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4日 星期四

逆工管思維(二十)之米豬看地球

「其實阿洋腸係咩嘢 position,可以係咁俾嘢我做嘅?」上星期五,魔術師實在忍唔住,向包青天上司爆發。
「佢都係當同一個 team,一齊做嘢啫。」包青天上司。
「但係我都有嘢自己 top priority 嘅嘢做,仲要係幫你做喎!仲有米婆R啲嘢呢?我都要同佢交待。阿米腸專搵埋啲無厘頭印(度)腸嚟問我嘢,我無跟開無 background 嘅事都要我去開會,當我1823咩!嘥時間又無 value。我依家最不滿嘅就係呢條米腸M;我自問無本事同時做咁多樣嘢,我辭職信都打定,如果米腸M仲亂咁嚟,我就撳俾你架喇!」魔術師實在是豁了出去,爭取做莊的主動權。
「有事慢慢講,唔好嬲住。你叻吖馬,班同事咪搵你囉!唉,啲人係周圍搵水泡啫!」包青天上司大驚,畢竟魔術師在他手下算是「做得嘢」,犯不着為了一條閒腸而損兵折將。
「我咁鬼瘦點似水泡呀!係都係搵你喇!」魔術師望着中央肥胖的包青天上司,實在是沒好氣。

年頭米國 project team 手指指搶人,監生從包青天上司搶了半個魔術師去做嘢。從此魔術師就有兩條 reporting lines,一條係跟我城包青天,一條係跟米婆R,而米腸M係跟米帝 project team 的 reporting line,不過就同魔術師無交集,算係「隔離 team」。魔術師手執米婆R send 來的最新 org chart,尚方寶劍在手,點睇米腸M叫魔術師做嘢都係出師無名,唔趁機D7佢就傻!
查實現時人手吃緊,僱傭兵都當長工使,上個星期六包青天也要求組內同事加班,協助另外的部門完成工作。魔術師一向都俾面支那上司,又反正都要出門做嘢,於是星期六也就依包青天言加班幾個鐘,不過就只係中午到埗,做到三點。
事緣係魔術師在組內的進度算是比較良好,絕大部份要做的工作都完成了,現在就要協助另外的部門 review,講解一下啲 document 改咗乜之類。
所以魔術師只係陪太子讀書,係另外的部門唔夠人(唔夠時間),所以不能 work independently 而已。
其實自己 document 自己睇,魔術師返去作用也有限,只係做個樣子,作狀 team work,算是全力支援而已。
畢竟做唔完的話,又會俾米婆R詐型。
講起米婆都幾好笑,成日問魔術師等傷港僱傭兵今個月返幾多日,又話如果一年返得多個某個日數,多出來的日子 you will not be paid,又話請假要向佢地匯報等等...聽到魔術師一頭霧水,明明簽約係講一星期返五日,使乜問一個月返幾多日?放假又係跟傷港HR規定,點使向米帝匯報?
同包青天上司講起,原來米帝的僱傭兵係可以無嘢做便唔返的,所以成日計住 paid day...
D,呢班米帝,真係日不落國心態,出埋啲 email 俾大圍(包括 non-米帝同事 ),但講埋啲嘢就完全係米帝 centric,無視「多元國家 project team」。
仲有,班米帝好鍾意同班僱傭兵講「I pay you」,所以你要匯報你今日去咗邊做咗啲乜嘢...
淨係填呢啲極度 micro-management 的 Excel spreadsheet tracker 就已經夠煩。
於是魔術師諗起,可能班米豬僱傭兵都係寅吃卯糧的工資奴,「米豬就是要管的」。
有幾出奇呢?金融海嘯時,大把西人失業,仲要響電視鏡頭前大呼「I need my job to pay my bills!!」
可能就係咁,米腸M以為魔術師好欺負,係咁叫人塞嘢俾魔術師做,有理無理魔術師係唔係有跟開,識得點做...
因為佢以己度人,以為魔術師都係工資奴...
於是,早前魔術師趁着提倉之便(見《贏在提倉後》),拿着一疊盈富基金(02800.HK)股票返公司揚。
其實只是重施十年前《兩枝金筆》的故技,含蓄地話俾上司(今次就係唔係上司的米腸M)聽你用錢係撻唔到魔術師的!
分別只係上次 show 金筆,今次 show 股票而已!
果然,包青天上司非常俾面,星期六趁人少少叫魔術師唔好嬲,星期一同米腸M講吓云云...
而今個星期一,包青天上司就來同魔術師講,米腸M的會魔術師唔使去開了,主力做返自己啲嘢。
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因為米腸M而撓起包青天,魔術師都唔想。
咁就算數,封辭職信擺住係 draft box 先喇!

