去廁所大嗚大放咯!

      刪除
    2. //唯有死忍兩天,直天第三天可以屈到膝,即係可以坐得低,才要求以便椅(即係一張中間座位開洞的輪椅)解決。

      我以為你張便椅係床邊,一坐上去就開大咋。
      原來你當張便椅係輪椅咁衝去厠格解決啊?

      刪除
    3. 有一次仲要係由廿零歲的妹妹仔推我去殘廁....

      刪除
    4. 殘厠令我想起數年前娛樂圈殘厠gathering事件。

      刪除
    5. //有一次仲要係由廿零歲的妹妹仔推我去殘廁....//

      呢個gathering都又大陣味.... LOL

      刪除
  6. 估唔到魔兄咁薄皮。當年小弟在此袋鼠國做黃飛鴻手術時,係兩個鬼婆醫生/護士。
    打咗麻醉藥,唔知佢地確實做緊乜,但又拉又扯,全世人唯一一次有金毛雙后為我小弟弟咁落力做事。

    回覆刪除
    回覆
    1. 謢士:「我地都係第一次玩支那豬嘅J!」

      刪除
    2. 哈哈哈哈。我都有相當自信,沒有丟八百萬本土同胞架。

      刪除
    3. 估唔到嚴兄可以有做男優的條件 XD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