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5日 星期日

港燦理財(十五)之讀書無用

魔術師籍貫是廣東省寶安縣,老父是蝗民,當年深圳鄉間發展時政府收地,便以將來建成的某屋苑小單位交換了父親的「丁權」。老父仙遊後,魔術師對那個單位也是闊佬懶理,從來無將之當成是身家的一部分,只係佛系由蝗大堂家姐代為收下租咁,有無落格亦關人個關。
點知,上星期六晚蝗大堂家姐話屋苑樓齡都有返咁上下,跟最近SZ的發展已是格格不入,發展商有意重建;而又由於當時個單位係用老父名,於是蝗大堂家姐便問魔術師「幾時得閒去搞手續」;魔術師話五一只係放一日假,想留返來休息(兼寫 blog),點知蝗大堂家姐就話:「不如聽日喇!」D,玩咩?急成咁就唔係「幾時得閒去搞手續」喇!
魔術師再問要帶什麼文件,蝗大堂家姐即時被考起,求其 hea 答話:「身分證、回鄉卡喇!」
魔術師最唔鍾意就係呢類求其即興又唔 attentive to details 的人。
要證明老父已經過身,就要有死亡證;要證明魔術師老媽也不在人世,亦要老媽的死亡證;要證明魔術師係父母係合法結婚,就要兩人的結婚證書;要證明魔術師係父母的親生仔,就要有魔術師的出世紙...仲要蝗大家姐等人做證,才可以證明魔術師父母並無其他(私生)兒女,魔術師方可成為遺產的唯一合法繼承人(見《港燦理財(十二)之好仔不論爺田地》)。
不過,就算帶齊以上文件,加埋特衰正苦簽發的兩老遺產管理書,蝗國是否承認魔術師的繼承權也是未知之數;但現在乜都未搞清楚,都係上去一次再說。
魔術師心想也要些時間挖返呢啲文件出嚟,於是便話5月4日星期六上去喇!
又點知,星期五晚,蝗大堂家姐又傳來 WeChat:

頂,你班蝗民個個都財務自由,靠收租為生,唔使做梗係可以早睡早起。假期對魔術師來說,可謂補眠的大日子,唔係特別事真係好難一早起到身架!
點知,今日上到去先至知中伏!
原來,老父個單位成幢嘢的產權證都無出到,由於未有紅頭文件,業權遲遲不能轉讓。今次上去搞的是當年老父出了人頭,但實際權益卻是蝗大堂家姐父婦的另一個單位。
是咁的,當年深圳市要發展,太公分豬肉,老父分到的唔只現在的一個住宅單位,其實還有權擁有另一個住宅單位。
但要「發展」,在在需財,而蝗國當年發展搞產權,當然有太多不清不楚的金錢往來;最典型的就係「你分到100平方米,但依家個單位係120平方米,你要補錢」;至於當中有無涉及終割賓所言的在蝗國「特定國情下,可以接受的「小規模賄賂」就不得而知了(父債子還,唔通有一日魔術師會因《逃犯條例》被抓回去「電視認罪」?)。
由於魔術師家也不是什麼有錢人家,應付不來發展商不斷的「苛索」,所以便只 exercise 了現在那單位的業權,另一間就放棄了,只係讓出名字給蝗大堂家姐「建屋」。今次上去搞手續,就是要轉讓個擁有權俾蝗大堂家姐夫婦。
魔術師只需簽個名打手指模,出示自己的我城身分證與及老父的死亡證副本留底就夠了。
唔知呢單嘢同早前老粗堂阿哥同鄉間幾姐妹鬧哂大交的事情有無關係了?
而老父「無錢」的其中一個原因,就係話要留返啲錢俾魔術師讀書(即係升讀鄉大)!老一輩人真係唔願欠人債的,無論供子女讀書定「起樓」都係。
唔怪得魔術師四年以來都唔使點借「關窿」,只係 year 4 借了幾千數咁大把喇!
原來魔術師唔使好似現在的有青咁,「一畢業就成身學債」,就係以老父的業權換回來的。
而那業權,講緊嘅係132.85平方米,即係1,460平方呎的「豪宅」了!
我城成日話「應該留返父幹買樓俾阿仔收租」,好過供佢讀書日後都係做個工資奴,10優狀元為10U土豪服務...
咁魔術師呢個故事,算不算是 DSE2019 universe 《讀書無用》的真人版呢?

***
伸延閱讀:
港燦理財(十二)之好仔不論爺田地
DSE中作試答2019:讀書無用
【逃犯條例】商界未釋疑慮 鍾國斌盼豁免小規模行賄
星島日報 2019年4月8日 上午9:38

【星島日報報道】政府建議修改《逃犯條例》剔出9項罪行,但自由黨鍾國斌指仍未能釋除商界疑慮,希望能將小規模行賄等罪行也能豁免。
鍾國斌出席一電台節目時表示,雖然剔除9項罪行,但其餘罪行無指出具體的定罪細節,涵蓋面太寬廣,商界希望能剔除多幾項罪行。如內地特定國情下,可以接受「小規模賄賂」,外商進入內地營商只能跟大隊,日後一旦國情改變,港商有可能會被定罪。
另外,商界亦要求逃犯條例不具有追溯期,要在法例生效後的日子犯法才可以入罪。
至於對修例的投票取向,他表示仍未確定是否會因為條例未達商界要求而投反對票,要先與保安局再討論。

8 則留言:

  1. //我城成日話「應該留返父幹買樓俾阿仔收租」,好過供佢讀書日後都係做個工資奴,10優狀元為10U土豪服務...