***
伸延閱讀:
小子:收到 OFFER
贏在提倉後
兩枝金筆

15 則留言:

  1. 沙發!第一位!
    如何「提示」工資奴而不太傷佢地自尊直頭係可以寫篇論文!

    回覆刪除
    回覆
    1. 工資奴應該係豉油碟 - 任點 - 照計唔使理會佢地嘅自尊同感受喎!

      刪除
  2. 又流落沙發旁的沙地了...
    晌CORPORATE最好打同最做得野的員工往往是賺錢買花戴的員工。
    因為買花戴的個個都得罪得起,SALARYMAN 同 PENSIONIST 絕對不敢得罪這些隨時發難的上等人。
    由於好多野得罪得起人才能轉得動,所以買花戴的反而在玩政治的CORPORATE可以交到貨。
    又夢遊亂噏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經三人行兄一講,我頓時明白點解咁多買花戴的老手唔退休享受生活還選擇在職場打滾了。原來買花戴 itself 先係 unlock 企業更高層次的祕技!

      刪除
    2. //因為買花戴的個個都得罪得起,SALARYMAN 同 PENSIONIST 絕對不敢得罪這些隨時發難的上等人。

      但買花戴又可以冷眼旁觀,扮做yes man,睇下你點死。

      //由於好多野得罪得起人才能轉得動,所以買花戴的反而在玩政治的CORPORATE可以交到貨。

      正解。

      //原來買花戴 itself 先係 unlock 企業更高層次的祕技!

      講到我心郁郁。

      刪除
    3. 咁睇全兄好快成為企業解鎖王。
      魔兄嘛,當留返口飯俾班聯合國餐腸蛋食,饒過他們吧。。。

      刪除
    4. //當留返口飯俾班聯合國餐腸蛋食,饒過他們吧

      哈哈, 我咪當食花生睇好戲囉, 只要被捽的不是我 XD

      刪除
  3. 綠洲茶客再次向樓上兩位揮手~~ XD
    利申我唔係買花戴架,不過都一天都晚D7
    d成日口講口賠兼成日打著有電車認知障礙既旗號
    就以為自己可以缷D野過黎既好同事
    唉~ 每間公司混水摸魚同正常工作既人既比例實在係太過絕配啦
    情況應該同七仔差唔多,總有一個係左近~~~

    回覆刪除
    回覆
    1. //d成日口講口賠兼成日打著有電車認知障礙既旗號

      啲PM最叻就係唔去暸解問題所在,淨係追問 schedule;但問題愈複雜,就愈需要時間去解決啊!

      //每間公司混水摸魚同正常工作既人既比例實在係太過絕配啦
      //情況應該同七仔差唔多,總有一個係左近

      要搵個正常工作的人,仲難過搵二手荀盤。

      刪除
    2. // 啲PM最叻就係唔去暸解問題所在,淨係追問 schedule

      唔止追問, 仲要加TASK落去....

      刪除
    3. 啲 tasks 仲要係唔啱 dependency

      刪除
  4. 米婆R又點睇米腸M呢啲舉動?幫晒自己人?
    好多洋腸餐搵餐食,莫講話魔兄咁投資理財,基本喺錢都冇乜點存起來的。分分鐘可能米腸M唔係太明魔兄啲基金股票喺乜要包青天上司解畫XD
    仲要搵嗰印腸傳話,真喺當正仲喺帝國殖民地咁指點江山?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中point!

      米腸M月前時常營造出自己係米婆R在我城的代行人,直至最近米婆M才更新了 org chart,我先發現米腸M同我係實係無交集的。在我出聲問米婆R,M是何身份要我做這做那之前,包青天上司已經叫我唔使跟米腸M啲嘢了。

      刪除
    2. 係咪即係被人以為係侍應一樣?米腸M巧尷尬~ XD

      刪除
    3. //米腸M巧尷尬

      包青天上司話呢班米腸面皮成尺厚,唔會覺得瘀的.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