    這是好多人分唔到“常量競爭”同“變量競爭”的分別:

    “常量競爭”是有晒明確規矩格式、勝負黑白分明、而且競爭者之間掌握一樣信息的競爭,讀書考試就是好例子(我識得極有考試遊戲天份既人係可以只用跟syllabus寫的textbook唔使雞精書都可以科科A);

    “變量競爭”是相反,競爭者可以循不同路徑達致目標,而且互相之間隨時信息不對稱,搵錢就是好例子。

    再簡單對比,如果街頭爛仔交是“變量競爭”的話,完全失卻格鬥原意的奧運跆拳道比賽就肯定是“常量競爭”。

    社會上大部分競爭都是“變量競爭”,但訓練和演習往往要通過“常量競爭”去完成。

    巷豬的迷思,就是以前被米帝刻意塑造的社會階層結構表象洗腦,以為爭取財富和社會地位是“常量競爭”、甚至是讀書考試的延伸--但世界不是這樣的,而“你們改變世界也不會因此改變”;所以得悉真相後,才會有如此無聊的“感嘆”。

    另一個問題是,大家人生第一個階段都是經過“常量競爭”(讀書考試)的,但這一階段得到獎賞的一群,往往會有“路徑依賴”,在之後的“變量競爭”中過份依靠之前的學問和經驗,效果反而不及第一階段的失敗者、但之後掌握了另一些路徑的一群。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識得極有考試遊戲天份既人係可以只用跟syllabus寫的textbook唔使雞精書都可以科科A

      我都係從來唔需要補習捉題讀雞精書的. 雖然我唔係科科A, 但都感同身受.

      //街頭爛仔交是“變量競爭”的話,完全失卻格鬥原意的奧運跆拳道比賽就肯定是“常量競爭”

      愈接近 free fight, 就愈得出真正實力. 奧運比賽已變成套招甚至乎係舞蹈了... MMA 規限較少, 就顯出真功夫來了.

      //就是以前被米帝刻意塑造的社會階層結構表象洗腦,以為爭取財富和社會地位是“常量競爭”、甚至是讀書考試的延伸
      //大家人生第一個階段都是經過“常量競爭”(讀書考試)的,但這一階段得到獎賞的一群,往往會有“路徑依賴”

      記得阿米曾經用餐廳來做比喻, 企圖解釋起跑線論,而被我一招擊倒嗎?
      https://magicianyang.blogspot.com/2016/09/blog-post_24.html

      呢種思維的確就係被「米帝刻意塑造的社會階層結構表象洗腦」而形成的概念, 現時大概只能在公墓園體系中出現(所以我兩個表弟都係公墓園).

      //「應該留返父幹買樓俾阿仔收租」
      //“你們改變世界也不會因此改變”;所以得悉真相後,才會有如此無聊的“感嘆”。

      呢種「無力感」, 跟黃C佔派的嗟嘆是一模一樣的.

      //之後掌握了另一些路徑的一群。

      又係recap《寒戰》中梁家輝對白的時候了...

      刪除
  2. 生出條命最緊要!嘻嘻!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德五讀書」嘛!!

      刪除
  3. 對於沒有資源的父母,子女受到教育是一條翻身的出路。

    又,如果當年能夠預知未來,令尊的選擇會改變麽?

    回覆刪除
    回覆
    1. //子女受到教育是一條翻身的出路。

      在一般人的心目中, 接受良好教育的確是人生的正道.

      //如果當年能夠預知未來,令尊的選擇會改變麽?

      不會. 一來不知深圳市發展當局當年還要苛索幾多, 畢竟130幾平方米的單位所需有可能超出老父的能力範圍;另一方面我又要細細個便要舉學債讀書, 隨時未見收成便要先斬倉...

      刪除
  4. Hey I am June Summer2019年5月5日 下午9:08

    我覺得下一代接受良好教育還是很重要的,如果要從孩子教育和增加財富二選一,我也會跟令尊一樣,下同一個決定。因為沒有智慧的下一代,不但會把父母辛苦累積的財富敗光,還很有可能連工作都找不到,搞得要啃老。上大學然後當一個尊業人士,也許成不了大富翁,但至少能養活自己,不必父母為其擔心。我從來不相信要父幹的孩子有多大出息,與其要父母老來還要為孩子找數,不如早早給孩子培養能夠自力更生的能力更實際。

    回覆刪除
    回覆
    1. //因為沒有智慧的下一代,不但會把父母辛苦累積的財富敗光
      //上大學然後當一個尊業人士,也許成不了大富翁,但至少能養活自己,不必父母為其擔心。
      //與其要父母老來還要為孩子找數,不如早早給孩子培養能夠自力更生的能力更實際。

      同意呀!但係父幹母幹呢樣嘢,真係要識斷捨離先得。依家唔係人人都話「要將最好的交給子女」咩?

      刪除